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韓貴香】白賊義說「會幸褔吧」 為何引眾怒

白賊義說「會幸褔吧」 為何引眾怒

文/韓貴香

 

      2017年五月,大法官會議宣告現行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違憲,吳敦義的官方粉絲頁隨即貼出象徵挺同婚的彩虹圖片,並寫上「會幸福吧」,之後召開「愛是平等」記者會,表達未來立法院不論訂定專法或訂定專章,他期待藉由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來進一步促進社會和諧,彰顯台灣的理性包容及穩定中求進步的民主精神。一時間,雖然有點錯亂,但為了同性婚姻能早日合法化,我彷彿真的感受到了那如夢境般的「幸福」滋味。

      政治人物挺同婚沒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但吳敦義挺同婚卻特別引人側目,他可是以國民黨黨主席的身份發言,照理說是對立法院在野黨團進行修法時的表態,但更多民眾嘩然的則是他對於同婚態度的翻轉。網友們找出吳敦義今年三月份接受記者訪問時的說法:「你們知道什麼是同婚嗎?知道以後就會毛骨悚然,接近幾百年來的家庭倫理、制度,居然被這種多元成家打破」;他過去在國光石化案時所說的「白海豚會轉彎」也一併被翻了出來。基於過往多次類似的張眼說瞎話、昨是今非的談話紀錄,網友們戲稱白賊義當之無愧。


(圖/自由時報電子報影音,Youtube截圖)

      「白賊」翻譯成北京話是「說謊」,當心理學在探討說謊的議題時,通常以「自我監控(self-monitoring)」的人格特質分析。「高自我監控」的人較能依情境需求修正謊言內容和臉部表情,以達到說謊的目的,因此圓融,通常人緣和社會適應力較好;相對的「低自我監控」人注意力在自己身上,比較忠於自己內在想法,對於需要說謊的社會情境比較不敏感,一般而言表裡一致,比較不會說謊。 以心理學中「自我監控」的概念探討一個人擅不擅長說謊,跟分析一個人是內向或外向一樣,不涉及好或壞的評價。甚且,以「認知發展」的角度來看,說謊是人類社會行為發展的正常表現。發展心理學家李光曾分析,能成功的說謊以達到騙人的目的,涉及兩部分心智能力:一是「讀心的能力」,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什麼,所以我可以騙你;二是「自我控制的能力」,能依情境調整謊言內容、臉部表情和身體語言,而成功的欺騙。李光及其團隊的研究結果顯示:「我們人類約從42個月大就開始會說謊,且隨著年紀漸長,依情境而調整的說謊功力也日益加增」; 這部分也可參考李光在TED’s Talk的演講。


李光在TED’s Talk的演講,你是否真的可以辨識出小朋友說謊呢?

      站在心理學角度,以白賊義來稱呼吳敦義(唸起來還挺順口的),我其實很為說謊這個社會行為抱屈。姑且不論稱白賊義,可能有暗暗稱讚吳的心智能力表現之嫌,僅以「說謊是人際互動必然」來看, 你我其實都會說謊,如果有人說自己從來沒說過謊,那個人應該就是在說謊。既然大家都可能說謊,僅以吳敦義白賊來指責他,豈不五十步笑百步?究其實,吳敦義只是謊話說的淋漓盡致而已。


(每個人都說謊,圖/影集怪醫豪斯)

      那麼,我們就要問,為什麼人們覺得說謊不好? 若試著以吳敦義自認是個聰明人的角度來看,他應該是認為:「聰明人依對自己最有利的角度思考情勢,因此處事因事制宜、時時轉彎、處處轉彎,都屬必然,也是追求成功(就)該有的態度和彈性。」因處事的彈性和轉彎而被戲謔地稱為白賊義,吳敦義心裡應該覺得非常不解和委屈吧?一般而言,人們認為說謊不好,不是從心理學的角度來看,而是以道德的角度衡量,特別是這個行為的動機與目的。在人際互動中,我們很可能說一些善意的白謊,人們通常不會太苛責。舉列,一位移居美國的朋友提到實驗室裡的笑話,某天同事A進實驗室時撞見同事B在用力的摳鼻屎,A問他:「你剛剛在摳鼻屎嗎?」(很壞,怎麼可以這樣問),只見B馬上將指尖鼻屎塞進嘴裡,然後臉不紅氣不喘地說:「沒有啊,那不是鼻屎」。除了善意的謊言,生活中這樣為了面子而說的小謊,通常只是被拿來當作笑談。但如果說謊是基於自利的角度,刻意的侵犯他人知的權利,以達到自私或不正當的目的,那麼這些說謊的人便會受到人們的唾棄。準此,我想吳敦義的說謊讓人詬病,原因之一可能來自於他的白賊並非基於良善的動機,而是出於私利;原因之二則是他在謊言被拆穿後臉不紅氣不喘的硬拗行為,那是一種不把你放在眼裡的傲慢表現。

      因此,網友們對吳的評論,激憤地聚焦在他很會說謊,其實並沒有切中核心。中文裡的「很會」說謊,指經常說謊或很有能力說謊,是語義模糊的。我的看法是,吳敦義雖然經常說謊,嚴格說來,他並不擅長,因為他如果真有如李光所言的擅於說謊的心智能力表現,我們應該不容易察覺或發現他在說謊。正因為他並不是真的具有擅於說謊的能力,常常漏洞百出,讓我們可以輕易察覺、拆穿並據以質疑他謊言的正當性(說實話,謊言被拆穿,誠懇的道歉,寬容的台灣人通常也就算了,不會太追究),最糟糕的是吳的那種虛偽的誠懇,漫不在乎的硬坳,一副我知道你知道我在騙你,我就是要騙你,不然你咬我啊的樣子,才真的是激怒人民的地方。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