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王泰澤】成性存存 道義之門

道義之門

文/王泰澤

 

      很多人理解,政治是政府治理國家、管理眾人的事務。但是,這以偏概全。在民主國家,政治有「另一面」更重要的意義,就是人民有權要求政府如何治理國家、管理眾人的事務。

      汪笨湖先生在他生前,就是極盡所能,推動這「另一面」政治意義的媒體人。他用道道地地的母語鄉土口音,藉戶內、戶外電視節目〈台灣心聲〉,雙管齊下:在語言上,讓政府知道,台灣民眾需要一個人人口操鄉音的本土社會。以是,他倡導了最難得、最自然、最有效、可惜是不受注意的推行母語運動。在政治上,他積極鼓吹言論自由,結社自由,結合廣大台灣民眾,讓政府知道,台灣人要堅決擺脫不願順應民意的無能政府。此不願順應民意的政府,人民若反而用選票授以大權,寄以厚望,會是威權政府的發端。

      我年初一月八日,無意中向一位未曾見面的論壇同好說:「. . . 記得汪笨湖嗎?他是頭一個鼓動民間士氣的媒體人。那時是鼓勵反國民黨集權的時代,民眾處於弱勢。現在民智大開,有《政經看民視》彭文正、李晶玉夫婦接應,轉型正義必可由下而上施壓進行。」在此所言「轉型正義必可由下而上施壓進行」,就是勤耕基層現身草根的笨湖,生前未竟的功業。

      那時一月上旬,我接觸的論壇,少有人提起笨湖已經病重住院。不料台灣時間二月十六日,即聞噩耗,報載: 汪笨湖上午病逝成大醫院,享年65歲。於是,我在當日論壇的 PO 文中,先引用前述一月八日的一小段話,繼著說:「就以此心,悼念汪笨湖先生千古。轉型正義,香火不斷。」

      感謝金恒煒和曹長青兩位「台灣的湯姆斯潘恩 The Thomas Paine of Taiwan」主編這本極具本土意義的《汪笨湖紀念文集》。長青在邀稿文中,沒忘提及「當然,人無完人,汪笨湖先生也是有爭議的人。但是我們這樣做,不僅是悼念他個人,也主要是藉此傳播台灣成為正常化獨立國家的理念!」

      誠然,「汪笨湖先生也是有爭議的人。」我可舉出一個實例,來探「爭議」究竟。笨湖噩耗傳出,有論壇讀者說「汪笨湖的確是一個令人感動尊敬的人。在馬桶政治迫害阿扁時,媒體禁聲,蔡英文民進黨黨政上下官員切割阿扁,衆多民眾,包括知名本土人士,在中國黨全面性以貪污腐敗宣傳洗腦之下,也隨之大駡阿扁時,笨湖獨排眾議,在各地民間拿著麥克風,向鄉親父老說明阿扁無罪,受到政治迫害。他的勇氣及正義原則是一個本土派民眾及媒體人的典範。」

      這個友善簡評 PO 出後,爭議即刻發生。有位讀者持相反意見,對上述引言真偽,反應說「人已過逝,一切都是往事雲煙。我只是要說,你所說的好像和事實正好相反。請看這段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oujqdXiXFg

      我做些網路查尋,得知正反報導多寡,比例懸殊。原來,上述笨湖對扁案的正反評論,無可諱言,都曾經發生過,只是問題的癥結點是在,發生的時間點不同。扁案發生不久以後,情況丕變,以致不同意見因變而生。上引2008年9月3日網路連結,笨湖在陳水扁爆出弊案初時,確曾「嚴厲批評扁應該洗門風、向台灣人謝罪。」然而,後來理解司法不公,法官自由心證,把阿扁的「政治獻金」惡其名為「貪污」,而把馬英九的「政治獻金」美其名為「匯款」等等,他對阿扁的「貪污」徹底改觀(「政治獻金」案於 2015年6月18日特偵組公布,查無不法結案。)2012年4月16日,笨湖在《蕃薯》電台〈笨湖 NEWS〉上,訪問扁、珍千金陳幸妤醫師,攝影棚背景就是阿扁備受煎熬,非人道極小牢獄空間的造型。2015年1月6日,他在《正晶限時批》上的一席話,以及同日他在《華視新聞廣場》和一名嘴同台對話,充分表達了他對扁案的反思與重新認識。無獨有偶,這和設於美國華府的人權行動中心主任「人權先生」 Jack Healey 對扁案「先鄙視、後幫助」,如出一轍(見 Free Chen Shui-bian!  2015/7/14,YouTube)。

      我和牽手在 2007 年拙譯《台灣:恫嚇下的民主進展》(前衛出版)的〈譯者序〉裡寫道「我們都應奮力摒除流俗 — 不分時代,代代長時奉公守法;無論何人,人人隨時改過自新」,也是對扁案「先鄙視」的隱射。後來我理解司法不公政治迫害而外,還受到蔡丁貴教授領軍徒步環島救扁行動,及〈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一群媽媽志工們《送進黑牢的愛心餐  阿扁總統送餐日記》的感動,我了解了「惻隱之心」的真諦,也領略到「在人類胸中,沒有一種情操,比對高於自己者的愛慕,更為高貴」的真情。

      笨湖起初對扁案的理解,不是一成不變的「為反扁而反扁」。一成不變的「反扁情仇」,是馬英九配合大法官,司法不公,政治迫害,陷阿扁於冤獄的威權手段,更是台灣歷史過程中,至今受盡台灣恩情七十年,一向反而被認為是黨國合一買空賣空的「權貴」,他們泯滅良心,忘恩負義,藉獨裁威權處置台灣人民冤案的縮影。令人驚嘆的是,如今在台灣大環境中,竟然還有人唱和國民黨的威權意識,「『無』正學以言,『務』曲學以阿世」,專事奉迎官場,以投「反扁派系」的喜好。

      此文追悼笨湖,雖然難學他拍胸拍桌,但可學他提請注意的口頭鄉音Gua than-peh kong(台語羅馬拼音「我坦白講」):

政黨輪替,尚無寧日。點亮台灣?熄灰寶島?明暗此時還未顯目。

成性存存,道義之門。保持現狀?走向獨立?笨湖生前留有引路。

編按:文章轉載自《本土原味,台灣心聲:笨湖精彩一生​》,感謝作者王泰澤先生提供,編者金恒煒、曹長青先生之同意,提供給綠逗網站以饗讀者,本書已在各大網路書店上架,敬請各位關愛台灣的朋友踴躍響應,並廣為宣傳!

 

 


作者為化學博士,旅美退休教授,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美國木雕協會會員。

現職: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OLLI 松年學院〈台灣歷史〉主持人。著有《母語踏腳行 —Taiwanese Language: An Acoustical Journey》(前衛 2004);譯作《恫嚇下的民主進展》(同翻譯者: 張喜久, 前衛 2007;原著作者 Bruce Herschensohn)。閒餘專事寫作、雕塑。座右銘:人事紛爭難解,全錯在忽略起始簡易頭一步;決不公器私用,決不違背程序正義。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