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吳佳容】水裡去田裡來—人民作主彰化行踏紀行

水裡去田裡來——人民作主彰化行踏紀行  

文/吳佳容

 

      自前年十二月中旬行踏隊伍來過嘉義後,整整一年半的時間,便未再參與志工的活動。這一年半來基金會歷經破除鳥籠公投法、組織再造重組等大事,正與個人生活波折疊合,因此我從保持關心到後知後覺,再到這趟前往參與,頗經過一番猶豫和掙扎。然而彰化是我初任教職待過三年的地方,想要重遊故地的念頭一浮上就難以抹去了。當我在二水車站下車隨即跳上集集線趕上正要前往源泉車站的夥伴時,我知道我做了正確的決定。

〈源泉車站〉

       這個二水往集集的第一站,知道的人並不多。搭乘多次集集線的我,也是聽到規劃志工介紹這裡仍是位於彰化縣時,才了悟並非搭上集集線就代表到了南投。抵達源泉車站後,在地志工先帶我們參觀了八堡圳及林先生廟。別小看這個小小車站,一旁的八堡圳可是與嘉義道將圳和新竹隆恩圳齊名,為「臺灣三大古老埤圳」之一,而林先生廟則是紀念協助開鑿八堡圳的功臣。雖然此林先生並非志工們所崇敬的林義雄先生,但低調、不居功,福澤後人的貢獻,依然令人感念。

      從源泉車站走到林先生廟的那段路,名叫鼻倡路,特殊的用字馬上擄獲我的注意。回來後上網查詢,得知這裡日治時期叫鼻仔頭庄。因其所在的二水鄉鼻子頭,南臨濁水溪,為濁水溪沖積扇的最東端,其扇頂鼻仔頭便位居鄉內東境,也是源泉村的所在位置。我猜測這裡的鼻即是埤的轉音,像我們嘉義也有埤仔頭,其所在都跟灌溉溝渠有關,只是用鼻這個字,讓我沿路走時很難專心,一直想著這附近是有什麼大鼻山、鼻仙之類的典故嗎?至於會叫源泉,也正是鼻(埤)子頭的意思吧?至於二水的地名,自然會聯想到唐詩「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當然,彰化的二水和唐詩沒有關係,此地古名「二八水」,位於施厝圳(今稱八堡一圳)與十五庄圳(今稱八堡二圳)之間,「二水」是指濁水溪的這兩個分圳。


(源泉車站前志工行走隊伍,攝影:簡麗玲)

〈二水自行車道〉

      參觀完林先生廟,預定再回二水車站,只是來時坐火車,回程改搭十一號公車——用走的。必須說這次沒來參加的志工,勢必要對自己錯過這段4.5KM的自行車道路程感到後悔了!這一段大抵與火車軌道平行的路程,將新社的花海、富里的稻田像畫布般展開在我們面前。點綴其中的還有農人的耕種身影、滿樹奔放的龍眼花、挺綠的小葉欖仁,腳邊則是一路跟隨的大花咸豐草、路口錯身的則是盛開怒放的馬纓丹,以及快到二水車站前那一整片的波斯菊花海……令人目不暇給,眼花心迷。這條路帶給我的喜悅,此刻我一一數算回想,只覺意猶未盡。還好走的是自行車步道,我等才能安全歸來啊!也因為它是自行車步道,很適合慢走慢逛慢欣賞。即使陽光愈來愈熾熱,大地母親沿途用美景撫慰我們,大家滴下幸福的汗水,腳步更加輕快有力。

      在要進入二水車站前,我們通過一座高大的橋墩下,正遇到一批導覽中的民眾。只見他們的相機、手機、攝影機紛紛轉向,我們成了移動中的風景,被他們一一攝取,可惜他們拍得到我們的身影,拍不到我們一路走來的歡喜。而這一群人的出現,讓沿路看到我們經過的人數,從個位數遽增,讓沉醉在美景中的我想起此行目的,繼續往下一站前進。


(行過二水自行車道,攝影:簡麗玲)

