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諾巴弟】我的十六日靜坐隨想

我的十六日靜坐隨想

文/諾巴弟

十一月八日,星期三,「落實民主、補正公投法」接力禁食行動第二階段第一天。望著年近八十,首日擔任禁食者張國龍教授的背影,腦海裡浮現「滄海桑田」這四個字……現在的執政黨,是追求民主的台灣人自黨外戒嚴時期努力拼搏,一路細心呵護,傾注畢生疼愛如寶貝,期望台灣民主建國之路終能開花結果的本土政黨。如今,舊威權下台了,而這個台灣人「看著長大」的本土政黨,已壯大成完全執政的大黨,但它竟然也成了年邁的自己必須兩度坐在寒風中表達訴求的政黨!如同一個畢生守護家園的老父親,在子女終於成長茁壯之後,竟還得三番兩次向自己養大的子女祈求恩賜一些自由空間一般,情何以堪!

      十一月九日,星期四,靜坐第二天。時節正值深秋,帳篷內靜坐,午後正被瞌睡蟲襲擊的當下,目光突然被秋風吹進帳篷內的小葉欖仁落葉吸引,索性拿起相機,蹲低姿勢拍了幾張以枯葉為主題畫面的相片,原本嚴肅的靜坐場域,剎那間在腦海裡成了美麗的日劇場景。正所謂秋風掃落葉,幾陣强風掃過,小葉欖仁葉落滿地,濃濃秋意之中靜坐,也是一種浪漫。

      十一月十日,星期五,靜坐第三天。因為擔任攝影志工,為方便隨時捕捉鏡頭,所以擁有自由走動的「特權」。此外,靜坐、拍照之餘,在人力不足的情況下,也會串場在服務台「坐檯」。今天突然聞到一股花朵清香,四周查看後,才知道後方的藝文公園角落,有棵高大的玉蘭樹,此時正逢玉蘭花開的季節,濃郁的花香成了我們在車水馬龍都會鬧區靜坐的小確幸,品味芬芳的同時,想起林先生曾經對志工們說過的一段話:「我們不拿旗子、不拿牌子,那些東西我們都不要,因為,我們是要去傳達我們的理念,我們要讓大家知道我們的事,第一個就是要先尊重對方,咱是一蕊花,在這裡發出香味,要來聞的就來,看到的人會開心,這樣才是我們成功的地方。」

      十一月十一日,星期六,靜坐第四天。告假回宜蘭家中,處裡許多大小雜事,人在家中坐,心卻時時掛念著靜坐現場的夥伴們,三不五時拿起手機,希望能透過群組上的訊息隨時了解現場狀況。

      十一月十二日,星期日,靜坐第五天。今晚輪值大夜班(暗光鳥),十一點到場交班即可,我卻迫不及待八點多便到現場,就如同今年四五月份首次接力禁食時的心情一樣,在十字路口望向彼端,入夜後靜坐區內、微弱燈光下的志工,氣氛顯得如此寧靜、平和、溫暖,心裡再度生起一股「回到家」的親切感。

      既然到了,為讓辛苦多日的恆信能夠早些休息,我從九點的「夜貓」班便開始值勤,晚些,搭檔暗班的另一隻暗光鳥藍心也到了!看她原本瘦弱的身軀,期間每日到場靜坐,也真是辛苦她了!本來就已經佈滿厚重烏雲的天空,午夜,終於下雨了,就這樣,忽大忽小下了一整晚。

      徹夜雨水,讓宣洩不及的人行道幾乎成了一條河,遮風避雨的帳篷,在夜裡彷彿成了一座載浮載沉的水上玻璃屋,遠看,也像是一盞飄落在夜雨都會的孤寂天燈。 迷濛、夢幻、淒美,還有些微感傷。黑暗之中,我們靜靜等待天光。

      十一月十三日,星期一,靜坐第六天。一夜雨水,讓人行道幾乎「水流成河」,天亮之後,積水退去,雨水洗靜大地,人間,一切如常。

      儘管一夜未眠,卻不怎麼覺得累,一方面早上時段靜坐區內人數稍少需人力,一方面也是為了等拍攝十點禁食者交接儀式,故決定多停留一點時間。坐在服務台看著一早便開始忙碌的台北市區,望向帳篷內從凌晨開始靜坐到天明的志工們晨光中的側影,腦海裡想起曾經在某處讀過的一段話:

