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麻辣鍋 社論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麻辣鍋 社論】【陳師孟】台灣人要認同「雞蛋」還是「高牆」呢?

台灣人要認同「雞蛋」還是「高牆」呢?

文/陳師孟 (2017.11.20)

 

      一個雞蛋砸向一座高牆,我永遠站在雞蛋這邊。是的,不論高牆多對,雞蛋有多錯,我會站在雞蛋這邊;對錯就留待他人、他日、或歷史來決定。如果一位小說家站在高牆那邊,不論理由是什麽,他的作品還有何價值可言?

——錄自村上春樹,「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耶路撒冷,2009.02.27

 

      我愛看小說,尤其愛看政治小說,如果要問我最崇拜哪個作家的話,答案是日本的村上春樹。不過我並不是被他的小說迷上才崇拜他,就拿他的長篇《1Q84》為例,最初是因為書名像有某種政治影射 ─ 難不成是歐威爾《1984》的日本帝國版?讀完三大冊,怎麽都回味不出任何政治意涵,倒像魔幻、又像科幻,有點哲學、加上浪漫,結尾則像是沒有破案的推理小說,如果要給個「亞馬遜」書店的星評,很難給五顆星。好在小說不是我把他當偶像的原因;我永遠不能忘懷的是那篇「永遠站在雞蛋這一邊」,是他2009年「耶路撒冷文學獎」的得獎演說。在以色列部隊才屠殺近千名在加薩 (Gaza) 的巴勒斯坦平民之後,一個受邀的外國人膽敢站在耶路撒冷的領獎台上,對著滿場的以色列人侃侃而談:「一個國家選擇鬆開狗鍊,以舖天蓋地的武力對付脆弱的敵人」,他不會替「高牆」背書、他永遠站在「雞蛋」這邊,否則他的作品「有何價值可言?」

      這樣一個人,就算寫的小說再怎麽難看,也沒什麽可計較了。

      我的意思是,村上春樹「雞蛋與高牆之間」的抉擇所以令人動容,不僅僅是他說會永遠和弱者站在一起 ─ 這一點我們綠營很多人都做得到,更是因為他就站在虎視眈眈的高牆面前開口這樣說,沒有因為主人可能的反應而有所保留,也不耽心以色列政府會對他不利,他只知道一件事:以卵擊石的抗爭儘管毫無勝算,絕對沒有理由旁觀、絕對沒有理由沈默、絕對沒有理由容忍。

      台灣面對中國的霸凌與國際社會的漠視已非一朝一夕,在我們質疑為什麽沒有別人站出來仗義執言之前,應該先問問台灣人自己做了些什麽努力?不要提有多少雞蛋奮不顧身地砸向高牆,就算是遠遠對高牆比出一個中指都只是少數中的少數,更多的人只差沒有對高牆豎起大姆指。在中國國民黨二度執政的期間,馬英九帶頭傾中賣台的作為下,這種認同錯亂還可以理解;但到現在民進黨也已二度執政了,情況依然,就不得不令人痛心。

      尤其上個月中共「十九大」的召開,給了我們一個檢視的機會。習近平一口氣三個半小時的「強國夢」演說,引起許多國際媒體一陣訕笑,在台灣卻激發各式人等的唱和認同。日前台北市商業會的理事長王應傑不是公開說:「商人無祖國,只要有錢賺,商人就會去。中國目前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的經濟體,很多台灣的愚民、賤民沒去過中國,根本不知道中國這30年來的進步。奉勸蔡英文政府不要『去中國化』,要阻止立委提出涉及〈反分裂法〉的修憲案。」另外如政論家孫慶餘認為中共已經不只是「大國崛起」、而且是「強國崛起」,因此就蔡政府方面而言,「接受九二共識」乃是目前台灣唯一的「自處之道」,因為台灣學會「以小事大」、「不去冒犯強者」,才能如《孟子》說的「畏天者,保其國」,否則中國可能會收回對台灣的「善意」。

      王應傑以「賺錢至上」迷惑國人,孫慶餘以「強國崛起」嚇唬國人,至於一般台灣民眾又是如何?「台灣民意基金會」日昨發表的11月民調中,調查了在台灣二十歲以上成年人對蔡英文總統的滿意度,結果有38.6% 贊同蔡英文總統領導國家的方式、9.6% 沒意見、39.8% 的人不表贊同,所以負面意見略高。但該警惕的是,該民調同時再以中國習近平主席為調查對象,這次有29.0% 的人對習近平有好感,39.9% 的人對他沒感覺,19.9% 的人對他有反感。對比之下,不到五成的台灣人對自己國家的領導者表示滿意,但有近七成的台灣人對「匪酋」沒有惡感。近十多年來中國佈署了千餘枚飛彈對準台灣、派遣機艦繞航台灣示威、以總統府作為假想目標演練對台「斬首行動」、封鎖台灣的國際參與、收買台灣的邦交國家、片面更改台灣在「亞銀」的名稱、仿效港澳人民的台胞證卡式化措施、無故拘捕台灣社運人士、強迫「柴可夫斯基獎」主辦當局宣布首獎台灣的曾宇謙來自中國,這種種惡形惡狀,以村上春樹的比喻堪稱是「萬丈高牆」,任何有正義感的人絕不能容忍。結果呢?大部份台灣人民卻顯示「無感」、甚至「好感」,習匪居然比小英的「人緣」還要好。或許台灣的「賤民」與「愚民」真的不在少數?

