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王泰澤】《台灣:恫嚇下的民主進展》譯作十年前後

《台灣:恫嚇下的民主進展》譯作十年前後

文/王泰澤

 

原著:《Taiwan: The Threatened Democracyby Bruce Hershensohn, World Ahead Publishing(2006)

譯作:《台灣:恫嚇下的民主進展》譯者 王泰澤、張喜久,前衛出版社(2007)

 
(原著與譯著封面,作者提供)

十年前(2007):

      得知此書,全是天意。十年前,2007 年 3 月,從台灣回來美國,因為時差,幾晚沒睡,大清晨看電視,電視台轉換到 C-SPAN,意外看到〈書評〉節目,預告的書名是很醒目的 Taiwan: The Threatened Democracy。作者 Bruce Herschensohn (以下簡稱賀教授)在位於 Yorba Linda, California, 的尼克森總統圖書館大禮堂演講,介紹他的新書。我雖時差未眠,卻聽得入神。他只用三十分鐘的時間,對台灣二次大戰前後的國內、國際情況,分析得深邃透徹,入情入理。他對美國過份討好中國的模糊「一中原則」,批判美國向中國「叩頭」。演講的結論是,他「希望有一天,美國不僅要接受,且應鼓勵在世界各國中,增列一個名叫『台灣共和國』的新國家」。

      二、三天後,賀教授精闢的演講,言猶在耳,久久不去,我就買書來看。得知作者是美國加州 Pepperdine University 公共政策學院的教授。他曾在尼克森、雷根總統時代進出白宮,對國務院的國際外交政策運作,知之甚詳。我決定翻譯這本書的主要原因是,他在書中說了一句話,深得我心。對台灣的願景,他勸解說:「爭取沒有和平的自由,仍然存有和平的希望;爭取沒有自由的和平,投降就好」。並且,他舉證馬英九的國民黨,是中國對台政策的代言人,一一列舉兩者政策的相似點。書中也有章節,列出香港 1997 年回歸中國「一國兩制」後,到 2006 年此書出版時,九年間在香港發生的109 項政治事件,預言香港在中共威權統治下,來日堪憂。

      因為這場演講在尼克森圖書館舉行,我就從圖書館的官方網站「尋人」。午前寫信,午後就收到賀教授的回音。他並未先探問我是何方人物,信中就滿口答應我可翻譯他的書。繼而兩方出版社簽訂契約,翻譯工作就正式啟動。牽手是我的英文活字典,參與翻譯,互相訂正,二人推敲幾回,書名決定《台灣:恫嚇下的民主進展》。半年後趕上 2007 年馬英九和謝長廷競選總統大選前,由台北前衛出版社出版。

十年期間(2006 -2017):

      翻譯書出版兩年後,我們才有機會和心儀已久的原作者賀教授在洛杉磯好萊塢一家舒適的餐館見面。我告訴他說,假如我把我的中文譯本翻譯成英文,一定比他的英文原著還完整。他笑翻天,稱讚我:「That’s a good one! 」(這個笑話說得好!)


(相見歡:Bruce Hershensohn 與譯者〔左二、三〕)

      台灣、香港十年後,中共的政治干預有增無減。可見賀教授身為外國人,旁觀者清,對台灣和香港的政治處境,比大多數的本地人看得更清楚。

      在香港,照他對共產威權統治本質的瞭解,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香港特區政府正式成立後,北京允諾的「一國兩制」訂約,形同廢紙(香港回歸「祖國」後,反抗中共獨裁,一連串民憤大事記,網路報導甚詳,此不贅述)。

      台灣又是如何?賀教授十年前在《台灣:恫嚇下的民主進展》中明言,馬英九國民黨的政策和中國政策相似,馬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台政策的代言人。接著 2008 年馬當選總統,延續親中政策。八年後,2016 年政黨輪替,輪由民進黨執政。民進黨片面標榜「中華民國是台灣,台灣是中華民國」政府的蔡英文總統,依照中華民國的憲法體制所行政策,在中國面前,依然自我設限(或引賀教授所言「投降就好」),叫不出自己的國名,舉不起自己的國旗,在在顯示蔡主席領導下的民進黨,雖贏得政黨輪替,卻換湯不換藥,和前任執政的國民黨政府沒有兩樣,同是中國「取締中華民國國名、國旗」政策的推行者。(敵人說你/妳的國家不存在,你/妳心甘情願,自己人說我們/娥們的國家不存在,你/妳卻搥心盛怒 — 天下那可有這種吃裡扒外的民選公僕?)

