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金守民】你知道「台版川普國」嗎?

你知道「台版川普國」嗎?

文/金守民

 

      十二月13日美國阿拉巴馬州二十五年來第一次政黨輪替,我一面慶祝,一面很興奮地描述這「歷史性的一刻」給一位朋友聽 —— 阿拉巴馬州號稱美國「最深的深南方」(“The deepest of the Deep South”),民風極右派、偏執、保守,地方上的白人都有很重的「白人至上」意識,長期只要是共和黨提名,無論候選人多墮落、腐敗,一定會當選。但是這次的參議員選舉,竟然是對手選上。

      這條新聞震撼全美國。回想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阿拉巴馬就是川普國最「黑暗之心」。川普在這個全國最落後、貧窮的一州裡,大贏希拉蕊30個百分點。約瑟夫.康拉德(Joseph Conrad)寫《黑暗之心》(Heart of Darkness) 講的是非洲,他以為那裡很野蠻,是因為他從來沒見識過阿拉巴馬州共和黨的白人基本盤。但就在兩週前,陽光竟然也攻進了最黑暗的心,儘管只是一線曙光:民主黨以1.5個百分點險勝共和黨。

      或許你認為,我因為政治立場不一樣,就影射人家沒水準、沒文明,這樣子不很妥當,那你可以自己評論以下的事實。這次共和黨提名的羅伊.摩爾(Roy Moore)是川普強力背書的候選人,曾經擔任阿拉巴馬州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他認為他信的上帝比美國憲法還大,他要執行的不是美國憲法,而是聖經的十誡,所以多次拒絕遵行憲法、藐視聯邦法庭。他有幾句名言:「同性戀就是禽獸行為;不可以有家庭生活;歐巴馬不是美國公民;國家現在很不團結,紅的(印第安人)跟黃的(亞洲人)都會鬥爭;伊斯蘭是『虛假的』宗教;以往的美國可是國家最偉大的時代,雖然有黑奴,但是大家都很和諧,因為國家有對的方向。」做為候選人的定裝照,他一身西部牛仔穿著,揮著一把槍,兇悍的宣稱執行上帝給他的使命,恢復美國的榮耀與尊嚴,自居白基督徒,滿嘴對有色人種、異教徒、LGBTQ、移民族群⋯⋯等的仇恨。投票當天,他還騎了一匹馬去投票,要強調他瀟灑的牛仔形像,那隻馬卻不太配合,差點把他甩到地上。


(摩爾在競選演說時,拿出口袋裡的槍,圖/abc新聞)

      這些行為,阿拉巴馬州絕大多數的白人都完全接受;更有甚者,新聞上一而再、再而三報導他多年來,以官員身分引誘未成年少女,即便被害者提出可信的證據、並且親自出面指控,許多選民還是公開挺他,認為這一切都是抹黑、都是政治惡鬥。摩爾的罪惡不只是他喜歡年紀嫩的,而是他長期利用他的公職來誘害小女生。他在檢察官的職位上,有機會接觸到許多官司纏身的父母,小孩子跟著到法院來,父母身心俱疲、自顧不暇之際,他就趁機下手,主動幫忙「帶小孩」。在他擔任公職的年代,機構同僚或地方人士都知道他會引誘未成年少女:購物中心的警衛都留意不讓他靠近放學後到那裡逛街的小女生;他到處參加中學畢業典禮、學生演奏會、青少年體育比賽,尋找下手對象;當警察的會受到上司叮嚀,到高中美式足球賽維持秩序,務必不要讓這位檢察官靠近啦啦隊。

      既然摩爾多年的性慾都以小朋友為目標,他當司法官對性侵未成年小孩的案件時,獨特的對加害者充滿同理心,就不必大驚小怪了。同一組法官裡,他往往是唯一判被告無罪的,理由是被告反而可能是被小朋友誣衊的受害者。插句題外話,穆爾的例子讓我更進一步瞭解,台灣一些所謂「恐龍法官」的心態:或許他們不是思想落後的「恐龍」,而是對加害人有自己親身的認同與理解。

      當我跟朋友解釋阿拉巴馬州變天的意義有多大時,我的朋友卻一直憂慮,說再過幾天,十二月16日黃國昌罷免案就要投票:「要是罷免真的通過,台灣政治真的沒救了!台灣的爛立委、貪官污吏這麼多,他們都不用被罷免,就只想罷免一個正當民選、認真問政的好民代。」

      不是嗎?勒索生意人,美鈔像冥紙一樣用火燒、丟馬桶沖,被移送法辦;曾貴為立法院長,因官司纏身逃亡國外遭到通緝;黑道背景的立委,背負經濟犯罪的案件,以暴力來對付立法院的同仁,以走人來逃避法律責任;性侵菲傭,關了沒幾天就保外就醫,這些都歷歷在目。正義的憤怒沒有爆發在這些民代與官員身上,而是以一位小黨的新科立委為目標?黃國昌就算不是台灣人最欣賞的政治人物,可是要談到政客的罪惡,他排老幾啊?


(罷免黃國昌的瞎理由,圖/三立新聞)

      在阿拉巴馬的川普國,只要是極右派的共和黨所為,沒有罪惡不能被接受。而罷免黃委員的勢力,眼中看不見更惡劣政客的罪惡,就只會攻擊他的不同政治立場,在同性公民權的議題上炒作社會的對立與仇恨。這不就是台灣版的川普國?過去一向對公共政策、公民社會、民主法治完全不關心的一群人,竟然以上帝之名打擊多元人權制度,把仇恨弱勢族群予以正當化,在台灣社會興風作浪。

      世界上所有川普國人的觀念都一樣:「國家就是我家。」既然國家就是自己家,自己人吃、喝、拉、撒,都OK,無所謂。自己的族群就是國家的主人,自己的價值觀代表了國家發展的基礎,自己家的事就是國家大事。台版川普國對公共議題的討論沒有興趣,除了自我以及自己族群的意識型態,他們把自己家裡及心中的焦慮搬到公共議題上。其他住在同一個土地上的就是異類次等人:次等人是低教育、低階級的勞工(原住民)、或不得不容忍的窮外來客(外勞、外籍新娘)、不然就是眼不見為淨的垃圾(LGBTQ)。這些人生活在台灣,沒有權力爭平等。以往他們日子怎麼過的,不干我事;多年來自生自滅,沒人關心。但今天竟然要求要跟正常人一樣,也要有個家庭生活,也想受法律保障,怎麽可以開例?次等人要求以後平起平坐,川普國覺得自家的生活秩序受到干擾;為什麼家裡不能就持續過著跟以前一樣的生活呢?

      問題是:國家不是你家。台灣沒有任何人、任何族群有台灣這塊土地的所有權。不是你和你的族群今天在這塊土地上有權有勢,就可以自命代表台灣全體社會。台灣不是1949年以後才來的族群所擁有的不動產,也不是幾百年前就來到這裡開發土地的漢人的祖產;如果要用土地所有權來說,原住民是最早對這塊土地擁有權利的族群,不過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國家不是以土地所有權來論述的,現代國家的地基是民主政治、人權法治。所謂「家園」,不是任你吃、喝、拉、撒、揮霍、甚至出賣,而是歷代先人賞賜給你的好福氣。台灣不是漢人拜祖先的所有地,也不是拜上帝、上教堂那些信徒家裡的財產、更不是那些自命高級、歧視他人者的地盤。土地給你享受,你也有責任經營、維護、愛惜,尊重同在土地上的別人,將來交給下一代。

 

作者:金守民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長大的基督徒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