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麻辣鍋 社論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麻辣鍋 社論】【陳師孟】為國民黨的「美金公債」解盲

綠色逗陣網站,每個月20日,刊出一篇「社論」,以做為對新政府的建言。

 

為國民黨的「美金公債」解盲

文/陳師孟

 

      日昨,國民黨的邱大展掌櫃自稱在該黨交付信託的黨產中,發現一大票國民政府來台之前發行的「美金公債」,他指出,這筆公債雖然一向都列在國民黨的財產清冊中,但過去錯估價值為 $6億餘元而已,據他重估,數額高達 $385億餘元。他又表示,儘管「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已明訂1949年以前的政府公債必須等國家統一才會清償,但他要強調這筆美金公債是國民黨對國家的貢獻,「不黨黨產處理委員會」應該要正視。


(民國三十六年第二期美金公債,圖/新聞照片剪輯)

      事實如何呢?

      在1947年3月28日,國民政府為了籌措國共內戰的軍費以及平抑通貨膨脹,頒布了一個「民國三十六年美金公債條例」,分兩期共發行 $1億美元,購買不限幣別、但以美金償付本息,還本期限定為十年。由於這批公債是以美金市價五分之一的官價賣出,買到就賺到,所以一定十分搶手。但根據巴庫拉 (Hannah Pakula) 在《末代皇太后》一書的記載,有外媒《報導者》(Reporter) 指出,單只宋子文、孔祥熙與太太宋靄齡,就吃下了約 $7,500萬美元。

      以孔宋家族善於發國難財而觀,他們搶進並不令人意外,這兩個蔣朝權貴都曾擔任過中央銀行總裁、財政部長、行政院院長,掌控全中國的財金權力,是中國政治史上「內舉不避親」的極致。但蔣經國就曾批評孔祥熙和宋子文是「大資產階級」,宋靄齡更是上海匯市有名的「內線做手」,傅斯年也曾在「國民參政會」上炮轟孔祥熙「貪污舞弊」,胡適則在日記中批評宋子文是「自私自利的小人」,所以他們在當年利用債券投機,不是新聞。


(民國三十六年美金公債條例,圖/作者提供)

      但除了他們,其他投機者又是何方神聖?答案竟然就是與我們長相左右半世紀的中國國民黨。該黨最早在2006年8月24日對外公佈一份「中國國民黨黨產總說明」,驕傲地宣告有一筆本息面額近 $2,416萬美元的美金公債,是「自大陸攜來台灣」,自稱約折合 $6億台幣。這次邱大展手持的公債複製照片上,可以清楚看到「民國三十六年第二期美金公債」等字眼,証明確實就是同一筆。

      有些人質疑當初國民黨買這筆公債的本錢從何而來,我們覺得這與台灣人關係不大,或許等「兩岸統一」之後,「大陸同胞」可以向國民黨討教。我們好奇的是:國民黨這筆美金公債何以能逃過「金圓券」之災,安然攜來台灣?

      話說1948年8月19日蔣介石頒布了一份「財政經濟緊急處分令」,以「金圓券發行法」及「人民所有金銀外幣處理辦法」,強制民間把金銀外幣資產盡繳國庫,換回新通貨「金圓券」,這就是惡名昭彰的「金圓券」幣制改革。就像元朝忽必烈汗強迫漢人以金銀換紙幣一樣,這種做法背後真正的用意都在「維護政權」,因為紙幣與發行者同命,人在幣在、人亡幣亡,人民若捨不得手中的鈔票變壁紙,就不能讓既存政權被推翻,所以蔣介石想用這一招挽回岌岌可危的國民政府。但明眼人對金圓券這個「戰爭嬰兒」從開始就不看好,尤其是有錢人早一步聽到風聲、轉移資產,金圓券兌換率極低。面對大筆付也付不完的軍費與管也管不住的物價,不到三個月政府就將自己訂定的「發行限額」取消,改為無限發行,央行成了印鈔機來應付一瀉千里的財政赤字,財政部長王雲五與行政院長翁文灝相繼辭職避責。1949年6月,金圓券果真就因過度發行而崩潰,為期不到一年,成了史上最短命的貨幣之一。

      絕大多數的老實平民 ─ 包括我阿公 ─ 交出黃金外幣換回金圓券,這一來都血本無歸、求償無門;照理說,國民黨手中的那批美金公債應該也難以倖免才對,怎麽在蔣介石的日記或黨國財經大老的文獻中,都一字不提,好像事不關己?


