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白丁】中共19大觀察-王岐山到底姓習還是姓江?

中共19大觀察-王岐山到底姓習還是姓江?

文/白丁

 

      王岐山接連高調亮相,尤其是見班農,見李顯龍,令人感覺他的行情已不止是留任常委。到目前為止,至少有3位還算靠譜的大咖——梁京(在RFA)、王軍濤(在《美國之音》)、任松林(在《書齋夜話》),都預測王將出任下屆總理。若非如此,外國政要吃飽了撐著,見一個即將退隱的權臣?

      王當總理,輕易還能找三個理由:一是當此多事之秋,讓王在金融和外交方面一展長才;二是十九大後,習家軍上位,他們都是領了「准貪證」的,紀檢監察要由「之江新軍」(習家軍)自己人來打理;三是王不當總理只能退,讓人聯想到郭文貴的爆料,坐實以貪反貪,習5年的最大政績失色。

      可是,《南華早報》後來又說,從紅二代的內部消息證實,李克強接著當總理,已是板上釘釘。從習核心最大限度操控一切的極權心態說,這也合理。與其用強勢、且內行、且有華爾街背景、且被爆料的王岐山,不如用弱勢、且易掌控、且能安撫團派的李克強,這也是人之常情。


(圖/聯合新聞)

      這兩個相反的動向,to be or not to be,令人感覺習王體制已經變味。你看,習核心正逆水行舟地攬權,操弄X思想(習思想)入黨章,緊急拿下現任局委,逼人效忠,捂嘴封網,拼死維穩。老王卻通過「經請示」的、曖昧的「秘密外交」,展現一種放眼未來、總攬全局的氣象。如果最後不得不讓老王當總理,被老王不動聲色地摘了桃子去,那習總豈不是白忙活了,還說什麽集權?

      從習王體制這個提法,從習王二人從政資歷(1982年,王已進中央書記處農研室任正局級研究員,習才從正定縣副書記起步),王當然不算習家軍。但5年來王一直是習的盟友,借助反貪,幫習攬權,自己也一步步坐大。老王到底是誰的人?擁習的郭文貴、何頻、法輪功等都認定王是江家(江澤民)的代理人。而所有反習的自由派,都暗中希望王岐山自備一格,都暗中關注著習王理念上的差異,希望「千士之諾諾」以外,還有王岐山背書的「一士之諤諤」(任志強),牽制習的極權。確實,放眼望去,中共高層沒有比王岐山更敢縱橫恣肆、特立獨行的了。

      不管中共怎麽疊床架屋,人浮於事,管理中國社會的權力總量,在具體時間內大致是個常量。怎麽分布呢?無非江派、團派、習派。共青團實在是無所事事,在權力體系中逐漸式微,嘍囉們投閒置散,改換門庭,團派將消解於無形,這個趨勢大致已無法逆轉。那就只剩江派和習派。

      其實,所謂的派,很難追索路線-政策-理念意義上的差別,江習彼此的不滿,都不會明說。鄧陳之後,誰都沒有發動路線鬥爭和召開「民主生活會」的權威,只能王不見王,黑箱操作,玩小動作。共產黨以權謀私,越來越墮落,越來越上不得檯面,也是必然。所以,現在的派,主要是門閥宗派,指官員們升遷所循的系統管道,從哪裏獲得的委任、獲得的權力。只要效忠幫主,怎麽用這個權力幹壞事,就是每個官員自己的事,貪腐從來都用不著拉幫結派。很多人有這樣的印象,5年反腐抓出來的7-8萬縣處以上貪官,都是江胡時代提起來的。可是抓這些貪官的官呢,包括習王,不也是江胡時代提起來的嗎?被抓的多,還是沒被抓的多?誰敢說習派沒有貪官?只不過他們是當權派,現在沒人抓得了他們罷了。

      97年老鄧去世,江派經營了近20年,門生故舊,徒子徒孫,遍布中央與地方,深植黨內與軍內,要想汰舊換新,一時之間,談何容易,所以才有5年的反貪。但這個5年7-8萬的節奏,仍不足以把江家黨變成習家黨,所以一根筋的習老大,才要立新規矩,搞獨裁。

