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麻辣鍋 社論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麻辣鍋 社論】【早見憂】轉不出「中華」是不義的轉型正義

轉不出「中華」是不義的轉型正義

文/早見憂

 

      「轉型正義」在2016民進黨執政後再度沸揚起,但近兩年後的現在,幾可斷言,民進黨的「轉型正義」是玩假的。2018年3月5日,桃檢署已用突襲拘提「FETN-蠻番島嶼社」,與不成比例的交保金,對「轉型正義」當場打臉──顯然去年12月三讀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中包含拆除蔣介石銅像與移除威權象徵等項目,不受桃檢署承認?不僅如此,政院甚至公開表示:「無論潑漆或毀損銅像社會皆不能接受」──從不要求加害集團謝罪,反而指責被害人不夠寬容?那請問為何要通過《促轉條例》又為何將「清除威權象徵」列入《促轉》項目?

(圖片為日前3/15當天桃檢署偵訊FETN大溪潑漆案,以毀棄損壞8萬交保。相對照當日其它案件如毒品、公共危險、竊盜等,多以無保飭回,沒有任何傷害活人意圖的FETN,僅以「中華威權」的象徵物為反撲目標,其懲罰竟比毒品、竊盜、公共危險還嚴厲。)

      本文並不打算繞著一年多來高舉輕放的「轉型正義」新聞列帳。自90年代中後期,國民黨便以各種「分身」變更登記,分產或轉賣脫產。諸如此類的新聞既不新鮮也不令人意外,聲稱已本土化的「國民黨」及其所帶來已被國際作廢的「中華民國」,其裙帶集團在馬朝末年已完全化整為零──很多人誤以為國民黨倒了,其實群鬼更難纏──分成不同的黨、組織、財團或公司等種種型式法人,五鬼運金轉匿海外各地;此外,由於大學與文藝界崇尚的「國際主義」長年扭曲「國民國家」的在國際體系中的關鍵作用,導致Taiwan Nation的概念不斷受到打壓──請注意,今天的國民黨、及其統派黨羽急欲取消「中華民國」而併入中華人民共和國,將台灣列入中國一省,以確保國民黨及其統派黨羽持續以「中華公司」形式進行殖民是統治的最佳手段,筆者於本文3,4節詳述。

      2016大選,獨派傾力支持出國會過半的民進黨,正是期許能出現一個願意對付「中華裙帶集團」在行政、司法、金融、媒體、教育、國防…等各級機關內的威權遺緒,透過「轉型正義」讓台灣擺脫遭「中華民國(及其憲法)」所綑綁而無法達致的結構性變革。然而將屆兩年,不僅毫無成績可言,甚至遲遲不敢揚棄「中華民國憲法」直面國名、法理主權、領土與海疆管理確立,終致期待變革的民眾,無法忍受執政黨「畏首畏尾」的執行力,自發地展開行動。

      只須檢視近一個月內的政治司法事件、與執政集團態度便足以瞭解,「轉型正義」只是在追一筆追不到的帳──玩假的──例如前週爆發「婦聯會」滅證案、郭瑤琪非常上訴遭最高院駁回、FETN的高額交保金與遭恐嚇、邱太三公開表示不滿318獲判無罪……。這些事件所彰顯的,不僅是執政黨及其官僚集團的價值混亂與執行力的軟弱;更糟的是,將「中華民國」等同「台灣」的意識正加速結構化,今日本島的政治經濟文化乃至政府各層級機關,仍舊是「中華黨國」結構維穩的再生產物,正因如此「婦聯會」有充分時間滅證,隱匿超過700億的不當資產。正因如此,司法檢調機關各層級充斥著「黨國體制再生產」的守衛人員。正因如此,當高院二審宣告318無罪後,民進黨籍法務部長甚至不辨是非地向媒體表示:「無奈也遺憾」──官僚品質劣此,請問執政集團,這便是貴黨高舉的「轉型正義」?

