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麻辣鍋 社論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麻辣鍋 社論】【陳師孟】「賴神」的第一把火

「賴神」的第一把火

文/陳師孟 (2017.09.20)

 

      被詡為「賴神」的賴清德終於成為蔡英文總統的第二任閣揆,綠營支持者普遍叫好;「台灣民意基金會」日昨進行的民調顯示,蔡總統聲望因此急速竄升,由月前不及30%勁升16.6個百分點,也就是目前有四成六的台灣人民贊同蔡總統領導國家的方式,這無疑是一個巨大的轉變,不能不歸功於內閣改組這項新人事安排。

      大家都準備迎接新人新政,預期賴院長會在立法院新會期之初,提出一套完整的施政指南,一掃過去一年多人們心頭累積的沈悶鬱卒。結果賴院長快手快腳,上任才第5天就突然宣佈,明年軍公教全面調薪3%。這樣的「新政」第一炮,令我們陷入一陣錯愕與矛盾,在預期成真之餘,也有意外與失望。

      說真的,我們並不喜歡做烏鴉,在賴神甫上任之際,就說些「不中聽」的話惹人厭,畢竟他是綠營公認的未來領袖人物之最。但稍做回想,早在七月他還沒要組閣,我們的〈綠逗社論〉就已經重重批判了他的「親中愛台說」,所以現在即使想要討好恭維,也有點時不我予,不如誠誠實實把我們對他上任後的第一把火或第一枝箭,做一個理性的分析;如果賴神真的不同於一般政客,他應該不會希望支持者把他當妙禪,就連師父想開勞斯萊斯名車代步,還得口口聲聲「感恩師父、頌讚師父」。

      據聞這項「德政」,前任林全在今年稍早已經評估過,但基於國家整體財政負擔的考量,決定明年不調薪。沒想到賴清德來個「髮夾彎」,引來外界質疑是打臉林全。我們倒不在乎後任打臉前任,錯的政策本來就該去之後快、對的政策本來就該唯恐不及。我們只是不解,這個決策轉彎的背後,動機是什麽,依據的是什麽。

      對此,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表示,「因近來股市穩定,經濟發展也比原來的評估好,加上撤回總預算後開源節流,有經費因應加薪幅度;且8月底時工商團體也呼籲,政府若加薪就會跟進,因此盼能帶動企業界為勞工加薪,這對大家來講都是好事情。」

      歸納起來,這次決策的重要因素,一是因為最近政府財政狀況改善,可以應付軍公教加薪所增加的$180億人事支出;二是因為近年來實質工資停滯,想要為民間企業幫員工加薪起帶頭作用。我們認為這兩方面的理由都十分牽強脆弱。


(圖/財訊報導)

      先看政府收支情況的改善:最近股市站穩萬點、證交稅收會增加,經濟成長預測提高、綜所稅會增加,都是事實,所以財政收支狀況的確比預期樂觀,我們當然同感鼓舞;而撤回重編總預算,得以節約前次編列的無謂支出,更是讓人擊掌稱善。不過如果因為看好今年的財政收入,就想給軍公教發紅包,理由未免不夠充分;就像一個辛苦持家的媽媽難得有一筆意外之財,不再捉襟見肘,就馬上宣布餐餐加菜,把錢花掉,妥當嗎?

      近廿年來,台灣政府的整體財政收支狀況一直是入不敷出,中央政府的累積未償還債務已超過$5兆5,000億,每年還以超過$2,000億的速度增加,再加上逾$1兆的地方政府債務,以及約$17兆的勞保與軍公教退休金等的所謂「潛藏」或未來債務,合計負債總額近$23.5兆,拿來除$17.5兆的「國內生產毛額」(GDP),我們整體負債比率近134%,什麽意思?意思是全民努力生產報國1年4個月,不吃不喝、不穿不用、不養不育,才能免於「債留子孫」。

      或許認為賴院長只不過開了一張$180億的支票,相對於政府負債可說是零頭而已,省下來也無濟於事,但話不能這麽說。須知政府人事經費是年度性的、不是一次性的,今年加薪3%,明年即使不再加,仍然要比往年的預算多出$180億,除非明年減薪3%。所以這筆增加的預算到底有多沈重,不是和政府總負債做比較,而是和年度財政赤字做比較才有意義;也因此,這筆支出幾乎占了年度赤字的9%,不可謂小事一樁。更值得擔憂的是,目前的經濟前景或許亮眼,但在全球充斥的不確定政經因素下,以後年度股市與出口能否持續揚升,恐怕不能鐵口直斷;設若景氣轉向,那麽這筆額外薪資負擔要如何支應?難道還有其他「開源節流」的項目備用?

      或許認為又不是積欠別國的外債,所以不會像希臘或海地一樣被追討,何必急著打消欠債?就算如此,那麽是不是這筆錢就該輪到軍公教加薪了呢?未必。就內部而言,台灣人口老化與少子化的趨勢已經勢不可逆,就外部而言,中國對台灣的併吞野心又日益高漲,政府為了因應內外嚴竣的情勢,所設計的長照體系、採行的募兵制、與軍備購置,無一不是必要的「錢坑計劃」,這些公共支出的新增需求,無一不具有預算編列的優位性,若非如此,林全內閣也不致於為了取消退休公教「18%優利存款」而大傷元氣。怎料「年改」的抗爭猶在眼前,新內閣卻把好不容易取得的戰果,毫不顧惜地「開開去」,而且受益的對象又幾乎是同樣的既得利益者,(退休軍公教的月退與現職人員連動),真是所為何來?

