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蔡嘉凌】劉霞,別哭

劉霞,別哭

文/蔡嘉凌

 

編按: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自去年7月劉曉波逝世後,一直遭中國政府軟禁,中國政府甚至對外放出是劉霞自己不願出國療養的消息。劉霞與劉曉波的友人,作家廖亦武今日在維權網站《China Change》與香港《眾新聞》上公開本月初一段他與劉霞通話的錄音檔。請參考自由時報報導——「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 劉霞最新錄音檔曝光​

 

      四月初時,在電話中哭泣不停的劉霞,聽了《小牛,小牛》(Dona Dona)的鋼琴獨奏。

      這首歌的大致歌詞內容是這樣的:

被綁在開往市集的貨車上
有隻小牛眼神哀戚
在牠之上,有隻燕子
振翅高飛,穿越藍天


風是那樣地笑著
極盡地笑
一整天,笑笑笑
笑到仲夏的午夜


多娜多娜多娜多娜(小牛啊小牛)
多娜多娜多娜多
多娜多娜多娜多娜
多娜多娜多娜多


農人說,不要再抱怨了
誰叫你是頭牛呢
沒有可以飛翔的翅膀,可以如燕子一般地
既驕傲又自由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小牛這麼容易被捆綁而殺
但任何珍惜自由的人
會像燕子一樣
學會怎麼飛翔

      這首歌,對於猶太人在二戰時之絕望無助痛苦境遇,有著精準的苦澀描述,當然,還有一許對自由的深刻省思。想想,無數有類似經歷的人們,也能在這些字句裡找到切中己心的情思吧。只是,聽完歌後,是讓人會想要努力堅強起來?還是陷入更深的絕望呢?

      聽了「劉霞與廖亦武通話錄音檔」,我想,如果劉霞熟知這首歌,她會陷入更深的絕望吧。

      劉霞說,我又不是腦殘。

      她應該很清楚中國共產黨人的性情,虛偽、作假、殘暴、冷血。她被迫鬆落握住劉曉波的手,眼睜睜看著劉曉波消瘦黯然地逝去,無能為力地讓劉曉波的骨灰飛落到深深海洋裡。所以,沒有腦殘的她,也應很明白中國共產黨政府不會輕易給她一雙燕子的翅膀,自由飛出中國。既然如此,要劉霞心存希望追求自由,是不是讓她更苦更痛?但,我們又怎可能告訴她別抱希望?

      劉霞還說:「現在沒什麽可怕的了,走不掉就死在家裡。曉波已走了,這個世界再沒什麽可留戀,死比活容易,以死抗爭對於我,最簡單不過。」絕望,迫人望向死亡,然,讓她生不如死的中國共產黨政府會允許她尋死嗎?

      沒有腦殘的劉霞,恐怕也明瞭她比那隻小牛還更不如。小牛被賣被殺,也算是一隻牛的宿命,那麼,她的宿命呢?生不如死?欲死不能?

      聽著劉霞哭,我是那麼難以抑制地咬牙恨著中國共產黨和世上那些獨裁政權,還有,和這些惡魔站在一起的人們。我還恨恨地,自己僅只能在心裡一次又一次地說著:「劉霞,別哭。」在自由的這一頭,與劉霞一起無助。

      原來,自由的我們並不自由,連幫助一位身心受創的女子逃脫不正義的凌虐都辦不到。

      「蛤?什麼?」有人對我說話,我努力放下失望,專心聽。

      他們說,不能放棄,繼續不懈奮鬥,希望就會降臨。

      「是嗎?」我靜靜想在心裡,少有的灰暗從心底跑了出來。

      現在,我只想找到一首更適合劉霞聽的歌,不談宿命。劉霞,別哭,等等我,我來找找。

 

 

作者:蔡嘉凌
和劉霞、李凈瑜站在一起的人

花蓮人,東吳大學歷史學系與社會工作學系畢業。曾任友緣基金會之附屬兒童托育中心老師,台北市立婦幼醫院兒童心智科社工。婚後和先生住在紐約,曾任Reach Out and Read之在醫療診所候診室陪孩子讀書的志工,因此之緣,成了AmeriCorps的社區志工,進入幫助弱勢新移民家庭的Even Start Program,擔任家訪員。現在是很喜歡寫作的全職家庭主婦。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