一、「轉型正義」才是「最根本」的改革,本末倒置之舉,修細枝肥華幹

      今天的「轉型正義」是失敗的政治行動。分明去年12月「促轉條例」就已三讀通過,其中甚至包含蔣介石銅像移除,那為何自通過至今,所有由民眾自發的拆銅像、助毀極權象徵皆遭懲處,反而「統派代理團體」以武器傷人、黑函暴力恐嚇竟屢獲暗許?法務部長甚至以言論自由為口實,否決「禁止在本島公開聚眾持中國五星旗喧嘩」的連署。

      民進黨內部的主流意識形態與價值觀,與國民黨並無太大差異,除非民進黨願意自清「鼠屎」。僅檢視體制的最表層即可證明,例如民進黨竟穿「清國官服」祭孔、與地方官廟祭儀、對國民黨黨旗與孫文宣示、對外依舊以「中華民國」為名、依舊以「國民黨」的黨旗代表台灣,即使美國政府將「車輪旗」從政府官網下架,民進黨卻一副熱臉貼「中華民國」屁股,儘管高舉「轉型正義」,作為卻是處處「放水」,讓國民黨各派系有充分時間脫產。司法檢調部門充斥著中華意識形態;整個教育系統與行政官員考選,持續以中華意識形態為參考答案。檢視今天「轉型正義」的成果,不僅轉不出名堂,甚至讓國民黨及其統派黨羽有許多機會進行階級聯合,對其所高舉的「轉型正義」全面反撲!

      維持此不義結構的,沒別的,就是「中華民國」這個事業體本身。正是這個系統性結構,捍衛著車輪旗下形形色色的「不公法人」不斷再生產強大的抗改力。民進黨執政集團屢遭「中資統媒」放出的風向球耍得團團轉,黨內幹部還真以為是甚麼屁兩岸關係、鬼扯被華語扭曲的「經濟」意涵,與早被克魯曼(Krugman)斥為華而不實的「競爭力」假說。如果執政官僚如此輕易就能被「中資統媒」耍得團團轉,那就請不要再投機地搶論「轉型正義」,把選票讓給有價值堅持、有果斷力的政黨團體進行吧!

二、對照歐日「轉型」前例,民黨「正義」貪執政便宜,顛倒「根本」價值

      若依歐日曾有的「移型期正義」的經驗、定義、與處理,國民黨及其統派黨羽,應被處理為「不法政黨」,立即解散,且依法沒收所有劫奪而得的財產與事業體,其中包含整個「中華民國」體制及其憲法,也就這四年間,執政的民進黨只是政治經濟社會「移型期」的「代理機關」。

      二戰後GHQ(駐日盟軍總司令部)對日本的根本性改革略舉以下:法制、政治、教育、國號、國旗、戰犯裁判、文化與思想、領土…等。這些項目的改造,若放回本島社會對「中華民國=國民黨」的清算,意涵與實踐大致如下各面向:

1.法制面:憲法與國體制度。「中華民國憲法」完全不適用於台灣群島,這是連國民黨徒自己都心知肚明的。民進黨當然也喊改,但為何不是撤廢?只透過修憲與增修條文,根本自欺欺人,因為整個司法與行政體系就是「中華體制」的本身,不法體制怎麼修也只是以緩待和,完成中華殖民主義的系統化罷。

2.政治而言:此項在1946年是指排除妨礙「民主體制」的一切障礙,原包含五大改革方針:女性的解放、勞動者的團結權之保障、教育的民主化、秘密警察的廢止、經濟的民主化。

