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嚴象胥】台灣高教的日常風景

台灣高教的日常風景

文/嚴象胥

 

      此時此刻,像這樣的題目,大家最先會想到的或許是「校長選舉」、「利益迴避」乃至於「大學自治」這類相當重要的命題。很可惜,這並不是本文設定的討論目標。本文所謂之「高教日常風景」,是在台大或其他頂尖國立大學之外,最尋常可見的景色,「招生活動」。這自然是少子化衝擊的產物;而這還不算是前端國立大學必須的煩惱。

      如要談起「高教招生」,四月至五月這段時間,就是最熱鬧的時候。最能帶給師生「五彩繽紛」的校園生活。招生活動,大概像一場馬拉松,需要各系所得持久與耐力來與時間與「人數」競賽。招生也像是一種「帶狀活動」,要稱之為「帶狀節目」也行。大約從二月中旬開學以來,活動就緩緩揭開序幕。一開始打頭陣的樣式,約略是屬於「入班宣導」與「大學一日體驗營」這類活動。從此時起,所有必須投入的大專教師,就逐一變身為超級業務員,穿梭於各大小高中班級課堂場合,像高中生宣傳自己服務系所的特色,提升他們的就讀意願。如果,最後你在報到名單上看到自己曾「經手」的學校/班級/學生的名字,那種成就感,宛如第一次賣掉一份大型保單,或是甫與客戶簽下基金契約。

      時間進入三月中至四月,特別在學生報名甄試結果出爐後,整場活動就進入了高峰期。站在不同系所的角度來看,這段時間又可稱之為「短兵相接」期。為什麼這樣說?因為透過系統端,各系可得知該位學生總共會去哪些校系參加甄試考試。這就表示,系所之間必須展開「搶人大作戰」。而在學校的立場,為了維持「一團和氣」,招生處人員還會特別叮嚀,老師在外宣導時,切勿以「詆毀他系」的方式進行。可想而知,在學校來看,這樣的「一團和氣」就相當於學生的「總數」。校方在乎的是「總量」,各系所如何,就等檢討會議時再來討論。在這階段,老師進入校園通常為了兩件事情:甄試輔導與模擬面試。前者為系所教師直接面對有填報己系的學生,向他/她解釋甄試考試時可能的狀況,可能需要怎樣的應對進退。最重要的是,透過甄試輔導再次確認學生報考該系所的意願程度。這些資訊,在下個階段都會派上用場。至於模擬面試,我們通稱其為「做功德」。為什麼呢?因為這部分的活動,是面對不同志願傾向的學生,教師會假扮成面試老師,透過模擬考試的方式,協助學生修正自己的面試講述內容與方式。由於報名參與的同學,往往不會填報教師所屬系所,這也就是「功德」一名的由來。在學校看來,這樣的「功德」,更是一種「放長線釣大魚」的辦事方法。學校要永續經營,就要有不間斷的生員。教師們每年於各所高校所種下的「功德」,很可能就在哪一年的入學考試,轉化成實際的學生人數/報到數字。


2017年大學博覽會現場,圖/聯合報報導

      活動的最高潮,大概就是面試考試的當天。那大概可以用嘉年華會來形容。相比之下,大學博覽會的各種表演、餘興節目,都遜色不少。這一天或兩天的面試,展現了各系所的人力配置、運用及分工的細膩程度。扣除基本的面試官外,試場外是由學生與其餘教師構成的「觀察團」。這裏的每個環節都相當重要,很可能就決定了最後是否能順利在甄試階段就招滿學生。面試官的任務就不需多說。觀察團才是亮點。這些人在做什麼呢?他們會帶著一張表格,上面印有每位考生的資料,包括先前電訪的意願、報考了哪些系所、哪幾間系所已經放榜、正取備取。當一位考生與陪考家長走進休息區後,學生與老師就會魚貫而上,與考生、家長閒聊。這時候,我們會覺得自己更像個銷售員,在那個位置上,就只是為了把系所推銷出去而發出各種聲音。而且是有技巧地,根據我們先前已探得的資訊來旁敲側擊。能多留住一位學生是一位,就像保險業務員,每個月的薪水是靠著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能多賣一張保單是一張。訪談結束後,表格就派上用場了。教師與學生會把各種訊息,包括意願程度、學生表現、家長態度都記錄下來。待面試結束後,場外觀察團,必須由老師帶領學生逐一整理所得各種考生信息。最後,這些資訊會彙整至面試人員處,由他們「綜合地」判斷考生最後的錄取排序。是的,考生錄取的順序,已經不再單純由被審資料與面試表現的「分數」決定,還綜合了每一個人的意願、家長態度、與他校重榜狀況。至於如何「決定」,就屬於「不能說的秘密」的部分了。

      考完試,向校方送出正、備取名單,整個招生活動概是告一段落。當然,放榜後還有些零碎的電訪工作須完成。這些都是為反覆確認考生意向所做的事情。這就是台灣高教的日常風景。喔當然,是頂層國立大學外的「高教」。從系主任到最菜的助理教授,都成為這幅風景中的一角。正當社會大眾關注那位「爺們」的時候,正當這位「爺們」說要贏回大學自治時,大家別忘了,其實還有更多人也在為高等教育的發展努力。特別是為了所謂的「永續發展」來販賣自己的腦筋、唇舌、時間與生命。而這裡面,並不包括我們原本接受訓練所生產的知識。

 

作者:嚴象胥

喜歡閱讀與寫字。特別是對過去對人、事、物感興趣。希望自己在嘗試理解歷史世界的同時,也能進而探索現代社會形成及運作的秘密。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