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豬木郎馬蜂】歷史軌跡與近平稱帝

歷史軌跡與近平稱帝

文/豬木郎馬蜂

 

      2018年3月11日這天,沒有人想起東日本震災七周年,因為這天下午,習近平讓世界見識了傳統帝制的再現。

近代的歷史軌跡

      不少人聯想到袁世凱,想到洪憲帝制,想說習的「稱帝」是否也是鬧劇一場。這恐怕是個誤解。袁世凱的中國,還沒從清帝國的中衰回過神來。他的權力基礎只有小站練兵的新軍,以及外國銀行的銀彈。他沒有發達的中國經濟,更沒有牢牢控制社會的東廠。

      直到毛的中共,才重建了一套史無前例的農村控制體制。他徹底搾取農村資源,以發展國防工業。毛為中國打造了一副看似堅硬的外殼,代價是硬殼底下的肌肉全盤壞死。鄧小平改革開放,只為搶救這些死肉。他對外開放世界經濟,對內下放政治權力,但又以城鄉二元的戶籍,供給源源不斷的廉價勞動力。

      毛、鄧修補後的中國,形式上大幅活絡了經濟,實質上也鞏固了對社會的監控與治理。凡此都是清末中國沒有的,所以拿袁來比,難免誤會一場。

(圖/蘋果日報)

前近代的歷史軌跡

      從毛鄧到習李,經濟起來了。按西方人設想,中產階級理當催生壓力團體,迫使民主轉型。但中國政治總有自己一套玩法,什麼都得講講中國國情。若把這段滄桑往中國歷史上去比,那麼唐五代到北宋,或許還差堪比擬。

      安史之亂後,唐朝中央衰而不亡,苟延殘喘一世紀半。唐末黃巢到五代十國,猶如太平天國到軍閥混戰。以往總說北宋積弱不振,只能稱臣送歲幣。近來卻大談它經濟多發展,城裡流著奶與蜜。從東京夢華錄到清明上河圖,無眠的夜裡數不盡手中的錢幣。無怪乎有人要宣稱它是中國資本主義的開端。

      巧合的是,北宋也是中國獨裁皇帝政治的原點。秦皇、漢武不是略輸文采,而是國家機器依舊粗放。唐宗宋祖也許稍遜風騷,但宋人搞出一套複雜的制度,足以收了尾大不掉的地方。皇帝身邊還多了個皇城司,那恰是後世特務的原型,堪稱中紀委的祖師爺。

      總之,從一個衰病的社會出發,發展出一個強勢暴虐的國家機器,並在國家主導下發展經濟,以錢養權後,大幅提升皇帝獨裁的權力。這是唐末宋初與近代中國十分相似的軌跡。

有跡可循的未來?

      軌跡既然相似,那麼能否預測未來?

      歷史當然不能精準預測未來,但是足以判斷個大概趨勢。

      北宋中國的經濟起來了,皇帝獨裁的勢頭也起飛了,可也偏偏就從這時候開始,對外經常打不贏仗,還常一不小心就丟掉半壁江山,讓「東夷北狄」做了征服王朝,統治中國數個百年。

      一個重要因素是外族們也起飛了。唐代中國的確比鄰居先進一些,來求學的僧侶學生的確稍多一些。可進入宋代,該學的學了,留學生都海歸了,差距也就縮小了些。於是周邊國家紛紛造字、修城池,設官、養軍士,於是中國反而顯得老了、弱了,漸漸不被當作一回事。

      但更根本的源頭恰是因為皇帝集權了。皇帝集權的反面,不外地方被收權。地方被收權,就是無人能獨當一面,一切只能仰賴天縱英明的指揮。所以遠在千里的戰場,竟要遵從皇帝臨行前頒發的佈陣圖,勝負可想而知。更糟(好?)的是,皇帝集權了,中央就像顆精密的大腦,反之地方都成了發達的四肢。一旦大腦被擊潰,全身立刻就癱瘓,全天下也就輕易土崩瓦解了。唐代以前不是這樣,宋代以後卻每次都這樣。

      中國的社會經濟,很難在政治權力不集中的前提下發展。矛盾的是,政治權力一集中,又會反過來扼殺經濟增長的基礎。儘管物換星移,今日已非傳統農業社會,但這個悖論模式真的消失了嗎?恐怕未必。如果今天習近平所為,不僅是單純個人的意志,還是基於中國社會內建的邏輯,那麼往後的發展,自然也就有跡可循了。值此時刻,我們仍應冷靜地根據宏觀歷史脈絡,而非僅憑表象的短暫的事件,做為政治判斷的基礎,這或許才是台灣之福。

 

 

作者:豬木郎馬蜂

作息規律的長期失眠患者。浮游在城市邊緣,觸碰不能碰的秘密。沒有遠大的人生目標,只求今晚世界依舊和平。偶爾也會迷失方向,醉到深處時最清醒。如果還有來生,希望再做一次自己。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