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麻辣鍋 社論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麻辣鍋 社論】【早見憂】獨立或建國─面對領土與憲法的再審視

獨立或建國─面對領土與憲法的再審視

文/早見憂

 

      喜樂島聯盟以「獨立公投,正名入聯」為目標正式宣告成立,就此目標而言衷心祝其實現。但與此目標的達成,且不得不同時面對的實質問題仍是「領土」,特別是對海島而言,領海與領空,更是區域國際間頻頻被迫面對的。而問「領土」就不得不掀開「憲法」在甚麼名義下,與「憲法」聲稱的領土範圍,這些實質問題若不事先面對、立說帖,恐怕聯合國也不敢或無法做成裁決。


(圖/喜樂島聯盟臉書)

海峽中線外,金馬列島的地緣政治特殊性如何面對

      2015年元月,中國政府宣告增加M503一條南北向與3條W東西向航線,一時不僅台灣輿論跳腳,美日媒體也對此事發出警訊,不過當時的世論並未討論一個早已存在的現象,也就金門、馬祖列島,不僅越過海峽中線,甚至與中國本土僅一衣帶水相望。中國是台灣在全球唯一的敵國,由於目前實際支配台灣列島的政權──「中華民國」刻意模糊主權、回避領土的國際性宣示,更由於主權不受國際承認,領海(空)安全管制軟弱。目前持續陷入的困境,恐怕不只是「軟土深掘」的小虧損而已,在國民黨及其統派黨羽急著要把「中華民國」支配的台灣島出清給中國的現實局勢下,恐怕很快就會連政權一起,永久喪失。

      金門與廈門之間的水域10公里不到,馬祖南竿與閩江口諸島的水程也僅30公里內。換言之,就領土的視角,越過海峽中線這件事,不僅早已發生,而且天天發生。若以正式的航約而言,2008年底、2009年七月後,台北─上海、桃園─北京、台北─廣州,正式直航。M503的安全性考慮,主要是影響到原有的金門、馬祖之W橫向航線在起降上的安全性。真正的疑慮還是來自「空防」。M503是一條沿海峽南北向縱貫的航線,這個區間緊貼著四塊RCR軍事空域,若民航班次頻繁,將干擾空防判斷。而比挑釁「軍事空域」更須提防的企圖是藉由空域的日常化空,進一步宣告法制化,如此便又能東向將空域內法化。事實上近一年來中國軍機頻頻越過台海,甚至在上月(3/23)中國軍機穿越宮古海峽上空,皆足可證明M503只是假民航真侵略的「領土法制宣告」行動。

      西部海域國境線難以進行有效的畫域與管理,現實上金門13個大小島嶼、外加說莆田話的大小烏坵共15個,無須諱言其特殊性確實來自敵對狀態之特性,特別是金門、烈嶼、鼠嶼、大二膽恰好一線排開封住廈門港水道。但這個敵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中華民國的問題。金門、廈門、同安、海澄本來就是一個沿九龍江到整個廈門港區往南洋的海域經濟圈。若中國與台灣的關係是兩個友好國家,海域共同使用與管理,雙方互惠,問題不大。但中國追求的是血統民族主義下的「霸權」,因此是以侵略奪取台灣本島為目標,而非海域文明的和平發展,就戰略或防衛角度加以考慮,對有侵略性的敵人,態度上也只能採取強硬的軍事嚴防。然而,當今的中華民國卻連態度強硬、立場明確都辦不到。

那麼就在敵人虎口的金馬怎辦?

      對金馬最好的方式,確實是令其獨立,使其成為一個如新加坡與馬來西亞邦聯之關係的自由港市國度。特別對金門而言,該島至少在9世紀前後就是獨自面對南洋貿易的離島鬼市。在現代領域型國家誕生之前,金門比廈門更能遠離官鞭些,獨攬免稅的私販貿易,因此既是所謂的僑鄉,也是後15世紀官方眼中的「海賊窟」。不過中國政府是否有那種智慧與氣度,讓金馬成為獨立的自由港市國?香港的例子已讓我們明瞭,不可能。那麼剩下的方案,或許就只能求助於國際託管。問題是憑甚麼名義?