      賀教授是以自己的理念與認知,無條件主張台灣應該獨立。他鼓勵台獨的信念如上所述,再強調一次:「爭取沒有和平的自由,仍然存有和平的希望;爭取沒有自由的和平,投降就好」。台美政壇,前後有些比較:資深共和黨員賀教授,2007 年當面建議陳水扁總統宣佈 10 月 25 日為台灣獨立紀念日(見譯書封面)。不像十年後,2017 年,曾任美國前副總統錢尼的國安顧問,正在參選愛達荷州副州長的共和黨員葉望輝 (Stephen Yates)再三強調地說 「. . . 他不是要試圖告訴台灣人民,什麼可以做、什麼不可以做;. . . 他的意思是,. . . 當台灣在思考要怎麼做時,必須先做好自立自強的準備 。他並認為在『政治空間、經濟空間』,〔台灣〕 六都應該從〔美國〕州政府層級建立關係,打好基礎,. . . 如果他順利當選,勢必對促進台美關係,能有更多施力點。」葉望輝尊重台獨,卻建議這關乎「國際」層面的台獨途徑,要從美國國內次層州政府「促進台美關係」,並特地提醒台灣人「必須先做好自立自強的準備」。

      台灣獨立建國前途,內憂外患,台灣人當然知道「必須先做好自立自強的準備」。台灣處於中國霸權的「商」攻引誘下,賀教授主張「台獨」,置身「獨內」,他的「自由、和平」理想,是普世價值,可以激發台灣人的崇高獨立意識。自賀教授以後,這十年來不乏有親台的美國政治人物或學者,都以葉望輝一樣的態度,來對待台獨問題。雖謂「務實」,其實「曖昧、模糊」;雖尊重「台獨」,卻置身「獨外」,他的「政治空間、經濟空間」沿巡「美國州政府」台獨途徑理想,缺乏普世價值,容易渙散台灣自主民心,誤導台灣商人可以「先賺錢、後建國」的懶散意識。

      義大利十三、四世紀之交,詩人、哲學家但丁(Dante Arighieri, 1265-1321)有句名言:「陰間最灼熱的地獄,常保留給那些在道德認同危機中,保持事不關己的人」。


(但丁與灼熱地獄,擷自網路

      我和賀教授書信往返的過程中,得知他是一位信奉天賦人權,對民主自由毫不妥協的學者,是一位在「道德認同危機中」,必定選邊站的人。我在政治理念上選「邊」站,我的「對邊」是所有只享受自己所屬團體的「權威『利息』」,而自己少有「才能『本金』」貢獻社會的人。公器私用,違背程序,自由心證,論人是非,是社會弊病。社會上不少光喊民主,而自己卻過違反民主生活的假冒貨色。在涉及公務上,我對這些人,嫉惡如仇。

      十年來學得以上的理念,是我認識 Bruce Hershensohn 教授和研讀他的著作之後的收益。

 

 

作者簡介:王泰澤

化學博士,旅美退休教授,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美國木雕協會會員。現職:University of Cincinnati OLLI 松年學院〈台灣歷史〉主持人。著有《母語踏腳行 — Taiwanese Language: An Acoustical Journey》(前衛 2004);譯作《恫嚇下的民主進展》(同翻譯者: 張喜久, 前衛 2007;原著作者 Bruce Herschensohn)。閒餘專事寫作、雕塑。座右銘:人事紛爭難解,全錯在忽略起始簡易頭一步;決不公器私用,決不違背程序正義。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