「歷史的事實告訴我們,對自己的世界關心多少,就配生活在什麼樣的世界。只是,靜坐著期待當權者拿出誠意與實現承諾,卻是讓人感覺遙遙無期,難以想像的。」

      不知道位在對街十樓的黨務高層,你們是否曾經透過百葉窗簾的縫隙,看向對面靜坐著等待你們善意回應的我們?我們不是無理取鬧,更無心找麻煩,我們只是期望你們成為一個勇於承擔的執政黨,民意是你的後盾,一部健全的《公投法》是民主國家展現直接民權的偉大表現,更是捍衛國家面對外患的安全保障!更何況,我們只不過是希望你們實現自己選前、乃至今年五月份至今,上自總統下至立委,眾口一致的承諾而已啊!

      十一月十四日,星期二,靜坐第七天。今天擔任禁食者的是明良大哥和淑珍姐,說起明良大哥,大家對他可是敬重有加,安靜不多話的他,在行踏時總是第一個舉手、主動擔任發傳單志工,而他發傳單時,謙卑有禮又有耐心的姿態,更總是我鏡頭下的最佳男主角。曾經在某次行踏結束後寄照片給他,並說出我對他的尊敬時,他回我的一段話:「我感到行銷好的產品(傳單內容非常務實,補正公投法,修改憲法。)要:『1、面帶微笑。2、彎得下腰。3、不怕拒絕。』的思維去面對,必有成果。總之,為台灣打拼,是一種幸福。大家加油!您辛苦了!」

      明良大哥!謝謝您!

      十一月十五日,星期三,靜坐第八天。今天是星期三,照例的,又是民進黨每週召開中常會的日子,小英主席要上樓開會,因為如此,大觀自救會的陳情人士已早早在黨部大樓樓下卡位。於是,中午以前安全人員就已經將黨部大樓周遭交織出一個安全防護網,中午過後,黑頭車一輛接一輛載著穿著西裝筆挺的黨政高層陸續進入大樓。這樣的畫面從上一次禁食的時候開始,便成了每逢周三便準時上演的戲碼。只是今天陳抗似乎早早便結束,對照陳情者的人單力薄,大陣仗的安全維護,顯得有點小題大作。不論對街是什麼風景,欖仁樹下靜坐的我們,依舊靜默無聲。稍後,在黑頭車來來去去之間,突然看見小英總統搖下車窗,向我們揮手致意,我緊急拿起手機狂按幾個「歷史」鏡頭,從第一次禁食到第二階段至今,這是她第一次向我們做出的「直接」回應,有志工為此感到興奮,也跟她揮手回應,我心裡卻想著,她這是在釋出「沒問題啦!公投法補正年底一定會過。」的善意訊息?還是,又只是個政治人物一向喜愛展現親民的「肢體語言秀」?

      小英總統,坐在寒風中禁食的長輩們,都是您、以及民進黨長期以來投身各種選舉最忠實的支持者,我們靜坐在此,只為台灣民主不為個人私利,為何您不能直接走向我們,並且正式告知說明:「一定兌現年底前通過公投法補正的承諾」呢?請您不要讓我們失望!

      十一月十六日,星期四,靜坐第九天。擔任攝影志工,每天處在同樣的方寸之間、差不多同樣的一群人、也差不多同樣的日出日落,如果不想些新花樣,其實是會開始有些乏味,於是乎,白天、黑夜、晴天、雨天、遠拍、近拍、上拍、下拍、裡面拍、外面拍,不只拍人、拍鳥,連狗也拍!除了附近遛狗人們早晚牽出來散步的寶貝之外,入夜後出來溜達的流浪狗兒也成了我的拍攝主角,看到牠們,我總是會想念起家中的小犬八弟。狗兒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這些毛小孩為什麼會以公園為家?是被遺棄了?還是走失了?又想起多年曾經看過一部以流浪動物為主題的紀錄片,片中一句話「牠們曾經也有過名字,只是現在不再有人喊牠,而這個名字也已經沒人知道。」心頭不禁一陣酸。

      十一月十七日,星期五,靜坐第十天。掛念著在加護病房的志工萬順兄,心疼在醫院跟靜坐區之間兩頭跑的呂姐……老天爺,求求您,護佑這群默默一直在為台灣民主努力付出的人,讓他們能夠平安度過任何考驗與困厄。

