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蔡嘉凌】他們的村,我們的島

他們的村,我們的島

文/蔡嘉凌

 

      我很害怕恐怖的東西,所以幾乎不觀賞這類型的電影。然而,一部在2004年上映的《陰森林》(The Village) 是個例外,為我深深喜愛。因為這部電影從一開始,就散發一種難以形容的迷人氣質,而所謂的驚悚,也在能夠接受的範圍,所以讓我不停地觀賞到結束。等整部電影看完,卻一點也不覺得它是驚悚片,還深深迷戀上它;甚至每當心情受挫,或對世事略感失望,就會拿出來再次觀賞,到最後意然能夠清楚記得一些對話。或者,其實該說,我迷戀喜愛的,是那些輕撫靈魂的對話與激勵人心的想法。

      電影一開始,從村民的穿著與生活型態,讓人以為那是發生在十九世紀的故事。其實那是一群二十世紀的人。村裡的長老們,因為父親、丈夫、兄妹等親人被冷血殺害,對現實世界感到失望,當中一位賓州大學美國史教授艾德華,有錢、有關係、有背景,提供出一塊土地,與大家一起離開原本生活的社會,過起簡單如桃花源般的生活。

      除了不願與外界互動,也為了防範後代對外面世界好奇而想要離開,致使外人發現他們的村落,所以艾德華教授根據野史裡的一些鄉野傳說,編造一個森林裡有恐怖怪獸的故事,讓村民對野獸懷有恐懼與敬畏之心。而且,這些創立村落的長老們,也將他們心裡的創傷,轉化為「紅色為壞顏色」的意像,作為全村的禁忌,以致連屋子旁長出紅色的小花,都會立刻摘掉掩埋。

      是的,他們憎恨犯罪惡行,不想再看到紅色的血從他們的親友與後代身上噴流出來。只是,人啊,人性哪,那些與生俱來的七情六慾,任憑活在單純的環境裡,人心仍無法單純,即使是個傻子諾瓦,也會有愛有恨。

      連話都說不好的諾瓦,好喜歡聰明活潑體貼的眼盲姊姊艾碧,可是艾碧姊姊喜歡的是魯修斯,一個內向安靜的青年。他關心村民的安全與健康,希望長老們可以允許他外出鄰近小鎮採買新藥品,以免有人生病無藥可救。

      只是,最後到小鎮買藥的卻是盲眼的艾碧,也就是艾德華教授的女兒。因為傻子諾瓦嫉妒魯修斯將和艾碧結婚,拿了一把刀往魯修斯的肚子狂刺,若沒有急救醫藥,魯修斯必死無疑。所以艾碧請求父親讓她去小鎮。其他長老們當然不同意,但是艾德華說:「當初我們離開的目的是什麼?不要忘記,是因為失去對於良善與正義的希望。」但是,其他長老們仍認為讓艾碧去小鎮買藥會危害他們所建立的一切,儘管會導致一位正直青年枉死。


(電影
《陰森林》劇照,圖/狂熱球電影資訊網 

      想想,許多台灣人的想法與這些長老的意見還真像啊。根據民調,大多數的台灣人都想要維持現狀,不想改變。甚至,也和長老們有類似的感受,不想要流血,同樣對於「紅色」有禁忌般的恐懼。只不過長老們害怕的紅,是犯罪奪命的象徵。台灣人害怕的紅,是霸道邪惡的赤色中國。

      老實說,誰不想要安全與和平的生活?只是,似乎難以心想事成,我們的世界總是不斷有著恐怖的犯罪與難以避免的衝突。《陰森林》故事裡的長老們,即便有幸創造一個理想世界,仍無法避免他們想要躲避的邪惡犯罪,甚至還要為簡單生活付出代價,一個小病就能奪走親人生命,最終只得承認,不論在外面的世界或者他們的村落,心痛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那麼,面對惡霸中國,我們台灣人必須承認什麼事實呢?中國要定台灣、威脅台灣,就必須維持現狀?

      「維持現狀」算是最弔詭的邏輯與思維,因為這世界永遠在變,「變是唯一不變的現狀」。看看追求反璞歸真的長老們,他們也無法讓自己所建立的小村落維持現狀,要躲避的邪惡犯罪仍發生在他們的桃花源。許是他們尚未真切理解、或是自我蒙蔽,妄視人性的強大力量。我們台灣人呢,在想要「維持現狀」的意念裡,尚未真切理解的、或是自我蒙蔽的,又是什麼呢?

