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王克雄】中國國民黨是二二八慘案的主謀(下)

中國國民黨是二二八慘案的主謀(上)

文/王克雄

 

編按:本文摘錄自《期待明天的人: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

特此感謝王克雄先生,提供稿件給綠色逗陣刊登。

 

      蔣介石相當注重台灣,他剛於1946年10月來台灣視察及參加台灣光復一週年的慶祝會,受到台灣人熱烈歡迎。1947年2月10日他下令台灣省行政長官兼警備總司令陳儀:「據報共黨份子已潛入台灣漸起作用,此事應嚴加防制,勿令其有一個細胞遺禍將來。台灣不比內地,軍政長官自可權宜處置也。」接著又指示陳儀澈查台獨言論。2月28日陳儀宣佈臨時戒嚴,當天也電告蔣介石。陳儀的侍衛舒桃那時專責文件收發。他於1995年3月6日作證說,1947年3月1日蔣介石立即回電,命令陳儀「對群眾格殺勿論」,且有小字「錯殺一百,不可錯放一人」(見附件)。如此命令及授權,陳儀也就到處抓人殺人,胡作非為。3月3日蔣介石立即命令江蘇崑山的駐軍「開台平亂」,也於3月5日通知陳儀:「已派步兵一團並派憲兵一營,勿念。」同一天參謀總長陳誠報告蔣介石:「已令廿一師劉師長率師部及一四六旅之一個團即開基隆」、「著憲兵第四團駐福州之第三營即開台灣歸制」及「著憲兵第廿一團駐福州之一個營即開基隆」。根據「總統蔣公大事長編初稿」,蔣介石在3月5日大舉派兵的原因是:「台灣事件已演變至叛國及奪取政權階段。」蔣介石這種草率與錯誤的判斷,促使他對台灣進行無情的鎮壓與屠殺。蔣介石於3月8日及9日兩次召見整編的廿一師師長劉雨卿,親自指導如何平亂。值得注意的是3月4日中央社報導:「今日台北市秩序全部恢復,全市商店開門營業。台省以及外省同胞,熙熙攘攘,面帶笑容。戲院及電影院均已營業,菜市、米市最形擁擠。」3月6日陳儀還向全台廣播:「中華民族最大的德性就是寬大,不以怨報怨。我們對於本省自己的同胞,難道還會不發揮寬大的美德嗎?」台灣人怎會料到蔣介石第一批軍隊3月8日從基隆上岸,還沒向陳儀報到,就立即從碼頭展開盲目及赤裸裸對台灣人的大屠殺,基隆港內外浮屍累累。接着殺向台北,然後遍及全島。


(陳儀呈蔣介石人犯調查表,作者提供)

      3月13日陳儀稱讚蔣介石說:「此次事變設非鈞座調兵迅速,其演變不堪設想。」同一封電文陳儀請示:「台灣因非接戰區域,不能援用軍法。普通司法寬大緩慢,不足以懲巨兇,奸黨因得肆無忌憚。……司法手續緩慢,而台灣情況特殊,擬請暫時適用軍法,使得嚴懲奸黨分子,以滅亂源。」並附上含27名菁英的被埔人犯名冊。蔣介石明知道,逮捕人犯必須移送司法機關,但他仍違法授權用軍法審判。事實上有些人犯被送軍法審判,有審判文,但很少判死刑。大部分的台灣菁英並沒經過軍法審判,沒有審判文,就被謀殺,甚至滅屍。3月17日蔣介石派國防部長白崇禧和兒子蔣經國來台灣檢視軍隊鎮壓的果效,那時很多被關的台灣菁英還活着,白崇禧和蔣經國顯然同意謀殺的暴行。受難者施江南醫師的大女兒於1947年5月13日寫了一封以「北一女中學生施玲玉」具名的陳情書給蔣介石。蔣介石經由國民政府參軍處回覆說:「因時過境遷,經派員多方偵查毫無結果。復查本部案卷內,並無受理施江南案件,所屬各綏靖區及憲警機關查報拘捕暴亂人犯,亦無施江南其人。且查事變起至三月十五期間,全省陷於混亂狀態,奸黨暴徒仇殺狙擊無法防制。」參軍處直屬蔣介石,負責軍事命令與軍事文件的收發。事實上,3月11日及13日陳儀送給蔣介石信所附的兩本人犯名冊上都有施江南的名字,怎可欺騙說:「復查本部案卷內,並無受理施江南案件。」還把謀殺的責任推給「奸黨暴徒」。蔣介石遮掩謀殺施江南醫師的罪行,亦即共謀。足見蔣介石是謀殺台灣菁英的元凶!