在今天的本島社會以上五點可權宜理解為:性別選擇權須受保障與尊重;「受薪勞動者利益」之團結組織權,須受國家與各級法規保障;教育是意識形態再生產的基本機關,教極權的中華主義、大中華史觀、異性戀霸權價值…就養成服從帝制獨裁的奴隸價值,習帝修憲堪為示範。反之,教導「現代」民主價值就養成現代社會尊重「人權」多元發展的價值判斷;獨裁政權透過種種監視與秘密警察維穩政權,在今天此祕密警察正透過「中資」等中國在本島企業、各類媒體、個人,為中國政權的延展作服務,例如目前Facebook(台灣)竟能代替中國在本島的FB偵蒐「反中」字眼加以封鎖、停權;經濟的民主化,在1946年到1951年之間是指「解散支持『軍閥政治』的財閥」,在今天的台灣,這一點尤為重要,「黨產會」目前雖在追查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但似乎忘了,至今仍持續與中國國民黨相通款曲的財閥、企業,似乎完全沒被處理,以至於這些老財閥竟還能一天到晚叫囂政府再不補助、再不幫它們壟斷某市場、榨取勞工壓低薪資、放寬環評,它們就要響應中國的「惠台」政策──這些財閥企業正是在「中華黨國」分封下,而得到「大到不能倒」的保護。

3.教育、文化、思想,這部分幾乎是社會改造的「系統性軟體」也就是意識形態的形構。在本島由於黨國時期制定的垃圾化教育,以中華取代台灣、以服從領袖取代創造性的思維、以種種主義的話術取代科學的論證、以局部的視野取代整體性的前瞻觀點,例如將「政治」與「經濟」分離看待、以炎黃子孫的中華血統主義取代人類混種的事實、以經濟圍困政治、以幽靈人口與不存在的國土當成憲法根基。

自1990年代至今,新的國民觀至今仍飽受「中華國族」觀的打壓,而難以下行推廣,深入下一代,或推廣入社會教育中,究其原因是近20年來的史地社會研究過度專題化,使種種有關本土研究的成果被抽象化、離地化,導致社會大眾對身旁腳下的來由、時空聯繫,難以產生知性與創造性的連結。新的國族觀若要產生強大的驅動力與魅力,尚須包含對性別、時─空*(如地域格局、方位視角、地點聯繫、場所精神、地名民俗史)的轉換、階級的轉換、社會構造、語言(如廢止阻礙台灣島多語發展的ㄅㄆㄇ注音系統)、宗教、慣習、民俗…這些都需要被檢視,並透過業經改造過的教育機構、教師資格的改造而得到轉換。若連擁有絕對壓到性席次,並高喊要進行「根本性改革」與「前瞻計畫」的執政集團都無法看到這些「根本」與「前瞻」,那大概也只有「空轉」。

4.國號、國旗、戰犯裁判、領土:這個部分在今天不僅完全適用,而且急迫性相當顯著,屬於需被轉型的體制表層,不同的只是「戰犯裁判」換成自1947年後,曾參與國民黨屠殺台灣住民、迫害台灣建國行動者的官員或警政人員,皆須接受審判、以及政治社會價值的再教育。*(即使在自由度數一數二的荷蘭,這種政治社會價值再教育是所有移民者都須接受的測驗,現代國民國家的國民資格並非血統DNA來源,而是對特定現代國民國家的立國價值的承認。認同共產主義的,可以為移民北韓或中國而做準備,日美歐亦然。)

民進黨的政治認同對象,如果是中華民國,那麼其實也不必在談「轉型」,因為在「中華民國憲法」架構下,一切的轉型改造窒礙難行。「中華民國憲法」有它內建防衛機制,如果天真地貪圖執政便利,只想借殼上市,那麼「中華民國憲法」中的終極統一涵義,將在2020大選後產生台灣政治體的領土危機。不從意識型態的制高點「新聞媒體」(包含NCC)、「影藝娛樂」(包含資金結構)、「文藝」、「教育」再改造,目前已下修的公投法加主流的中華意識形態,台灣輕易就能成為中國囊中物──民進黨高聲敲鑼喊打虎,卻只拔了屁股一根毛,本末倒置的做法,將埋下嚴峻的危機。

三、國民黨也想終結中華民國,帶財富移民美加,終為「中國人」的幸福大夢

      今天的國民黨與統派已「化藍為赤」連成一氣,反而是由民進黨熱衷於保護「中華民國」這具殭屍,這實在是戰後史裡最反諷的歷史詭計。

      2015年,國民黨準總統參選人洪秀柱公開表示「不能說中華民國」,「一中同表」是要大陸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的存在,「可是我不能說中華民國的存在!」因為會變成中華民國的存在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存在,「變成兩國論!」(自由2015.07.02記者陳彥廷)。將台灣割給中國,中國還能承認你中華民國的存在嗎?