      接近傍晚,三位牽著愛犬散步的婦女及小孩從旁經過,看了看帳篷中靜坐的志工,孩子好奇問大人說:「他們在幹嘛啊?」其中一位看似阿嬤的婦女立即回說:「他們吃飽沒事幹!」其實,這樣的反應,我們早就看多了,只是心裡還是很想跟她說:「這位阿姨,我一點都不閒,我忙得很,我還有很多貸款要還、展覽進度一直拖後、家裡雜草叢生的菜園等著我除草翻土栽種菜苗,如果不是為了你手裡牽著的孫子、他們能夠有個更民主的未來,這個時候我應該跟妳一樣,牽著愛犬在夕陽的鄉間漫步……」我同時想起上次禁食時的另一個例子,一位同樣抱著孩子的父親經過靜坐的我們,在路口等綠燈時,孩子也是好奇的問父親:「他們在做甚麼呢?」不同的是,這位父親跟孩子說:「他們在表達他們的想法啊!」我想,那位阿嬤錯過了給孩子上一堂民主教育最好的機會了!

      「吃飽太閒」是我認為非常輕蔑的用語,它不只否定一個人的努力,更汙衊一個人的理念!奉勸大家千萬莫亂用!

      十一月十八日,星期六,靜坐第十一天。今天再次請假回家,不是為了休息,而是為了趕快整理十天來拍攝的上千張照片。因為記憶卡已滿,照片得下載到電腦才能繼續拍攝,此外,也迫不及待想將拍攝的精彩鏡頭分享給志工們,讓大家珍藏自己參與這場民主進程重要一刻的畫面。

      從行踏到靜坐,我一直很珍惜每一次的拍攝,對我來說,隨行攝影早已超越「記錄」的原始目的,經過無數次的跟拍訓練後,我覺得自己越來越接近「用影像說話」的理想了,除了記錄夥伴們的辛苦行踏之外,還有對國家、對土地、對人類的愛,當然,偶爾也有隱含對現實狀況感到力不從心的無奈,只是,多少人可以領受到我的意圖就不得知了!對我個人而言,它如同創作,是個必須兼顧視覺美感與內在意涵的藝術表現,比起必須賴以謀生而變得壓力沉重的畫畫,攝影是個目的相對更單純、心情更喜悅的工作,我非常享受這個工作,也感謝人民作主提供給我這個機會學習!

      十一月十九日,星期日,靜坐第十二天。原本被排在21日擔任領隊的我,因為麗蓉姐昨天擔任禁食者,今天必須休息,所以臨危受命跟她對調,提前到今天掛上領隊臂章。早在行動之前,心裡就幻想著,到我擔任領隊那一天,我可以正式跟志工們報告一則喜訊:「公投法補正一案,今天已在立法院三讀通過……」看來,我真是癡人說夢!

      今天,除了擔任領隊,我也還是攝影志工,因為知道自己一坐定就會打瞌睡,所以還是不時起身拍攝幾張現場畫面,並立刻上傳群組好讓沒在現場的志工們即時掌握現場狀況,但是今天狀況有些不同,恆信跟我說:「身為領隊,是整個隊伍的『模範』,應該在靜坐位置上端正坐好,不宜走來走去。」被他這麼一說,當下覺得很慚愧,馬上收起相機,進入帳篷內坐定,並提醒自己注意形象不能打瞌睡。感謝恆信好兄弟的激勵,我一坐下便是一個半鐘頭,而且還戰勝瞌睡蟲!