      習的優勢在握有現實的生殺予奪的權力,上至老常委,下至黨代表,前有周永康,近有孫政才,誰敢不服,家法伺候。可這麽霸王硬上弓,太赤裸裸了,在一個肥的流油、到處可以權力「尋租」的市場經濟體系中,把共產黨徹底黑社會化,不得人心,違背潮流。尤其是,如我們前面假定的,專制權力的總量是個常數,你之所得,乃我之所失,零和遊戲。有人效忠升官,就有人馬屁拍不過人家升不了官,甚至丟官,因此心生怨懟。正如我們這些年觀察到的,因為習只想作夢不想做事,習核心的班底和統治基礎並沒有迅速壯大,即使通過操弄權力,習家軍佔據要津,成為關鍵少數,仍不足以讓全國姓黨,全黨姓習,反而是質疑習核心壞規矩、反體制的人越來越多,習的內心焦慮和疑神疑鬼,日甚一日,乃至孫政才的「小不敬」都讓他如此氣急敗壞,以空洞的政治罪名拿下,還逼下面表態說不要臉的話。他怕什麽?不是怕政變,是怕同樣的質疑在黨內蔓延。

      所以十九大的焦點是獨裁與反獨裁,破壞體制還是維護體制。最終的結果,最大的可能是某種程度的妥協,平行四邊形的合力;其次的可能是習核心徹底失敗,黯然下台。最不可能的是習近平的目的全部實現,那他就等於隻手打倒共產黨,從黨天下逐步過渡到北韓金家王朝式的家天下。14億人口的國家,8,920萬黨員的大黨,百姓在其中討生活、權貴在其中撈利益的市場化經濟體,「之江新軍」玩的轉嗎?上一次,老毛用文革打翻體制,打倒一大片時,他可不是只靠中央文革,他有億萬人對他的狂熱迷信,有可控制的造反派頭頭,有認罪覆出的老幹部,有絕對忠心的軍隊,還有對外完全封閉的社會環境。這些,習有嗎?民主黨的王軍濤已在呼籲:要準備應付習一意孤行且得逞,中國出現大混亂,被軍管後的革命形勢,要想好具體的「有所作為」。

      在這樣一個背景下,我們問,王岐山姓習還是姓江,不是在乎他的過去,他的「英雄出處」——曾經是經濟改革「四君子」,六四後向老鄧輸誠,江時代大出風頭的能吏,習上位後權傾朝野的九千歲,相反的,我們要說的是,此一時,彼一時,以他的劣跡,以他的精明,當此中共體制將禮崩樂壞,個人的財富名譽、去留榮辱,將決於一會之際,他會選擇助習獨裁,還是選擇保衛鄧江體制?

       我看,王岐山作為貪官嫌疑人,和所有「悶聲發大財」的受益人一樣,他既想保住常委的地位、又想保住鄧江體制。而習是造反派,是篡權者,他傾向於改變當前的財富分配,把社會經濟活動掌控在自己手中,「海航」(海南航空)難保不是下一個「明天系」、「安邦」、或「萬達」。而習的「頂層設計」出來的控制型改革(他要借明年改革40周年的勢頭,大搞),幾乎可以預見會失敗,出現重大經濟滑坡時,找誰作替罪羊?清算誰的「經濟政變」?王岐山絕對是個可能的人選。習的極權取得階段性成功後,習王體制不變調,才是不符合邏輯的。

      剛剛謝幕的中紀委18屆8中全會,習未出席講話,全會公報中也不提習核心——中紀委是監察中央委員會的平行機構,我們也不知道19大還會不會選你當核心。反正按現有政治規矩,沒什麽毛病,只是顯得生分,與前例有別。

      由此,我們要說,王岐山將如何動作,我們不知道。他不至於挑頭反習,他也不甘乖乖退下。他會兩面下注?在一些關鍵表態上陰陽怪調或使些小動作?本文只是提醒大家注意:

      1) 不管他以前曾姓過江,也曾姓過習,在這個節骨眼上,他完全可以姓王。

      2) 不要把沒有路線內容的派系淵源,太當回事。大家都是以權謀私,要有一種時過境遷、物換星移、只以當前態勢和利益分野為參照的動態觀察。有人編劇本說:江(澤民)曾(慶紅)掰了,江王一頭,曾習一頭,從十八大前就開始纏鬥,你當頭炮,我把馬跳,像真的似的。其實,人會變,事情更會變。你只要想一件事:今天最大的政治背景,十九大上將攤牌的獨裁與反獨裁,十八大前這幾位當事人就已經預見到了嗎?——所以,咱還是就事論事,別瞎扯。

 

 

作者簡介

白丁,經過文革洗禮的中國異議人士。曾在上海一所大學教西方經濟學,赴美後轉行做了電腦程式員,現已在美退休,專事政治評論。

白丁在中國「多維新聞網」有一個部落格,叫「大道青天」。

只是他的自由化觀點,常常無法通過「多維網」的審檢,有時被「藏」得很深、偶爾還被刪除。凡有網友關注中國動向、中美關係、及兩岸話題,歡迎上網參考白丁的見解。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