      能把此天大笑話公開解釋得如此認真,這不是洪前主席的個人想法,從馬朝時期就已如此定調。國民黨統派若不是政治音癡,就是別有個人利益的算計。中華統派、國民黨都急著要終結中華民國,將他們已不能為所欲為的台灣,賣給中國,當個特首,或許還能請中國出槍桿,為他們服務,鎮壓台灣一干不識炎黃的蠻番台獨匪徒,從此便可移民美、加,高枕爽當的政商兩棲的僑商,而由中國軍事鎮壓,代管「中華公司」的殖民利益,多麼精打細算的「中華式」南柯夢,夢中竟無2015年時香港的下場,與一國兩制即將取消前的香港逃亡潮。

      當前的民進黨內部,同樣充斥著這麼一群懷著「中華南柯夢」的投機派,熱衷推廣台灣只能靠向中國才有錢可圖,寧可保存「中華民國憲法」,也不願廢掉中華民國憲法、改國名、易國旗、國土重劃…等,不僅如此,每逢(中華民國的)國家儀式、地方官廟祭典,上下官員竟都穿「清國官服」祭孔、祭黃帝、拜媽祖──成了不折不扣的「清國奴」。由這些象徵儀式可知,執政集團官員對台灣島歷史不僅無知,更患「歷史性」的錯亂、知識的錯亂,在缺乏現代性治理觀念的中華主義下,也難怪本土社會價值日趨貧乏、「國民國家」觀念空白。

      民進黨倡導的「轉型正義」將敗在毫無「國民主義」或「國民國家」觀念作為目標與價值,因此一再以酬庸為先,貪圖執政便宜以「中華民國」為範,滿口台灣價值民主民主。試問哪國沒有民主,連帝制化的中國都自稱全球第一民主,民進黨敢比嗎?論選舉式民主既比不過美國也比不過西歐北歐的社會福利國,即便要比「古典中華」、比「儒化」,也比不過京都、比不過日本。

      台灣群島以山海為土,卻完全沒有以山海為施政藍圖的領土規劃,請問貴黨的「民主」是甚麼?選舉嗎?國民黨也是呢!從亞馬遜熱帶雨林到新幾內亞的原始部落也有他們的「多數決」,如果貴黨的民主就是看「風向」在多數決中機巧獲勝,將此當成台灣價值,那不僅是對現代的「國民國家」體制的無知,更是對台灣群島的山與海輕蔑到極點!

四、將現代的「國民主義」過度化約為「排他主義」產生「民主悖論」的反挫

      「現代的治理」有一項根本特徵茲以區別傳統(或歷史上的)政體,此一特徵嚴格來說是一套觀念與制度所形成的綜合體,學理上稱為Nation-State ──即所謂「國民國家」的誕生。Nation在今天中華民國通行的普通話裡,仍習慣直接理解為「民族」。

      問題就自1888、1899年陸 羯南(くが かつなん)、梁啟超分別在日本與大清國(光緒25)定義這個日文漢字組合體時,尚不辨Nationalism在歐洲不同地域的發展進程與分歧的地域性差異,而將之視為等同於「種族」的同義字,此舉埋下了日後在現代華語使用區,被迫沿用遭血統性定義化約之Nationalism的後果。至於日本方面,由於尚存在與國粹主義派*(如陸羯南、志賀重昂等)相對立的脫亞論國權派*(1890年前明治前期的國權派,但1890年後民權與國權分途),因而保留了「國民」的譯法──此譯法是以美式民權國體、或法式市民民族主義為範。