      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許慶雄教授曾解釋,「維持現狀」就表示「台灣是屬於中國的」,對於台灣與中國的歷史有了解的許多外國人,也持同樣的觀點。簡單來說,持著「中華民國」的國號,用著「中華民國憲法」的台灣,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已取代中華民國」這件國際已認證的事實,不等於向世界承認與宣告中華民國是中國的嗎?

      根據今年四月「新台灣國策智庫」的民調,74.5%的民眾認為台灣現況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79.9%偏向維持現狀,若不能維持現狀,62%支持台灣獨立成一個國家,21.2%支持與中國統一這個民調顯示了許多台灣人是矛盾的:既認為台灣現況是主權獨立的國家,想要維持這樣的現狀,卻又說,若無法維持現狀,就支持台灣獨立成為一個國家。台灣獨立到底是現狀還是期望呢?


(圖/
民視台灣學堂)

      恐怕多數人心底早知道也默認:「台灣還不是真正獨立的國家」吧?因為害怕、不肯誠實面對可能發生的戰爭,所以情願選擇虛假的「獨立現狀」來逃避現實。反正這份虛假還是有國歌、國旗、護照、貨幣等等,雖然偶爾有人在旅行時遭遇麻煩,但若不作奸犯科就不會被送到沒有人權的中國,不幹些被視為顛覆中國國家政權的事,也不會惹上如李明哲所遭遇到的恐怖麻煩。所以,維持虛假的獨立現狀,大致上還是可以過得好好的,何必自尋煩惱,製造麻煩?

      回頭看《陰森林》,長老們所追求的「純真」價值被挑戰後,他們最後的反應是反省、是勇敢面對、是放手一搏。聽聽艾碧的父親怎麼說:「我已經無法再看到另一個和奧古斯一樣的傷心眼神,只因為不合理。太痛苦了,我已經無法承受。你們認為是誰會繼承維持這個地方、這裡的一切?你們打算永遠不死嗎?是孩子們,艾碧和魯修斯,他們才是延續生命和主導未來的人。是的,我在冒險,我希望自己永遠可以為了正義和正確的理念而犧牲。如果我們不作這個決定,我們就永遠不能自稱清白純真,而這就是我們在這裡所要保護的價值──純真。我還不打算放棄!」

      剛失去兒子的奧古斯則說:「讓她去吧!如果因此這裡就要結束,就讓它結束吧!這個地方之所以美麗,就是我們能夠靠近希望。我們無法逃離心痛,我的弟弟在城裡被殺,其它的家人都死在這裡,現在我們都了解了,心痛是生命的一部分。艾碧要尋求希望,就讓她去吧。如果這是個有價值的地方,她所要尋求的就會成功。」

      我們台灣呢?我們該反省什麼?要勇敢面對什麼?能大膽一搏嗎?要輕易放棄許多先人承先啟後,經歷監禁刑求、流血喪命所贏得的自由民主嗎?承認九二共識、一中原則,甚至要「維持現狀」,不就像是默默地放棄我們的人權和尊嚴,把自由台灣奉送給獨裁中國,我們意識到了嗎?

      《陰森林》故事裡的長老們最後都同意艾碧跨越森林外出買藥,同時也覺得讓眼睛看不見的艾碧去,不會太殘忍嗎?但艾德華說:「她比村裡的多數人都還有能力,而且,愛引領著她。這個世界是因愛而運轉,也在愛之前,敬畏地跪下。」多動人哪!愛,才是天地之主宰、生命之根源。

      台灣人啊,我們對台灣的愛,能夠讓我們走出「維持現狀」的思維而獨立建國嗎?

 


作者:蔡嘉凌

花蓮人,東吳大學歷史學系與社會工作學系畢業。曾任友緣基金會之附屬兒童托育中心老師,台北市立婦幼醫院兒童心智科社工。婚後和先生住在紐約,曾任Reach Out and Read之在醫療診所候診室陪孩子讀書的志工,因此之緣,成了AmeriCorps的社區志工,進入幫助弱勢新移民家庭的Even Start Program,擔任家訪員。現在是很喜歡寫作的全職家庭主婦。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