(圖/引自yahoo拍賣)

      原來上面那個「人民所有金銀外幣處理辦法」大有玄機,其第四條有個特別的豁免規定:「購買民國三十六年美金公債,…得以美金存儲(於中央銀行)」;換言之,這批美金公債期滿後以美金領回,是不必強迫兌換為金圓券的。所以幸與不幸在一線間:一年前沒買到這批美金公債的老百姓,如今美金變壁紙;而買到這批美金公債的孔宋家族和國民黨,美金還是美金。當然如果就這樣也太沒有天理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半年一次抽籤「還本付息」才領到沒幾次,國民政府就逃來台灣,逃過一刼、逃不過第二刼,殘值看來都泡湯了。

      從這段歷史可以得知,國民黨先在美金公債的發行上,靠著「近水樓台」佔了全民的便宜,繼而在金圓券的發行上,又靠著一個量身訂製的逃生門,在全民承擔的浩刼中毫髮無傷,這樣的政黨「有福我享、有難你當」,配稱為「國民」黨嗎?

      但是這還只是過去的國民黨,我們再看看今天國民黨邱大展的把戲,就會知道什麽叫「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首先,邱大展給的美金公債總額,不是前述「黨產總說明」公布的 $2,416萬美元,而是 $3,648萬美元,據他自稱他用的才是「正確的計算方式」,好像以前該黨行管會的掌櫃都「頭殼有孔」。但是一方面債票與息票面額都固定,總金額只是簡單加總即得,並無所謂「計算方式」的正誤;二方面黨產交付信託時如有誤算,受委託的「中國信託」不可能沒有發現、要求更正;三方面全部 $1億美元的公債,扣除孔宋家族的持有,與原先黨產記載相符,而遠低於邱大展的新數字。所以孰是孰非,相當明顯。

      再者,依據媒體上邱大展的發言,對黨產裡這一大票究竟是什麽東西,出現四種不同的稱呼:最初他以為是「美元公債」,去年他上任後發現是「美金債券」,隔不久他改口稱「黃金債券」,還附上英文的U.S. Gold Bonds。經過三階段演化,所以「金額不同」。美元與美金只是一字之差、美金到黃金又是一字之差,最後由中文切換到英文,當然學問很大,但是這樣就想要讓這批債券的身價由 $6億暴漲到 $385億,還是令人不敢相信。難怪想發財想瘋了的國民黨,要請邱大展當掌櫃。只是在他玩「文字遊戲」的過程中,唯一不配合的是照片上那張「民國三十六年第二期美金公債」,上面既沒有「美金」變「黃金」,也沒有中文變英文,邱大掌櫃想必很後悔「秀」出那張照片自打嘴巴,現在賴都賴不掉。


(民國三十八年黃金短期公債條例,圖/作者提供)

      最後,我們要告訴邱大展,國共內戰期間國民政府真正發行的「黃金公債」,只有1949年1月19日公布的「民國三十八年黃金短期公債」,定額黃金二百萬兩,用金圓券繳購,而用黃金償付本息,等於反轉不到半年前的「金圓券發行法」及「人民所有金銀外幣處理辦法」。這一天是老蔣把爛攤子丟給李宗仁而「自行引退」的前兩天,也是金圓券體制的垂死掙扎,當然仍是無濟於事。邱大展想是要魚目混珠,把國民黨手中的「美金公債」冒充是這筆「黃金公債」,再藉著這幾十年來黃金價格由每兩 $35美元漲到今天的 $1,200美元左右,讓「麻雀變鳳凰」,把國民黨對中華民國的「貢獻」大幅灌水。這若不是因為不學無術而造成的錯誤,就是欺世盗名、居心叵測。

      中國國民黨對台灣人謊話說盡、壞事做盡,本來多添一樁也不足為奇,何況政黨三次輪替,該黨氣數已盡,何必大費周章為這件事「解盲」;但是這一陣子該黨黨主席選舉活動熱鬧非凡,參選人前仆後繼,像過年在搶「福袋」,令人擔心國民黨殘餘勢力會不會「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所以再費些力氣駁斥,以正視聽,並期盼台灣人早日對國民黨免疫,大家都省事。

 

與Facebbok朋友分享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