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麻辣鍋 社論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麻辣鍋 社論】【陳師孟】做出正義之舉

綠色逗陣網站,每個月20日,刊出一篇「社論」,以做為對新政府的建言。

 

做出正義之舉

文/陳師孟

 

       在1950年1月8日有一位女士說了這麽一段話:「一個人做出正義之舉,一定要出自他的良心,而不是出自別人的請求或要求。」我先不說這是誰說的話,以免大家因人廢言。我覺得這段話很耐人尋味,因為在人類「西瓜倚大邊」的社會裡,正義通常不是垂手可得的,為弱者主持正義常要付出一些代價。所以一般人做出正義之舉,往往是因為受害者的請求或是第三者的要求,讓他衡量利弊之後才答應去做,不是自動自發的行為,這是人之常情。但這段話若是對社會菁英或知識份子而言,應是帶有一種警惕的意味:伸張正義如果還需要別人三催四請才勉強出手,或甚至在千呼萬喚之後,仍然對世間的不義視而不見、無動於衷,那麽這個人心中有沒有起碼的正義感,是否有能力引領社會向上向善,恐怕就要打上一個問號。

       當2016年大選民進黨大獲全勝時,忍受中國國民黨政權八年之久的台灣人民,期待新政府為台灣社會所做的第一件大事,應該莫過於啟動「轉型正義」的工程。因為馬英九的兩任總統期間,最「膾炙人口」的,就是濫用完全執政的機會,對內黨同伐異、對外傾中賣台,把台灣在第一次政黨輪替好不容易獲得的民主初體驗,徹底打回為一個獨裁統治。細數這八年,先是指揮司法追殺卸任的阿扁總統與幕僚、以及前朝眾多政務官,接著密謀清算黨內的本土派人士,下手毫不留情;不只如此,在國會豢養一批目中無人、舉止囂張的禁衛軍,護航北京需索的法案與政策不遺餘力,半分鐘就想通過全面顛覆台灣經濟的「服貿協議」,成為太陽花運動的導火缐。馬英九自己則藉著手中不受制衡的公權力,多次賤賣公產、放水大財團,曲解法規、圖利執政黨,這些都還不算,最可惡的是一再與野心中國唱和「九二共識」,卻故意在釣魚台與太平島的爭議上,與美日民主盟邦唱反調,身為國家領袖不只不顧國家尊嚴、更到了不顧國家安全的地步。所以再次政黨輪替的最大意義,當然就是政權再次由專制轉回民主、追究濫權集團、還諸社會正義,也就是轉型正義的落實。

       我們對新政府的期待既然如此之高,新政府到目前為止在轉型正義方面的作為,難免令人大失所望,其中最具體的一件事,就是對阿扁總統的處理態度。從好的方面想,小英是法律人,或許認為阿扁既然被司法判刑確定,就必須尊重;但我們對扁案的立場則是由「程序正義」著眼。坦白說,阿扁實際上有罪無罪不是我們所能斷言,即使扁案的委任律師都替阿扁抱屈,我們仍然願意接受這有可以質疑的空間;但可以確定的是,馬英九在扁案的審理上,處處顯示他當年充當「職業學生」的本性與本事,表裡不一、借刀殺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以致於上自大法官會議做政治釋憲、下至特偵組集體做政治表態,前有受教唆做偽証的証人、後有違法換法官的法院,凡此種種官場現形,無不在馬英九「不介入司法」的幌子下,忠實地執行他「要讓扁死得很難看」的初衷。我們甚至可以說,有相當一部份綠營選民,就是忍不下這些不公不義,才抱著「 拯救阿扁」的期待,投票支持小英當選總統,這些升斗小民能瞭解「程序正義」的優位性,小英不能嗎?

       綠逗在五月底舉辦了一個座談會,以「轉型正義怎樣做才有效 ─ 兼論扁案的解套」為題,建議小英總統即刻補提名監察委員,以憲法賦與監察院的彈劾權,做為剷除司法敗類、重建司法正義的起步;尤其應用在扁案涉及的大法官、法官、與檢察官身上,至少應可讓阿扁洗刷「貪瀆確定」的罪名,恢復「無罪推定」的清白。我們原以為小英總統既然對「特赦」、「大赦」等過於政治裁量的方式有所顧慮,對這種符合正義原則的做法應會慎重考慮。不料總統府發言人的回應只是:「尊重陳教授的個人意見」,口說尊重、其實是拿典型的官僚敷衍辭句來表達對對方的不尊重。我們也曾試圖自我安慰,想說小英可能事情太忙,沒有注意及此;但在老榮民受辱罵的事件裡,卻發現蔡總統在百忙中,還抽空把中國國民黨主席洪秀柱的聲明按讚轉貼,並寫了一大段「認同無罪、和諧第一」的感想,讓我們不得不承認,她對阿扁的關心遠少於對三位不知姓名的老榮民。

       但更值得注意的發展是,當年阿扁創辦的「凱達格蘭基金會」本月初舉辦一場募款餐會,代表蔡總統出席的民進黨副秘書長意外地上台表示,小英會「在法律上與政治上,幫阿扁恢復名譽」。這個宣示非同小可,因為是小英對阿扁受到八年委屈第一次採取聲援的明確立場,值得為她喝采,也讓我們鬆一口氣。只不過事情又經過半個多月,我們沒有見到任何後續的具體發展,事實上總統府或民進黨連進一步的口頭說明都吝於透露。勉強有所相關的是,與小英關係匪淺的高雄市長陳菊在議會答詢時表示,小英會在「適當時機」採取行動。

       回頭看蔣宋美齡在六十六年前說的那幾句話,背景是那時她正代表國民政府第二次赴美尋求美援,結果新任的杜魯門總統不但不像二戰期間羅斯福總統一樣,親自到車站相迎,又款待她在白宮下榻,而且竟公然譏諷孔宋家族侵吞美援,對她極盡奚落之能事,讓她長達一年只能住在孔祥熙家裡生悶氣。終於老蔣由中國退敗來台「復行視事」,她在空手離美之前發表了這篇告別演說, 由「國家廣播公司」(NBC) 對全美民眾全程轉播,內容重點就是:美國要老蔣孤立無援去對抗共產主義是不公平的,不過她絕不會再「求」美國政府了,因為正義之舉不該是求來的。

       我們不知道對小英而言,何時才是平反扁案的「適當時機」;但對阿扁而言,八年過去了還在日復一日等待「適當時機」,未免太殘忍些,對我們這些期盼轉型正義的老百姓而言,政權已經贏回半年了還在等待「適當時機」,也未免落差太大。不過就如蔣宋美齡所說的,正義之舉應該出自個人的良心,而不是別人的苦苦哀求,否則即使最後做了,也不是味道。或許我們也該言盡於此,希望小英的「適當時機」早日到來。

 

width=10width=10width=10
width=10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