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白丁】如此「初心」豈不是一開始就沒安好心?

如此「初心」豈不是一開始就沒安好心?

文/白丁

 

      入冬的北京,天氣晴好,寒風凜冽,空氣質量大大改觀,但兩件事卻在人們心頭蒙上了另一種霧霾。一件是「紅黃藍幼兒園」虐童事件,一件是北京市借一起火災驅趕「低端人口」。前一件事的後續依次展開,按下不表。後一件事涉及政府施政中的等級制度,是階級壓迫,更應引起人們對生活於其中、浸潤於其中的專制制度、專制文化的反思。

      北京現在流傳的段子說:低端人口見面時問:找到地方住了嗎?中端人口見面時問:孩子沒事吧?高端人口見面時問:紀委沒找你吧?19大團結腐敗的大會剛閉幕,社會各階層就彌漫在普遍的擾攘不寧之中,而且都集中在「三非局委」蔡奇坐鎮的中樞北京(編按:『三非』意指上屆非中央委員、非候補中央委員、非中紀委委員的官員,跳級進中央政治局)。此時,在「8個定位」之外,還要強推全國張貼「偉大領袖」的畫像,是不是有點太諷刺?習家班的政治局都不得不叫停「效忠比賽」,可見既不能讓人愛戴,又不能讓人畏懼,是件多尷尬、多無奈的事。人心像空氣,你沒法和它搏鬥;你拍得再肉麻,政治局就那20來把交椅,不是每個馬屁精都有份的。沒得手的馬屁精,將是何種心情?大概暗中使壞比再接再厲的可能性更大。

      白丁上次說,習的新時代是中共高層的共謀,如果習家班領了老大旨意,在共謀之外還要加碼,那些退位大佬也有陰招,讓你知難而退。注意:大佬並沒有失控。現在能進中委、中紀委的省部級高官,90%都是江胡時代提起來的,都經歷過全黨腐敗的洗禮,都願意接著腐敗下去,這是全黨一心,站在大佬這一邊。

      習老大沒做成過什麽業績,也沒有大家能聽明白的獨到思想,所以越是位高權重,內心越沒有安全感:臥槽,我這麽瞎混都混成了最高統帥、偉大領袖,中國之大、中國人之易於擺布,該有多少潛在的野心家啊。但問題是你越想成為毛,越想有絕對的安全感,那全黨就越沒有安全感。為什麽?權貴資本主義已經沒法搞階級鬥爭、搞群眾運動了,個人迷信只能通過「從嚴治黨」和「荼毒百姓」來樹威。如果連魯煒(前中共網路大總管)這樣忠誠的狗都可以為了樹威而隨手拋棄,誰還有安全感?忠誠還有什麽用?於是各種變著花樣的「高級黑」,懶政怠工加上無恥吹捧,紛至沓來,讓你做不成事還抓不住把柄;你威望越低,越沒安全感,越想修理下面,越違背黨心,成了惡性循環。還記得我上次給大家開竅嗎?邏輯是一樣的:中美軍力對比不取決於你偷到了什麽(技術),而取決於你沒偷到什麽。對習老大的個人崇拜,不取決於他抓出來多少老虎,而取決於他沒抓出來、甚至抓不出來的老虎,取決於黨內無數喚不醒在假寐狀態的「藏龍臥虎」。

      主子的焦慮激勵了奴才的賣力表演,他們打不了老虎,就荼毒百姓,才有了北京運動式驅趕低端人口,5天內清理外地戶口的租房合約,逾期斷水斷氣停電。零下5° 的夜晚,外地民工、北漂,只能摯婦攜子,露宿街頭。北京的做法跨越了社會的共同底線,除了「公知」出來為弱勢人群發聲,網上「大毛左」司馬南都出來為外地人求情,事情走向反面。據統計,19大報告中,203次提到人民;口惠而實不至也罷了,現在公然壓迫人民,你還想人家崇拜你?


(習近平率領政治局全體常委的『初心之旅』)

      19大後,習帶著新常委,勞師動眾,跑到上海「一大」會址表演入黨宣誓,以示「不忘初心」。其實根據「一大」代表陳公博留下的文獻,當時的初心,就是一句話:「一切服從共產國際,當好帶路黨。」

      「初心」這個概念,在紅一代是沒有的。參加革命的人各有各的初心,有想混飽肚子的、有逃婚的、有想見識廣闊天地的、有想出人頭地混出個人樣的、有想學點本事將來回老家報仇的。革命勝利了,更不好意思吹,能活到今天,已是萬幸,再他媽裝大尾巴狼,對不起倒下的戰友啊。只有到我們文革紅衛兵這一代,統一受的是革命傳統教育,才有「初心」這一說。

      文革後,我的前岳父有個老鄉,以前是蘇州軍分區司令,有次他跑來吹牛,說:抗戰時,我們沒吃的了,隊伍要散架,只好尋摸端個炮樓(編按:對日抗戰時摧毀日軍的炮樓),補充給養(軍中物資)。後來鬼子偽軍也學乖了,乾脆把給養留在哪個偽「保長」家,省得打仗了;你們新四軍不作興搶老百姓,我們就替你搶了,給你放在這兒。反正戰爭該停時就會停,咱們犯不著玩命拼命。

      老鄧參觀「遵義會議」舊址時說,他長征時就三個字:「跟著走」。當縣委書記的根據地丟了,印《紅星報》的機器過湘江時也扔了,不是只能跟著走嗎?掉了隊,被反動派或少數民族抓了去還罷了,被野獸吃了或凍餒而死才不值呢。後來《長征組歌》唱著「革命理想高於天」,那是演繹出來的,當時先得活下來才是第一位的。

      那從《華嚴經》發明「初心」這個概念的習老大,他的初心是什麽呢?他從來都不肯明說。保住紅色江山?這個意思可以有。不忘流血犧牲繼承革命傳統?那怎麽把以權謀私的作為「正當化」呢?當年老毛有一段語錄,每個紅衛兵都會背:「無數革命先烈,為了人民的利益犧牲了他們的生命,使我們每個活著的人,想起他們就心裏難過,難道我們還有什麽個人利益或錯誤、缺點,不能犧牲嗎?」習從未提過這句,他的初心和老一代的奮鬥犧牲其實沒有關係,最大的可能是,他在提醒貪官們,你們可想清楚,你們當時為什麽要入黨做官;沒有大局意識、核心意識,你們以權謀私的初心就將付之東流。


(電影
《饑餓遊戲》,總統史諾)

      有部美國電影《饑餓遊戲》(Hunger Game),說的是一個虛構專制國家「施惠國」(Panem)的故事,這個「施惠國」有一個只住高端人口的「都城」(Capitol),周圍是13個被控制、被奴役的「行政區」(districts)。習近平和獐頭鼠目的蔡奇,是想把中國建成一個「施惠國」式的專制國家嗎?從這次社會危機中他們表現出來的初心,證明他們從一開始就沒安好心。

      習的反人民的新時代,也將是人民反抗暴政的新時代。

 

 

作者簡介

白丁,經過文革洗禮的中國異議人士。曾在上海一所大學教西方經濟學,赴美後轉行做了電腦程式員,現已在美退休,專事政治評論。

白丁在中國「多維新聞網」有一個部落格,叫「大道青天」。

只是他的自由化觀點,常常無法通過「多維網」的審檢,有時被「藏」得很深、偶爾還被刪除。凡有網友關注中國動向、中美關係、及兩岸話題,歡迎上網參考白丁的見解。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