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蔡嘉凌】在奈良尋找一隻豬

在奈良尋找一隻豬

文/蔡嘉凌

 

      在奈良旅行的時候,先生與我一直在尋找一隻豬,因為我們要送一位長輩「豬」禮物。為什麼是豬呢?

      英國前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1874~1965)曾說過:「狗景仰你;貓瞧不起你。而豬,它會看著你的眼,平等看待你。」(Dogs look up to you, cats look down on you. Give me a pig. He just looks you in the eye and treats you as an equal.)

      這位長輩,喜歡這種不卑不亢、視眾生平等的人生態度,於是收藏了有關豬的東西。自然地,我們就想買個來自奈良的豬送他。可是,奈良可是個「鹿」城哪,想在這城裡尋找「豬」,根本就像緣木求魚。不過,不找看看,可是連機會都放棄了,不是嗎?

      眼看就要踏上歸程,我們就是找不到一隻值得收藏的豬,直到最後的向晚,在回旅店的路上,於人車繁忙的十字路口前,先生驚見斜對街有家叫作「貓頭鷹、貓和豬」的店,兩人欣喜若狂地衝到對街,輕輕拉開了門,走了進去。

      豬、豬、豬⋯⋯有好多的豬!這樣難得的機會,先生與我看得很仔細,一個都不想錯過,我們要挑一個最特別的豬當禮物。

      「啊!就是這個了!」先生與我同時看上一個非常有意思的DIY設計。那是一塊木片,上面有身體的各部分,取下後組合起來,就成了3D動物造型,所以,收禮者會有一個手做的趣味過程,將豬「拼逗」出來。一想到這位長輩一定會喜歡這隻豬,我的心都雀躍了起來。

      不料,貓、貓、貓⋯⋯我們一片一片翻找,就是找不到一套豬的逗片本。我的擔心也隨之高升:「老闆有存貨嗎?」老闆非常客氣而抱歉地說:「沒有。」沒有!!!那可是最好的禮物啊,怎麼能夠沒貨了呢?唉,能怎麼辦呢?只有繼續尋找,才可能找到美麗的希望。

      忽然,換老闆開心地「啊!」不知何時,老闆拿出一個巨大的箱子,在裡頭,他找到一套豬的逗片本。他不斷地向我們說抱歉,並將逗片本遞給我們。不只我的心情從谷底翻飛到天外,我也想起柯一正導演在《買鞋記》裡的理香。這應該不是巧合,盡本份工作,努力滿足顧客的需求,一定是日本人的工作態度。

      於是,老闆不斷地抱歉,我們則不停地道謝。不過,我與先生犯了個錯。一直以來,不論人在世界的哪個角落,買東西的時候,我們一定先看看是哪裡製造的,只要是中國製,就放下不買。理由很簡單,一個以千餘顆飛彈對準台灣的國家,如此仇視台灣,怎麼還能夠花錢買中國製的東西,難道要「貢獻」銀兩讓他們再多製造點飛彈對著我們?更不用提,那些中國製的東西,不論是吃的或用的,不知道已經傷害或毒害了多少人與動物,想活久一點的人,絕對不會想買中國貨。

      只是,非常非常地無奈,也深感挫折和氣憤,現實的世界有時候就是難以全然堅持自己的原則,一些東西任我們如何努力找尋,就是找不到非中國製,像是電腦、滑鼠、微波爐等等。

      是的,那隻逗片豬,就是中國製。任憑我們有多愛它的創意和趣味,不能買也不會買。於是一股焦慮感狂烈來襲,慢慢淹至我的嘴鼻,人家老闆可是看到我們失望滿面,所以才努力找出最後的存貨。現在,我們可以不買嗎?

      不過,焦慮歸焦慮,好好找到另一個非中國製的豬,也非常重要。最後終於找到了一個日本製的粉紅豬杯子,秀氣可愛,典型的日本氣質。拿著杯子和逗片本,我們走向老闆,我說:「對不起,我們不能買這個逗片本,因為它是中國製。我是台灣人,不買中國製的東西。」

      或許是道歉和感謝夠真誠,亦可能中國給予世人的負面印象太強烈,所以縱然我不會說日文,他們不擅於用英文溝通,但以「台灣人、中國製」等英文字詞短句再加上手勢和鞠躬,就在他們的諒解中放下尷尬的抱歉感。

       走出小店,我忽然想起許多台灣人常以「狗去豬來」述說二戰後台灣的悲情歷史。若根據邱吉爾所言的「豬平視眾生」,以及研究顯示豬其實聰明又愛乾淨,那麼,「狗去豬來」或許對豬是誤解而錯用了。另一方面,許多中國人,尤其是中國共產黨,可從沒看人待人平等過,而在我們居住的紐約,每一個中國人社區幾乎都是那般難以想像的噁心髒亂。

      沉重了,是心緒,也是手提著的禮物。看著天邊沉甸甸的烏雲,嗯,最好趕快回到旅店。

 

 

姓名:蔡嘉凌

花蓮人,東吳大學歷史學系與社會工作學系畢業。曾任友緣基金會之附屬兒童托育中心老師,台北市立婦幼醫院兒童心智科社工。婚後和先生住在紐約,曾任 Reach Out and Read 之在醫療診所候診室陪孩子讀書的志工,因此之緣,成了  AmeriCorps 的社區志工,進入幫助弱勢新移民家庭的 Even Start Program,擔任家訪員。現在是很喜歡寫作的全職家庭主婦。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