      十一月二十日,星期一,靜坐第十三天。從帳棚外凝視塑膠布內打坐姿態中的宗德師父,我想起弘一法師那句:「念佛不忘救國,救國必須念佛」。

      十一月二十一日,星期二,靜坐第十四天。今天拍了很多喜鵲的畫面!有人說,禁食現場周遭那群喜鵲是中國的外來種,容易和本土台灣藍鵲雜交,衍生生態不平衡的問題,對此,我的觀點是,喜鵲或許雖非自己遷移,而是「被動」被人類買到這裡,但也因此在此生活了兩百多年了,早已歸化在這裡。人類遷移,一樣也是因著種種遠因,有的主動選擇搬移,有的則是因著種種原因被迫飄洋過海落腳到此,有人短暫待了便離開,有人從此世代安居在此,有人雖短暫停留,卻從此心繫一輩子,有人一輩子生活在這裡,心卻不曾承認這裡是他的家鄉,甚至死也不願葬在這裡……行筆至此,想到備受後世台灣人尊敬的馬偕博士(以及其他許多的外國傳教士),本來傳教是他們到此的原始目的,但卻從此奉獻一生在台灣,視台灣為他永遠的家,我們又如何對他們另眼看待呢?台灣這塊土地,本身就包容了各種族群,以及各式生命,而台灣人也同樣因著個人選擇移民至其他國家,這應該也是生物遷徙的本能!種族論如果被擴大,其實是很可怕的!

      十一月二十二日,星期三,靜坐第十五天。昨天下午開始,現場瀰漫一股躁動的氛圍,約兩點左右,保一總隊陸續調派了幾輛鎮暴部隊人力進駐,隨後黨部所在大樓外也用柵欄築起安全線,前前後後站滿安全人員,原來,聽說每逢周三便到現場陳情的大觀事件自救會,四點起要在黨部大樓前的馬路上搭台陳情,晚間更要以「夜宿」的方式表達訴求,行動過程中,他們透過音量調到最大的擴音器,放送出來的口號聲、歌聲、陳情聲震耳欲聾,熱鬧無比,此情此景,更加凸顯對面靜坐不語人民作主志工的沉穩,我站在馬路中央將左右兩邊一動一靜的畫面,透過全景靜頭拍攝下來。我想,經過這場民主洗禮,志工們應該更能體會到「安安靜靜上大聲」!無聲,並不代表沉默!

      或許有人對大觀自救會的陳情方式有些不同意見,但我覺得,就以身為民主國家的公民而言,這不也是一種學習?如同許多走上街頭表達抗議的人,若不是自身權益受到侵犯,他永遠想不到自己也會有走上街頭抗議的一天,而他可能也因此不會設身處地想像那些人為何正事不幹走上街頭!這不也是身在民主國家的權利嗎?這是現代公民應該面對的重要課題啊!衷心期盼大家都能夠從關心自身權益開始,成為一個也能共同關心公共議題的公民!

      十一月二十三日,星期四,靜坐第十六天。第二階段禁食行動今天上午畫下句點 ,很遺憾的是,仍未能接收到執政黨有何確切動作,連協商的時間點都沒談,心裡不禁懷疑,這是個值得我們期待的政黨嗎?

      結束儀式行禮如儀,媒體寥寥可數,公投法補正如此重要的議題,永遠比不過美食八卦的報導,想想,真可悲!究竟是媒體素質太低,對嚴肅公投議題不感興趣?還是觀眾層次不夠,不想花心思在討論公投法?倒是結束前執行長一席感性發言,讓我一旁熱淚盈眶!

      回想靜坐的過程,不自覺地會去注意眼前一切平常習以為常的事物,比如開始數著紅燈綠燈的秒數、或者對面餐廳跑馬燈顯示的菜單、或者斜對面街角雜亂的店面招牌內容……許多事情,來來去去,看似不斷變動,實則重複又重複,紅燈亮了之後換綠燈、跑馬燈的菜單跑完一輪又重新一輪、遛狗的人早上一趟傍晚再來一趟、晨跑者一圈跑過又一圈,突然想到禪宗一則有名的故事,某日,印宗法師正在寺內講解《涅槃經》,慧能混在眾人之中,認真地聽法師講解。一陣風吹來,寺內懸掛的旗幡隨之飄動起來。印宗法師即景說法, 向眾僧提問:「你們認為,到底是風在動?還是幡在動呢?」眾僧於是議論起來,有的說是風在動,有人說是幡在動。慧能卻說:「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仁者心動。」在某個面向上觀察政治,不也如此,我們難免會因個人立場而有支持的特定政黨,但卻不能因此當個只有立場不問是非的選民,信守承諾便是檢視一個政黨的標準之一,政客隨時會下台,政黨做不好也會被輪替,民主自由、公平正義,是重要的價值,只有選民提升自己的公民素質,參與監督自己支持的政黨及政治人物,共同建立一套良善的政治制度,才是最可長可久的!天佑台灣!

      落實民主,補正公投法!

 

作者、攝影:諾巴弟
自由藝術工作者,認同公投法補正理念,人民作主隨隊攝影志工。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