      金門或馬祖成為一個獨立自由港市,對海域生物資源與文化歷史資源的永續性進行經營管理。該海域生態資源幾乎已耗竭殆盡,確實需要無干擾的完全休養生息,那麼文化歷史資源又是怎回事?過去有論調認為,根據「馬關條約」到「五五憲草」,「中華民國」的合法領土事實上只有「金馬」列島,這個論述的可證成性有多大,是一回事,但若與國際託管的方案相參照,已完全不受承認的「中華民國」作為一種東亞史上的「遺蹟(活化石)」而回到其合法領土「金馬」,以昔日「中華民國遺民」所衷心信仰的種種戰地神話當金馬史主題。當然由於是請託國際託管保護,為了通過UNESCO認證,除了國民黨版神話外,務必加上歷史事實,如日本白團受聘駐防金門,在淺田哲佈陣、根本博、岡村寧次親率日本子弟兵參戰抗共才有所謂的古寧頭大捷。美軍軍事顧問團、代表日軍軍事顧問團的白團、節節敗退仍持續貪腐的國民黨軍,壯闊的跨國軍隊成功對抗中國共黨,此不只是東亞史,還是20世紀冷戰初期的人類史的一段瑰麗插曲。只有這種具「人類共同記憶」且具歷史教育意義兼有海域生態特性的金馬特區,可通過UNESCO認證,並請求國際託管,返回金馬合法領土的中華民國史博館,還可在此地進行首長直選,未嘗不是件好事。

      畢竟在意識形態與實際利益上,中華民國統派與金門人確實更依賴中國、喜愛中國更高。況且,長久以來國民黨及其統派黨羽(特別是保釣世代中已拿紅護照者)都渴望能「取消」中華民國而統一,成為所謂的中國人(即持有中華人民共和國身分證或護照者)。這方案雖天真得像在開玩笑,但對愛中國的人們應是兩全其美吧。

「台灣建國」或「中華民國獨立」終走到同床異夢的分手點

      金門馬祖列島的軍事意義,歷來各派各有主張,若中國存心發動侵略,棄金門是否就有利於台灣(屬島澎湖)的安全或獨立?

      中國侵略台灣島的目的,理性利益上是為了直接自由進出西太平洋,而不需經過第二國水道受其監控,特別是在海洋資源與經濟海域日趨重要的當代。至於非理性的利益上,無疑是中國式王權的帝王夢,這場帝王夢是國共之爭下,敗者必須正式臣服於王才真正達成「假想王統」的天下歸一。儘管現代的「國民國家」所構成的世界體系,已不是以「一王萬代」作為統治原理的世界,然而東亞中國卻仍迷戀於帝王極權式的封建政治。

      面對這樣的格局,就算棄守金馬,也不可能阻止中國的擴張,且須提醒,金馬也不可能成為中國眼中的「交換條件」,因為中國要的是全面進出西太平洋。至於日本如何、釣魚台如何,中國根本不在乎,甚至若為對美日聯手貿易制裁的僵局解套,釣魚台(尖閣)問題,他都可以暫時閉一眼。因為只要拿下台灣就直接在西太平洋開了大門,而台灣之所以成為其覬覦的目標,事實上正如台灣獨派中的「法理派」所持理由,實證的法理仍因為作為敗逃集團的「中華民國」支配台灣島,作為戰勝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可以堂而皇之要求台灣成為其「領土」。

      憑實論,「中華民國」也算個「獨立」政治體,一個 Polity 或 Government,國際上不承認的是這個政治體對中國代表權,與衍生的 Sovereign。更因「中華民國憲法」增修條文前言以「國家統一為前提」的字句被保留,這就成 ROC 的國際承認之根本性阻礙;此外有關領土部分只是凍了結而非廢止,更有甚者,這個「國家」竟把與敵國之間的關係稱為「兩岸關係」而否認了「國際關係」;換言之,在國際的一中原則下,它無法被國際承認是自找的,由此可推定,要重新建立一個新國家,與依此中華民國舊體制就地合法(也稱為獨立),兩者意義根本截然不同。

      若以「總統直選」、「國會直選」、「本土修憲」作為「不須談台灣獨立,中華民國就地合法」的理由,實際上是忽略了「局勢有限性」與「領土明確化」在全球化與自由貿易的新格局裡,「國民國家」的功能性意義。在過去,受中華民國支配的台灣被設定成美國體系的邊界最前緣,這個前沿(frontier)是刻意被模糊化而有利於美國在亞洲政治經濟布局的彈性操作,但在局勢丕變的今天,這種設定不僅不能確保台灣社會的利益,就是連台灣作為一個政治體都因「中華民國」的曖昧性、模糊性而難以在未來得到確保。