(
參軍處回覆施江南之女施玲玉,作者提供)

      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接到二二八屠殺台灣人的一些報告後,在1947年3月22日立即決議:「台灣省行政長官陳儀應撤職查辦」,但蔣介石否決此決議。假如軍法審判陳儀的殺人暴行,一定會抖出他全是依照蔣介石的命令行事,因此蔣介石一定要包庇陳儀。慘案後,台灣的軍政首長多人被蔣介石獎勵,無一人受罰。彭孟緝被升為台灣警備總司令,陳儀升任蔣介石家鄉浙江省的省主席,可見他們執行蔣介石的命令有功。警備總部參謀長柯遠芬是在二二八大屠殺及殺害台灣菁英的主要指揮官。他在1947年3月下旬的一個會議上主張;「寧可枉殺九十九個,只要殺死一個真的就可以。」這就是當年軍政統治者對付台灣人的心態。柯遠芬在1992年接受賴澤涵訪問時說:「當時的局勢雖然有點亂,但只要依照先總統蔣公的指示辦理,執行起來就沒有什麼困難。」也就是說,他依照蔣介石的指示來為非作歹的。由非常多的電報及文件可知,蔣介石充分掌控軍隊的殘酷鎮壓及逮捕台灣菁英,他要殺台灣人殺到不敢再暴動。總之,中國國民黨總裁兼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是二二八大屠殺的元凶!這也是舒桃的指控,又是行政院直屬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所發行「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的結論。

      二二八慘案發生已七十年,卻不見中國國民黨承認過錯及表示歉意。我們二二八受難者遺屬向國民黨提出下列的要求:

一、 向二二八受難者遺屬及全體人民公開承認屠殺台灣人及謀殺台灣菁英的罪行,更     要表示最深的悔意。

二、 公佈那「二二八乘時消滅」的名冊及二二八與白色恐怖時期的所有檔案。

三、 還給國庫為二二八慘案所付的賠償費。

四、連震東、黃朝琴、游彌堅、劉啓光及林頂立等的財産繼承人,須賠償受害台灣菁英的遺屬。

      蔣介石不僅在二二八慘案屠殺這麽多台灣人,二二八事件之後,延續的清鄉及白色恐怖,繼續逮捕與槍殺人民,恐懼深烙人心。蔣介石要所有的政治案件判決之後,判決書要送給他審核。原本無期或有期徒刑、乃至無罪的判決,其後卻被蔣介石親批「處以極刑可也」、「應即槍決可也」、「判處死刑可也」、「應判死刑」、「改處死刑」而喪失寶貴的生命。陳榮潻是一位年輕人,因不檢舉匪諜原處徒刑五年,蔣介石竟然親批「一併判處死刑」,被槍斃時年僅廿三歲。以徐會之案為例,徐氏乃出身黃埔一期的總統府參軍,1950年被控涉嫌叛亂,原被判刑五年,然蔣介石卻指示:「應即槍決可也。」另以1951年周清連等案為例,該案共有十二名被告,經保安司令部判決後,呈報參謀總長時,以「事實未明確量刑未當」發還復審。復審之後上呈蔣介石,蔣卻親批:「凡判處十二年以上徒刑者一律改處死刑」。又如1966年調查局專員史與為一案,共七人被告,原判僅二人被處死刑。然呈報至蔣介石處,蔣卻批示:「凡已入匪黨而不事先自首者,不得赦免應處極刑為要」;於是,該案七人全部改判死刑。此外,黃溫恭、高執德、陳心菉、康震、李玉堂、鄭文峰等人的遭遇亦然。案例之多,實不勝枚舉。《軍事審判法》有規定「軍事法庭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任何干涉。」蔣介石知法犯法,無視人命關天,逞一時之快,殺人為樂,足見蔣介石有殺人狂。根據夏威夷大學的政治學學者盧梅爾(Rummel)的報告書,蔣介石殺了約一千萬人,是二十世紀第四大殺人魔,僅次於史達林、毛澤東與希特勒。這些被蔣介石殺的,台灣人算少數,主要還是中國人。

      在總統府前面的中正紀念堂是公然表揚二二八慘案的元凶殺人魔蔣介石。這是極端侮辱台灣人,公義何在?我們嚴正要求廢除中正紀念堂,而改為台灣忠烈祠。這個在台北市中心的台灣忠烈祠不僅要紀念過去為台灣的民主、自由及安全而犧牲的人,更重要的是要紀念那些將來為了保衛台灣而犧牲的人。如此可讓勇敢的台灣軍人知道,為國犧牲是值得及有意義的,會得到台灣人世世代代的敬仰。

 

讀者可於各大實體及網路書店找到《期待明天的人:二二八消失的檢察官王育霖》,以下簡介來自讀冊網站

本書搭配上百張珍貴照片及彩頁圖片

他畢業於東京帝大,是日治時期第一位在日本擔任檢察官的台灣人。
二戰後回到台灣,他嚴懲貪官污吏,疾呼司法改革。
他的詩文感性動人、細緻入微。
才能幹濟的他卻不幸在二二八事件中遇難,至今下落不明。