      再退一步說,即使我們認為現職公務人員久未調薪,需要鼓舞士氣,這次提出的加薪計畫仍是相當拙劣的;常識告訴我們,全面性、齊頭式的加薪,講好聽點是讓大家都得到一個「小確幸」,講難聽點是讓陳庚金之流者「能撈就撈」,毫無獎勵或懲罰的作用,無助於政府整體工作效能;相反的,同樣的花費若以工作表現的評比為分配基礎,則會成為努力工作的誘因。阿扁總統時推行的考績制度,規定一個政府機關內,得「甲等」者最多75%,於是我們在總統府內採取差別式的分配,依各局處的工作表現給予各單位50%到100%不等的甲等考績名額,再由單位主管依其內部各科室的表現做差別分配。同樣的總額控管,可以得到獎善懲惡的附帶效果,何樂而不為。所以賴院長真要激勵公務員士氣的話,可以要求行政院的部會各自設定一些指標項目,一年後由院方或主計總處評比達成率,做為加薪獎勵的依據,總額 $180億不縮水。

      總而言之,財政寬裕只是軍公教加薪的必要條件、絕對不是充分條件,以公教加薪排擠其他施政項目,應該要有更充分的理由。即使理由充分,軍公教加薪也不必然是齊頭式,這種最方便的做法同時也是最無意義的做法。

      其次,期待軍公教加薪會促成民間企業的員工加薪,也是疑點重重;只憑一些工商團體的承諾就拿來釐定政策,未免太草率。我們依常理判斷,公務員與私部門勞工的報酬一般並無連動關係,因為兩者決定於相互區隔的「勞動市場」,少有競爭性;也就是說,一般勞工多半不是因為薪水的比較才選擇不做公務員,而是因為存在考試門檻、無法躋身公務員的「鐵飯碗」,所以公務員加薪並不會讓民間業者擔心員工流失,必須跟進以留住人才。當然,也有極少數熱門企業或許是以高薪吸引了頂尖的畢業生,但就如台積電的工程師,絕不會因為政府加薪3%,就打算改變生涯規劃,迫使張忠謀也要加薪留人。

      經濟學原理告訴我們,公私兩部門的薪資若有水漲船高的間接連結,那是要透過「產品市場」的「乘數作用」而來,亦即軍公教人員加薪會增加他們的薪資所得與消費能力,連帶民間企業面對的市場需求會增加、企業為了增加產品(商品與服務)的生產與供應,於是在勞動市場雇用更多的勞工,這些新增受雇者領到報酬,又會重複原初公部門加薪所觸發的循環效果,反覆在產品市場創造有效需求、刺激總體生產,並在勞動市場增加就業,所累積的效果稱做「乘數」。若是乘數力道夠強,就會造成民間工資上漲的後果。

      如果不健忘的話,2008年底馬英九擔任總統不久,為了緩解「金融海嘯」對台灣經濟的沖擊,也為了挽救自己「六三三」狂言免於跳票,祭出「消費券」的必殺絕招,就是想透過乘數作用,說要讓經濟成長率增加1.68%。結果事與願違,經建會指出:消費券的投入讓政府多舉債$858億,對GDP卻只增加$363億,估計消費券對於經濟成長的貢獻僅約0.28~0.43%,是預期的五分之一左右。這一方面是因為「支出替代率」高達六至七成,即$3,600消費券平均有六成至七成是花費在本來就打算用薪資購買的品項,新增的消費需求只三、四成;另一方面是因為購買的許多是進口品,所得外流,國內不會發生後續乘數作用,以致最終成果不但遠低於預期,甚至根本「不夠本錢」。

      回頭來檢討軍公教加薪的總體作用,甚至會比狂發消費券更不樂觀,因為政府人員原本就不是社會低收入族群,邊際消費傾向更低、支出替代率更高,而且即使增加消費需求,也有更高比率會用於進口商品或境外旅遊服務等等,都會壓抑乘數作用。如果國內有效需求沒有大幅提升,一般企業沒有多賺錢,為何要為員工加薪?

      所以我們回到這篇社論的焦點:賴院長上台後迫不急待地宣布軍公教加薪,很難用經濟常理去解釋,一則政府即使有閒錢,沒有道理急著找個名目把錢花掉;二則即使是正當的名目,也沒有道理畫出一個可望不可及的大餅。但是大家都知道賴神不可能是糊塗人,他以院長身份做的第一個決策也不可能是毫無目的的政策,所以我們不得不「以小人之心、度賴神之腹」,把這次的公部門加薪視為是一種單純的政治操作,獲取經濟效益只是表面包裝而已。更具體地說,賴神真正的動機再簡單不過:討好軍公教。


(台灣公務體系已成為霍布斯 (Thomas Hobbes)著作《利維坦》
Leviathan〉書中所謂的國家巨靈?圖/維基百科)

      就是這樣的領悟,讓我們難免失望與遺憾:如果執政的民進黨內最受推崇的賴神,擔任行政院長要想順利施政,都必須先用安撫籠絡的手段,才能期待官僚體系的配合,那說明了台灣的公部門已經成了霍布斯 (Thomas Hobbes) 所稱的「國家巨靈」(Leviathan),不聽使喚、莫之能禦,那就難怪新政府任何打破既得利益的改革都舉步維艱,甚至招致反撲。16世紀義大利的馬基維利 (Niccolò Machiavelli) 在其名著《君王論》(The Prince) 裡,主張政治領袖應「刻薄寡恩」、「受愛戴不如受敬畏」,不是沒有人性、而是看透人性,因為一般人不是「受恩毋忘」、而是「受恩即忘」,況且「施惠買來的情義不可靠,以高貴的情操獲得的忠誠才堅固」。

      我們期待的賴神,不應該是低頭向官僚妥協、主動向軍公教示好的院長,我們期待的賴神是能展現堅定的意志與清晰的信念,讓公務體系樂意追隨的領袖人物。甚望賴神三思。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