「法理」不單是對過去條約的片面詮釋,而需當局者的意志與行動

      了解這個格局,就能明白「台灣獨立建國」為何有局勢上「有利」的期限,以及為何只有以「對國際宣布」新獨立國家的誕生,才能在實際上達成「領土明確」而自保。此事不能只單靠民間團體連署發動「正名運動」即可達成,政權機關若死都要「維持現狀」,能奈它何?當它把挑選後的「獨派」納入其聯盟或部門後,它更能宣稱「中華民國」是獨立、多元的民主國家。這種十八九世紀的黑格爾式辯證,終究就是現在戲稱的「佛系獨派」。

      再者,所謂的「法理」不能只憑對過去哪些條約如數家珍地進行片面的詮釋,而是今天當局者的意志,與採取了麼行動。近5年內有關「沖ノ鳥島(沖之鳥)」與「南沙群島判決」就是最直接的案例。直觀上是礁的,為何反成為島,直觀上是島的,反而成為礁?這都不是對哪些條約的歷史或法理詮釋,須提醒日本為了讓「沖ノ鳥島」成為島,花了20年時間進行整個四國海盆的科學調查,並對該海域的海洋調查提出有利於科學發展的貢獻,這才使「沖ノ鳥島」作為四國海盆延伸成大陸棚定點而得到聯合國認同。至於南海判決,更重要的考量是區域的權力平衡的維持,否則太平島(長島)是日本時代就屬高雄市轄下的「新南群島」,戰後隨高雄行政區一併處理,法理又能如何?

      如今正逢1960年代後──赫魯雪夫、布里茲涅夫期間,與中國關係持續惡化,美聯中抗俄的局勢隨之明顯,遂有70年代一連串接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新格局──最有利台灣獨立建國的第二波時機。第一波是在30年前,李前總統成功壓制國民黨非主流派,當時中國尚未壯大,國際上也因天安門事件而紛自中國撤資,但很遺憾的,當年的主流論調卻是「台灣已是一個獨立國家不需再談獨立」。另方面,台商也因國際紛從中國撤資而立刻搶進中國投資,養肥了這頭嗜血的惡獸。

      當今的時機或許不像1990年代那般有利,但也算近40年來,國際間最有利台灣建國的局勢。當今除了歐美主要大國,亞洲方面澳洲、印度、日本、越南、印尼對中國也都深具戒心,甚至參與圍堵中國的聯防。但這個「厭中」新局勢能撐多久?偏偏這時仍有一群也被歸為獨派的「政治菁英」帶頭同樣喊著「台灣已是獨立國家,不需再喊獨立」。是的「中華民國」某種程度上來也是獨立的,正所謂「天然獨」,台灣名叫中華民國是獨立的國家?

      走到這個地步「(天然)獨派」反而成了「中華民國獨立」,「台灣建國」與「中華民國獨立」庸能不分?如今只怕所謂「(天然)獨派」一一被攬入中華民國體制中,如此一來,中華民國也可自誇「多元」、「民主」的獨立的國家?那為何喊甚麼「轉型正義」,既然把中華民國體制連名帶姓保留下來,那麼「憲法增修條文」明言的「以統一為前提」也就一同隨著「國共遺緒」而貽禍台灣島,仍持續成為束縛台灣自保與發展的枷鎖。

      若這次東京奧運準以台灣名義,那下次呢?下次,川普很可能因頻頻爆發的醜聞而失去美國總統的寶座;下次,今年九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安倍可能因森友與加計學園案醜聞而難有下次;下次,中俄、中印、中越的關係也可能因美國民主黨再次拿到執政權而改變亞太方針。下次,「佛系的」民進黨是否還能繼續執政?

 

 

作者:早見憂

小時候在表演藝術圈搞種種劇像實驗,破產後靠寫廣告維生,2006年後躲起來做古東南亞史與海域亞洲研究,變成一個沒甚麼出息的普通大叔,現在不知道在幹甚麼,只好靠點翻譯糊口。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