王育霖出生於日治時期台南州,曾在日本和台灣擔任檢察官。二二八事件爆發不久,3月14日下午,在家中遭六名配槍軍人強行押走,時年僅27歲,至今遺體猶不知在何方。

自台北高校文科第一名畢業後,王育霖負笈日本,1944年自東京帝大畢業,又以優異成績通過司法官高等考試,派任「京都地方裁判所」,是日本第一位台籍檢察官。金錢不是他所在乎的,「救台灣人離開艱難處境,是我的理想……」二戰期間在日本,以檢察官身分護衛無數流離、飢餓的台灣人度過險境。1946年返國,任新竹地院檢察官。

戰後台灣物價飆漲,官商勾結、米糖走私盛行,王育霖鐵腕偵辦,贏得媒體和民眾高度喝采。但政治干預司法之嚴重,讓這位秉持法治信念的人遭受挫折。他在偵辦新竹市長郭紹宗「救濟物資貪瀆案」,因證人屢傳不到,前往市府蒐調時,卻遭市長誣指「包圍」,調來警察,混亂中搶走搜索令及卷宗,於是他憤而罷官辭職。

在擔任《民報》法律顧問期間,他從未停下腳步,不但撰寫有關司法的社論和評論,也完成了《提審法解說》,留給人民懂得保障身體自由,不受非法逮捕、羈押、審判和處罰的屏障,可謂台灣司法改革的先驅。從小喜愛文學的他,除了法律和文學評論,也寫下無數詩文,字裡行間充滿文采和憐憫之心,富含深邃的思想與文學涵養。

王育霖的兒子繼承遺志,長年守護著父親的文物和創作,奔走搜尋父親的下落。在二二八事件七十週年,首度出版王育霖僅存的日記、書信、詩文和評論,書中穿插珍貴的照片和文物,也收錄其胞弟王育德等人的紀念文章,及歷史學者張炎憲對其遺孀王陳仙槎女士所做的口述歷史。希望這本書能讓世人認識、追念這位台灣司法改革的先驅,期待明天的二二八受難者。

 

編者簡介:

王克雄
台灣大學電機系畢業後,留學美國取得電機博士學位。雖旅居國外,卻極端關心台灣的民主、自由與獨立。參與台灣人權會,幫忙營救高雄事件被關押人士,也擔任過數個聖地牙哥後援會的會長,支持阿扁及小英競選總統和李應元競選立法委員。每逢重大選舉,他都會參加海外後援會回台灣助選。參與創設「美國台灣研究院」,曾擔任FAPA分會會長,2015-2016年聖地牙哥台灣中心董事長,並撰寫文章投稿。為二二八事件的真象發掘及責任追究,不遺餘力。

王克紹
高雄醫學大學醫科畢業,畢業後受過麻醉科、一般外科、胸腔外科等專科訓練。在省立台南醫院擔任外科主治醫師,並支援北門烏腳病防治中心。其後在台南市成功路開設「王克紹診所」,懸壺濟世,享有盛名。曾擔任台南市扁友會副會長之職,肩負輔選重任。2004年任台南醫界聯盟執行長,參與組織台南區「二二八手牽手護台灣」運動及擔任行政院二二八事件基金會四屆的董事。現任台南市醫師公會常務理事,台南王姓宗親會常務理事、台南地方法院家事與醫療專業調解委員。

傳者簡介:

王育霖(1919-1947)

王育霖在台北高等學校文科以第一名畢業後,考上東京帝國大學法律科。後來到京都擔任檢察官,是日本的第一位台灣人檢察官。他曾立下大志:「正義!堅強!帶給所有人幸福!」

二次大戰後回到台灣,在新竹擔任檢察官。他不受利誘,不畏權勢,嚴懲貪官,秉持法律,維護公義,是一位令人敬仰的「鐵面檢察官」。為了辦新竹市長郭紹宗陸軍少將貪污,他被迫辭職。他在《民報》撰寫關於法律的社論和評論,並呼籲召開司法會議,撰寫〈提審法解說〉,強調軍警不得擅自關人二十四小時以上。他因為積極推動司法改革,而成為國民黨的眼中釘,遂以二二八為藉口,將他逮捕暗殺。

他喜愛寫作,憐憫之心溢於言表。〈期待明天的人〉生動且深刻地描述得肺結核的心路歷程。〈台灣隨想〉、〈大地──台灣舊社會〉、〈艷怨輓賦〉等都細緻地描繪當年台灣人的生活。他寫了很多首好詩,其中〈春宵吟〉日語與台語並列,上段與下段對稱,道盡哀怨之情。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