〈田中馬VS社頭襪〉

     從二水車站搭車往北,我們來到了田中車站。在彰化教書那三年,我對這個地名就一直很有好感,想像這個聚落是從田中央開始拓展的景象,總能讓我產生和先人連結的情感,自己也感動莫名。我出身在自營小工廠的家庭,農田是父母口中的故事。田園的記憶更是和先母緊密結合,我愛跟隨母親回到外婆家親近園林,也愛看母親辛勤呵護家裡的盆栽。然而升學將我帶離了母親手中的綠意,成長也讓我脫離了父母的羽翼,於是我只能在文字中緬懷。詩經上寫著:宛在水中央,於我而言,宛在田中央毋寧是更加美好、切身的經驗。而田中央正是此地的古地名,日治時期才改名為田中。

     如今的田中車站,新舊站並列的特殊景觀,是這個車站的特色。已化身為藝廊的舊站和紅磚外牆,為它增添古樸美,站前正在進行馬拉松路跑的選手,則為它增添現代感。聽規劃志工介紹,田中鎮已是台灣舉行馬拉松比賽的重鎮,故有「田中馬」的稱號。我們在這裡走了鎮上幾條主要道路,人潮增多了,但自然美景也變少了,不變的是,頭頂熾熱的太陽。午餐前志工們在車站前進行心得分享,我們再次確認了「落實民主,降低修憲門檻」的工作目標,也聽志工分享參與的心得點滴,和著接下來的豐盛便當,身心都得到飽足。

      從田中再搭車往北,我們抵達以生產襪子聞名全台的社頭。2013年以社頭製襪業興衰為背景的紀錄片《台灣黑狗兄》上映,我才認識到這個有「襪子的故鄉」稱號的地方。就像其他的傳統產業,社頭也經歷了全球化浪潮的衝擊。在車站前有一棟日治時期興建的古蹟「同仁社」,建於1930年左右,是日治時期的鐵路運輸業務辦公室,搭配社頭的特色,「同仁社」曾經做為「台灣織襪文物館」,之後回復單純的文物館,而襪子等產品則在隔壁另開一處展售中心。從中可窺見社頭製襪朝向觀光發展的軌跡。

      雖然迫於行程,我們並未走入展售中心,更沒有到更具規模的知名襪子觀光工廠,倒是走訪了創於日本大正年間的新和春醬油漬物工廠。如今已是第四代主持的醬油廠,從淘洗、曝曬、發酵、釀造……遵守古法,手工釀造是它的特色。我們聞著醬油芳香,親眼目睹黑豆酵母的製作,無不覺得新鮮有趣。只是一甕甕鋪上厚厚鹽巴等候發酵的醬油缸,釀成的醬油成品和原物料完全不成比例,讓我想到公投行踏所達到的宣傳效果,不也是如此稀微嗎?即便如此,這微量的成品不也正是調配出各種等級醬油的關鍵嗎?


(攝影:陳恆信)

〈水裡去田裡來〉

      走過社頭幾條人潮聚集的道路後,我們停在社斗路的路口拉起行動訴求「降低修憲門檻」的布條靜立。來自四方的車輛在眼前穿梭,暑氣蒸騰。上午二水的圳流聲,午後田中的綠意此刻都已隱身到傾斜的日頭身後。剛才沾染醬油的香味宛如還在身上,只是不知道路過的騎士們能否聞到?

      眼前這條小鎮寬闊的對外連結道路,和小鎮內部的樸實、逼仄有些不搭調;身後是佔地遼闊的賣場,吞吐著小鎮的生活脈動;一輛機車滑過我們身邊,對我們投下了注目禮。騎士停車看了一看未多做停留就走了。

      值日領隊在另一端揮手,我知道我們也該走了。

      再度跳上區間車,南下的我跟繼續北上的夥伴們揮手道別。再見了,我想念的彰化;再見了,可敬的朋友。經過栽種、淘洗、釀製,我們是水裡去田裡來的黑豆原料,默默的為美好信念提升自己。即使我們終須淪為渣質被丟棄時,時間會將我們的堅持釀成佳釀,為每一戶人家飄香。


(
行動訴求「降低修憲門檻」,攝影:陳恆信)

敬邀參訪人民作主志工團網頁:「人民作主,歡喜行踏」

 

攝影:簡麗玲、陳恆信,人民作主志工

作者:吳佳容,中學教師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