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路瑟】〈銀鈴會同人誌〉讀後記

〈銀鈴會同人誌〉讀後記

文/路瑟

 

      前陣子逛圖書館時,瞄到一本看來很獨特的書:〈銀鈴會同人誌〉。雖然引起我的好奇心,但總是錯過。終於某天在圖書館閉館之前,順手借了上下冊。

      身為一個理工出身,年過四十的阿宅,只看書名,還以為本書是某種架空歷史的同人作品。但是書籍裝訂方式太過素樸又厚重,跟想像中的同人誌形式大不相同。在等車時按耐不住讀了起來,才發現是一本超乎我預期的,不得了的作品。


(〈銀鈴會同人誌〉封面,圖/作者提供)

      原來「銀鈴會」是一個台灣文學團體,創立於1942年,由三位十六、七歲的少年張彥勳、朱實、許世清創立,一直持續到1949年,是目前所知唯一從戰前跨到戰後台灣文學團體。日後成為「笠」詩社發起人的詩人們詹冰、林亨泰、錦連,當時也是銀鈴會成員。因此被認為是銜接戰前戰後兩個時期的重要新詩團體。〈銀鈴會同人誌〉則是銀鈴會出版的刊物結集,收錄了含《緣草》1冊、《潮流》5冊、《聯誼會特刊》2冊、《會報》2冊等總共10冊刊物,內容包含日文原文及中文翻譯,連編輯後記跟成員通訊錄都有。我即使不是學術研究相關人士,也可想像本書在台灣文學史上應該是一本重量級作品。

      十六、七歲差不多是高中生年紀。換句話說,我可以看到七十年前的學生刊物,這倒是相當有趣,讓人想比較一下,七十年前跟現在的年輕人所關心的事情,有沒有不同?哪裡不同呢?

      實際從頭開始閱讀,發現文字相當誠懇,以詩為主,也有其他各式文體,如:評論、小說、劇本等等,關心的主題包含文學、社會、國家前途及(當然)戀愛。七十年前的年輕人熱情地想吸收國外藝文養分,互相砥礪創作,含蓄地表達各種心情。

      例如描寫夏天雷雨的詩,就讓人覺得十分親切:
 

初夏未至就極為酷熱,稍微感到倦怠。但驟雨一過,隨即熱氣散去。

心情爽快地從職員辦公室眺望,鳳凰木的嫩綠格外鮮豔。

然而,寂靜當中飛雷緊接而至,頓時進入狂躁的境界。

(『走馬燈』   / 似而非歌人)


      或者少年對自己的凝視:
 

我把我

裝入我的手槍

為了瞄準自己

(摘錄自『我.我.我』   / 詹冰)


      這確實是各個世代都存在的某種文藝青年的基調,看著他們浪漫、純真的文字,描寫著距自己相當遙遠的年代的點點滴滴,有一種既新鮮又熟悉的溫暖感受。


(圖/作者提供)

      而刊物的氣氛在戰前戰後有著明確的轉變。自小過著優渥生活的少年們,在二戰時熱情地想報效國家(日本)、讚揚希特勒為世界偉人,及至參戰,(可能)在軍中經驗到種族歧視之後,開始認為台灣人終究跟日本人是不一樣的。戰後,為了適應官方語言的改變,銀鈴會也呼籲成員多用漢文寫作,此時有種憧憬中華祖國文化的傾向。而在二二八事變之後,憧憬幻滅,開始出現對當局失望的文字。

例如:
 

被北方放逐的冬天啊

你可不能夢想南方——台灣

南方——台灣不是你的天堂。

(摘錄自『給冬天』    /有義)


      但是不管時代如何動盪,這群青年還是堅持著出刊。如果不是對文學有極大的熱情,是不可能如此堅持的。

      試想:如果我是生在當時,該如何自處呢?從1942到1949七年之間,我從十六、七歲的純真少年,經歷了世界大戰、戰敗、國民政府來台、血腥鎮壓,長成了傷痕累累的青年。我熱愛的國家讓我幻滅——兩次,血淋淋的兩次。曾經深信天皇的我不被認為是日本人,「光復」後,期盼著祖國來的國民政府,卻無情地鎮壓台灣同胞。我從小不斷地精鍊日文,寫出美好的日文作品,現在必須使用新的語言創作。

      那樣子要存活下來,持續創作,無論如何,都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想到這裡,頓時對手上這本書,默默地升起了崇高的敬意。


(1949年《會報》第一期,圖/作者提供)

      整部作品這麼讀下來,深深的感覺到,當年的少年,跟現在的少年們,其實沒什麼兩樣。都是在初長成的時期對世界充滿好奇與雄心,從前人對世界的描述中想像世界,自覺渺小又想成就偉大,不管是快樂或痛苦,那些感受都被自己鮮活地放大。差別只是在於七十年前時代的轉變更為劇烈,更為無情。

      如果有機會在書店或圖書館看到「銀鈴會同人誌」,請務必翻看一下。即使是花個五分鐘隨意翻閱,都可以看到七十年前的少年的真誠心聲,而書中豐富的素材、翻譯、註解,可以讓人感覺到編著者們的努力與用心。有些書是讓千萬人感動叫好的書,本書或許不是這種。然而本書不管是以其內容或是其存在,都能讓人感受細微而實在的真情。

      還書的時候,忽然記起,自己原本以為這本書是有關架空歷史的同人作品,但是,連銀鈴會都不知道的我,從教科書得知的歷史,其實才是所謂的架空歷史吧。

 

 

作者:路瑟

閒人,好讀閒書,以前喜歡看字多的書,現在喜歡看圖多的書。曾經是職稱不固定的上班族,現在接案維生,是個不懂事的中年人。階段目標是變得更懂事。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