      但我們認為,對這種情況,蔡總統本人也需要負相當責任。她選前與選後至少兩次公開表示「認同無罪」,對台灣社會傳達出一種息事寧人的態度。用她自己的話說:

對立的時代應該結束,這一代的人不應該再為他們的個人認同,彼此爭論、攻擊;沒有人需要為自己的認同自責。

      有可能蔡總統是在呼應稍早柯文哲選台北市長時的白色夢囈:

藍綠對立,造成整個台灣社會的內耗,我們要超越藍綠,推倒意識型態對立而豎起的冰冷高牆。白色代表純潔以及無限的想像,追求的是公平正義。

      如果我們沒有誤解的話,小英和柯P是認為台灣社會的衝突對立,主要出於國家認同或意識型態上南轅北轍,所以呼籲大家放棄各自的意識型態、尊重他人的國家認同,對立、內耗自然而然就消失。我們認為這種「自然療法」是典型的「把嬰兒隨洗澡水一起倒掉」,避談意識型態不是純潔,是天真,多元國家認同不是公平、是鄉愿。國家認同又不是「阿公阿嬤、煮鹹煮正」之爭,隨人高興就好,國家認同的爭議事關全體國人的命運,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嗎?支持獨裁政權,不需要自責嗎?認賊作父、為匪作倀,不應當譴責嗎?在台北街頭遍插匪幫五星旗,嗆聲的路人反而被追打,警察則裝聾作啞,合理嗎?國家領導菁英不但不知啟發人民正確的國家觀念,反而率先不問是非、鼓吹各說各話,豈能不自食惡果?豈能激勵台灣人民學習村上春樹,堅持人性基本尊嚴與普世價值,誓言永遠站在霸權的對立面,即使站在霸權面前依然挺直。

      每每見到國際媒體上,一些外國人對中國霸凌台灣表達同情之意,讓我們感受到「德不孤必有鄰」;但近來有不少外媒的評論報導在支持之餘,可以讀出一絲不解與不耐,因為台灣對中國的畏首畏尾,讓人家有「恨鐵不成鋼」或甚至「熱臉貼冷屁股」的感受。例如前些時川普總統亞洲訪問期間,台灣好像深怕「川蔡電話」的記憶猶存,會引起中國把統一台灣當做「川習會」的議題,又擔心川普會投其所好出賣台灣,所以台灣官方外交人士被形容「在躲避鎂光燈」(“shies from spotlight”),當其他亞洲國家都在極力設法引起川普的注意時,台灣卻瑟縮在陰暗角落自哀自怨。另一篇報導勸告蔡政府 ─ 特別是外交部長李大維 ─ 不能「呆呆坐視」(“sit idly by”) 中國向美方施壓,到現在還夢想苦苦哀求之下,中國就會賞給平起平坐的恩賜,其實再等下去,也只是更多的「受辱與受傷」(“insults and injuries”)。更有人主張台灣也應該提出台灣版的「六個任何」(“six anys”),強力回擊習近平的版本。

      台灣固然不必學美國國務卿提勒森,在中共「十九大」同日嚴厲批評中共,表示「雖然美國尋求與中國的建設性關係,但面對中國挑戰國際規範與秩序、破壞鄰國主權,不利美國與盟友,我們不會退縮。」但台灣也沒有理由在高牆的陰影下連話都不敢說。「川蔡電話」不是我們詐騙而來,如果中國不爽,去他的!我們何必像小偷僥倖得手似的,再也不敢嘗試?美國依「台灣關係法」軍售台灣,是美國對台灣人民做的承諾,如果中國要反對,先答應放棄武力犯台;台灣要爭取參與國際事務是我們應有的權利,如果中國要收買台灣盟邦,請便!「亞東關係協會」更名為「台灣日本關係協會」是日本主動表態的,中國越是生氣,我們越是要設法在其他國家複製,…。總之,台灣在外交上的努力都應該顯得理直氣壯、任何成果都是應得的,「會招惹中國」不應該成為苟且偷安的藉口。


(1989年柏林圍牆倒塌紀錄,圖/Tweeter by Mark Bergfeld
)

      中國這堵高牆是台灣必須面對的現實,就像當年的柏林圍牆,是西方民主陣營必須面對的現實。柏林圍牆最後倒塌了,不是因為投奔自由的人被嚇阻了,圍牆不再有需要,而是圍牆最後無法扺擋砸來的雞蛋,導致圍牆與興建圍牆的東德共黨政權,一起走入歷史的掩埋場。

      台灣人要認同「雞蛋」還是「高牆」呢?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