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陳予心】從「八百壯士」看台灣的「軍官問題」

從「八百壯士」看台灣的「軍官問題」

文/陳予心

 

      最近社會對國軍的「軍官荒」、「陸軍官校降分錄取」、及「軍官心理疾病」問題的討論甚囂塵上。有一位現職陸軍少校拋文表示,有心人士蓄意牽扯的「民眾仇軍」現象和「將官月退俸污名化」,根本無中生有;廣大民眾所仇視的只是這些「投共退將」,所要求的是「即刻取銷投共退將的月退俸」,對象非常清楚。當前國軍的問題在於「守舊和拒絕改變的制度沉疴」和「滅台心態的裁減兵員」,唯有「建立與時俱進的良好制度,即刻停止人員精簡,恢復強大國軍」,使國軍各級成員徹底明白:「國軍是為保衛台灣的獨立自主、民主自由、和經濟繁榮」,使每一位官士兵都能「信心滿滿,明白願景,清楚任務,熟練專長,同仇敵愾」。

      筆者當了二十年軍官,於1988年退伍,以高考及格再任公職二十年,現已退休五年。基於四十年的軍職和公職閱歷,我認為軍官、民官的問題差不多,就是一個「混」字加上「迎神容易,送神難」而已。

      剛出道的年青軍官、民官,原本滿懷壯志想要大展鴻圖一番,卻看到周遭大家都在混日子,過一天算一天。即使你表現一板一眼,想要影響大家向上,有些老鳥就會酸你一句:「看你還跟真的一樣耶?!」日子久了,少數自尊心強、壯志不泯,憂國憂民、卻無力扭轉乾坤者,覺得這樣下去實在違背自己良心,無以面對親朋國人,就設法趕緊離職或裝病退伍。有些自我責任心重而無法解脫者,甚至不惜自殘身亡。但問題是,絕大多數最後都屈服於人性、隨波逐流,要混大家一起混,因而越混越凶,這就是今天軍、民官場邪惡角落的寫照。

      台灣早期的所謂黃埔軍官,固然也有真正優秀的人才,但像是眼前「八百壯士」之類的人物,說白了,大部分都是從初高中時期就開始混,不好好讀書,大專聯考無法錄取,不得不走往入門寬廣的軍校。如果說這些人也有一點特長,就是及早認清自己的學能本錢,願意忍受紀律比較嚴格的軍事教育;也比一般人及早認知社會生存之道,很快學會厚黑絕學,還特別懂得對上阿諛奉承。這些人因為挺著「黃埔」的名號、勢力,在軍中升官都比較優先。以致於才十幾、二十年沒見面,昔日初高中時的資庸阿斗,竟然肩上都已經掛滿了梅花,甚至綻放了星星。當年的資優秀才反而頓時感到錯亂,且因不明究竟,還得對他們刮目相看,而美其名為「行行出狀元」。


(退將發起八百壯士抗年改,圖/東森新聞)

      我們在軍中長期近距離觀察這些「八百壯士」一類的黃埔人,只看見他們什麼也不行、什麼也不學、什麼也不是,每天光是軍服畢挺,頭髮梳整,皮鞋超亮,光是一張嘴在下達命令或轉達指示。其實軍中大小事情,都是那些吃憋吃到底的「專修班」軍官在做,但在各級長官面前,功績、升遷、福利卻都被此類黃埔人包辦。

      在過去警備總部所屬單位中,我服務過的那個地區司令部裡,四十歲左右的校級軍官當中,有一位樣貌長得還蠻像回事的此類黃埔人,大家都知道他是個不學無術的混混,正事不能幹或不想幹,經常不在他處長的位子上,每天頻頻跑到別的處室去找主管哈啦,要不然就到長官面前去阿諛取悅一番。處裡相當繁重的警備業務,都是那八、九位專修班軍官在做,夜間辦公室裡經常到了凌晨還燈火通明,他自己則早已躲到處長寢室裡去休息了。結果,我們看著這位仁兄在十年左右的期間,就從中校一路往上升到中將,而其他幹得死去活來的專修班軍官,連上校都升不上去。最可憐的是他在警備處長任內的那位中校副處長,能力學養各方面都比處長優秀得多,到頭來卻連上校處長都輪不到,還在一次警備任務中,因軍車故障下車指揮交通,不幸在高速公路上被撞成重傷,下半身癱瘓成殘,終生只能坐輪椅進出。軍中對這樣苦幹實幹的優秀幹部,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這位快速升到中將的黃埔人,在當少將副司令時,我們十幾位台籍軍官和充員戰士,都親眼看到一位倒霉的台籍充員戰士被他處罰的情形。這位戰士在走廊上遇見他,嚇得來不及整理儀容就對他舉手敬禮,還忘了要大聲喊「副司令好!」這下他竟然就揪住那位戰士的衣領,瞪著凶眼,使勁往走廊牆壁撞擊好幾下,簡直就是在耍軍中高級流氓的派頭。這個人平常對中校階級以下的官兵,還跩得從來不屑正眼一顧,當然我們認定他根本就是「心虛見不得人」!


(退將赴中參加孫中山紀念大會,被拍到坐在台下聽習近平講話引發爭議。圖/蘋果日報)

      如此這般的一號人物,以中將官階退伍之後,每月領取十幾萬元的退休俸,讓他吃吃喝喝玩樂過一輩子。我們台灣人一向寬大為懷、不與計較,那也就算了,但是問題並未完了;更可惡的一面是,他還跟著其他同類「退將」,經常跑到中國去「親共媚匪」。 他們把蔣經國總統逝世前還一再叮囑對匪「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全都丟到糞坑裡了。 台灣政府真的拿這樣的「八百壯士」沒辦法嗎?!

      這一大批退將不斷地赴中國去親敵、投敵,還高喊 「中國解放軍和台灣軍都是中國軍」,嚴重打擊國軍官兵的勇猛士氣,模糊整體國軍的敵情觀念和保防警覺,造成國軍不知為何而戰,並鼓動許多青壯軍官從事匪諜活動,這才是台灣「軍官問題」的癥結所在!

      要是回到兩蔣時代,這些所謂的「八百壯士」,我看早就不見屍骨了。現在他們肆無忌憚地擺出「你奈我何」,分明是仗著共匪的勢力來脅迫自己的政府!身為台灣人民,我們也要堅決向新政府表達我們的強烈意見:政府處理類此莠民敗將的辦法其實很簡單,以前警總所經常實施的「一清、二清、三清」專案,就是用來處理這類「八百壯士」,最恰當不過的辦法了!

 

 

作者:陳予心

退伍老兵,當過職業軍官20年,也是退休公務員,曾任公職20年。喜好求知恤貧,主張忠信正義,禮讚傳統美德。

自述:蔣總統經國先生說:「我大半生都住在台灣,可以說是道道地地的台灣人」。他在世時天天都在提醒國人,對中共政權一定要堅守「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才能保住國人的民主自由和安居樂業的生活方式。經國先生是公認最認同台灣本土價值的國民黨領袖!

我高中一年級(16歲)就加入國民黨,迄今黨齡超過半個世紀,但是自從經國主席逝世,登輝主席卸任之後,國民黨全體中央幹部就開始背叛經國先生的反共遺志,馬英九上台之後更是變本加厲,全心傾共,一盼亡黨,再盼亡國。從此我就完全脫離了黨的隊伍,不屑參加他們的任何活動,除非他們及時悔悟,懸崖勒馬,回復正義,否則我永遠不會歸隊!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