      至於一直處於內戰割據狀態的中華民國,則無暇思考現代國民國家的知識系譜。蔣集團竊據了北洋系中華民國後仍持續在戰爭狀態中,最後敗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並逃到台灣。為統治的穩固化,當然更樂於將Nation熔接到虛構的中華史,並建立血統與法統一致的神話,以致今天中華民國的高考菁英官僚*(無論哪黨)都對自己是「中國人」深信不疑。然而就構成「現代國際體系」的現代「國民國家」原理而言,「中國人」是指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身分證者,英文稱它們為Chinese。逃到台灣的中華民國其Chinese資格代表權早在1971被撤銷,這是國際常識也是本島大部分人都曾遭遇的出國受氣經驗,無須贅墨。

      「國民國家」的誕生是一套仰賴種種人地關係的綜合性調查,經由種種行政技術改良、世論或公論(opinion publique)形成、知識建制化而形成的「身分認同」工程,即所謂「國民」(nation)觀念的製造。根據此現代國家的原理,「國民(或國家)」是需經過一定過程的「觀念製造」,而非天然產生,更與生物血、語言、慣習,沒有任何關係。

      在這套國民主義原理(Nationalism)下,國家治理機關與代議士多透過「選舉」而產生,隨著國民主義所需涵蓋的「國民資格」越廣泛且細緻化,可投票者的資格(=國民資格)越擴大,(若以全球尺度概論)國民主義原理下的普選權是非常晚近的事,例如要到1965年3月,美國國會才通過「投票權法案」,非裔美人首獲投票資格。又如瑞士,女性在聯邦級選舉中的投票權甚至要到1971年才通過,而地方級選舉則要到1990年才獲得投票資格。另如巴西,對文盲限制投票*(由於其國境內廣大的雨林區,巴西政府的政治技術根本無法在該區施行),要到1988才通過文盲投票權達到國民普選。

五、現代國民國家的「國民資格」是一套政治社會福利制度,無關血源

      這段簡短的回顧旨在提醒一重要(但卻被主流教科書曲解的)事實,在近代國民主義體制下,「國民資格」是一套制度,此資格並非基於生理特徵、或慣習法特徵而得到,更不來自與統治機關一致的生物血、慣習信仰或語言特徵,相反的,是不斷透過種種抗爭手段而獲得。這一抗爭過程稱在過去的西歐史被稱為布爾喬亞階級的革命 (bürgerliche Revolution),日譯漢字寫為「市民革命=市民權的獲得」。

      至此,請注意,中華觀念或現代華語的知識翻譯之扭曲被揭露出:何以市民權、何以強調階級資格的政治制度之革命,竟被理解為「(血統的)中華民族主義」?何以非血統性組合的「台灣群體」必須遵從終將台灣割給「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中華民國憲法」──說好聽是「統一」,現實是取消台灣地元民的既有政治社會經濟權,而由北京共黨政府所統轄──何以台灣人不能產生本島住民的「國民主義」?唯一的理由竟是令人無法信服的──「中國人幹出來的」,還是高科技DNA合成「龍的傳人」、「炎黃子孫」。諷刺的是,不只官僚集團相信、連受醫學訓練的醫生也屢屢公開「兩岸兄弟論」,顯然,島嶼在經歷中華民國的「國民製造」教育50年後,甚至連說自已的母語都怕得罪中華天龍人,更遑論對生養自己的山與海──這個生態基盤,該有何種保衛機制與戰略思考,遺憾的是,中華主義下當官者贏的意識形態,除了選票數外*(與原始部落社會並無不同),其他都是空白。

 

 

作者:早見憂

小時候在表演藝術圈搞種種劇像實驗,破產後靠寫廣告維生,2006年後躲起來做古東南亞史與海域亞洲研究,變成一個沒甚麼出息的普通大叔,現在不知道在幹甚麼,只好靠點翻譯糊口。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