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鄭麗伶】從「川普國」到「糞坑」國家?

從「川普國」到「糞坑」國家?

文/鄭麗伶

 

      美國小布希總統連任的時候,一位美國好友抱怨說:「如果自己再年輕一點,我一定會想辦法移民去別的國家」。川普入主白宮時,這位好友又氣憤地說:「歷史上沒有任何強權是永久的,美國社會幾十年來的倒行逆施,國力的衰竭至盡也只是時間問題。」甚至,近日和多位好友們聚餐時,當我們提到希望能在2020選舉中也有投票權時,這位朋友甚至很氣餒的表示:「你們真的打算要入美國籍嗎?我要是像你們有其他的選擇,我明天就走人了。」朋友接著還借用川普日前對海地、薩爾瓦多及非洲國家的詆譭,追加了一句話:「我才不想待在這個『糞坑』國家(shithole country) 呢!」以往常聽到住台北的朋友說,他們住在「天龍國」,這個「糞坑」的形容,倒第一次聽到。

      好友的抱怨乍聽之下,覺得或許是太激動了些,然而川普上台後短短一年來,突然發現朋友的悲痛是很有道理的。事實上,根據我們過去二十多年來在地的觀察,比起全球其他先進國家,今日的美國確實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而早年讓許多人津津樂道的「美國夢」(American Dreams)─ 只要努力就能白手起家 ─ 也在社會階級不斷擴大和財富分配嚴重不均的情況下,逐漸成了「美國噩夢」。


(學生們於2018年2月19日在白宮抗議槍枝暴力,圖/維基百科)

      年初二月時,美國媒體的焦點多半集中在佛羅里達州帕克蘭市的道格拉斯高中 (Marjory Stoneman Douglas) 校園槍擊案。該校高中生和家長們向政府及議員施壓,要求加強管控槍械所引發的討論,也占了絕大部份的新聞版面。然而,就在此屠殺悲劇發生的前一天,有一起不見經傳的新聞,卻道盡了美國許多中產階級所面對的殘酷現實。報導中是一位德州小學二年級的老師荷藍(Heather Holland),她在一月初感染流感許久後病情一直沒有好轉,後來醫師為她開了克流感的處方後,只因為自付費用(copay)的部份太高了,要$116美元(新台幣約3500元),荷藍考慮之後決定不服用藥物。幾天後她的先生發現此事立刻到藥房取藥,但荷藍還是在二月初因併發症被送往急診室,最後是敗血症治療無效死亡。荷藍女士活了38歲,她身後留下的除了先生以外,還有兩個年幼的孩子。

      比起17人死亡15人受傷的校園槍擊案,希瑟和她家人的故事當然就乏人問津,而單一悲劇後面所代表的更嚴重的議題也少有媒體置喙。沒錯,美國槍枝泛濫問題確實嚴重。然而,即使悲劇不斷重複發生,應該立法保護人民的國會議員(特別是擁槍派的共和黨),卻只會一次又一次的哀悼和為受害者家屬禱告。這些接受〈全國槍枝協會〉(NRA)政治獻金政客們想盡託詞,就像去年造成58人喪生和500多人受傷的拉斯維加斯濫射案,或是十一月德州發生教堂濫射屠殺造成26人喪命和20人受傷之後,川普還是行禮如儀的將原因歸咎於行凶者有「最嚴重的心理健康問題」,「並不是槍枝管制的問題」。其實,總統大選時收了NRA $3000萬美金獻金的川普,在上任之初就表示自己是NRA的「朋友與擁護者」。根據2016的統計,美國因槍枝事件,包括大規模的槍擊案和槍枝暴力,以及自殺和意外案例而死亡的人數有14,000多人(每10萬人有3.85人);這個記錄是加拿大的8倍、丹麥的24倍、德國的32倍、或日本的96倍。更驚人的是,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發現在先進國家中被子彈打死的15歲以下孩童有91%是住在美國,平均下來每天大概有20幾個孩子因槍枝事件而死亡。

      這樣的數字讓您驚訝嗎?回想一下2012年底康乃狄克州桑迪胡克小學(Sandy Hook Elementary)的槍擊案吧。當年的慘案中有28死,而其中的20人就是不到10歲的孩童,但當時的美國國會試圖對槍枝立法管制依舊破局。多年來,這個社會對這些明明可以預防或減低的人禍已經變得愈來愈麻木了;人民以為只要自己有同情心,而政客們只要說嘴談關懷和祈禱就夠了。

      至於大規模槍擊案的主因真的是精神問題,而美國人口中真的有高比例的精神患者嗎?哥倫比亞大學精神病學家史東 (Michael Stone) 在2015年的分析報告中指出,根據數據庫中235名殺手的資料,有52名(約22%)患有精神疾病。 研究的總結是精神病患者不應承擔大規模屠殺的「首席」肇事者的責任;許多其他的研究也支持史東的結論。事實上,美國的犯罪率和其他歐美國家比較起來並不高,甚至是位居中段班。相反的,美國有的是更多的致命暴力 ,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槍支的泛濫所致。據OECD(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2012年的統計,平均而言,美國的暴力事件涉及槍枝的可能性比其他國家高出3倍以上。

      話說每年有超過14,000人因槍枝事件而死亡的記錄確實驚人,但如果我們回頭看看荷藍女士的故事,即便是有健保,但也因給付太高而造成一個家庭的悲劇;更不用說美國每年有40,000多人會因無健保而致死的結果豈不是更嚇人?所謂40,000多人的數據是來自哈佛醫學院於美國公共衛生期刊在2009年發表的研究,也是最常被引用的數字。當然,那些試圖廢除「歐巴馬健保」的共和黨議員和支持者,經常會批判這些研究有偏頗,然而問題是他們似乎也無法引用證據來支持他們的立場。總之,不論40,000多人的數據是否偏高,絕大多數的專家都同意未投保的人確實有較高的死亡風險,而且美國確實是50個最先進國家中唯一沒有全民健康保險的國家。

      諷刺的是,當川普和許多共和黨人信誓旦旦的說槍枝泛濫不是重點,並把暴力濫殺的責任推給「心理健康問題」時,川普政府近日才發佈的2019年預算,卻將「藥物濫用和精神健康管理局」的支出刪減了$6.65億;此外,美國「國家精神衛生研究所」的經費也將在2019年刪減30%(減了$5億美元)。更無恥的,在一年前的2017年2月28日,由共和黨主導的美國國會通過解禁一項歐巴馬時代的監管法條,而川普總統也簽署了這條防止精神病人買槍的法律。

      在美國,老師會帶領學生進行遭射擊時的逃生演習。據拉芙 (Elizabeth Love) 這一位猶他州鹽湖市的高中生的自述,老師會告訴大家該如何在課桌下蹲伏,還在白板上畫了該怎樣把桌子變成路障的圖表。 這樣的演習是學校的例行公事。

      在美國,帕克蘭市校園槍擊案中的凶手,19歲的克魯茲(Nikolaus Cruz)儘管還不到法定飲酒的年齡,卻可以合法購買和擁有AR-15半自動步槍。事實上,在佛州和許多其他州,人民擁有槍枝不需要執照、也無需註冊。手槍需要執照才能隨身隱藏攜帶,買襲擊性的武器數量反而不受管制,可以任由您「買到飽」。在佛州的槍枝銷售業者,甚至不需要販賣槍枝的許可證。

      在美國,帕克蘭市校園槍擊案後,當學生提出要求州政府和聯邦政府都加強槍械管制,網路上卻爆出針對他們的假新聞。眾多極右派的網民批評這些歷經「槍林彈雨」的學生是滋事分子;許多躲在壁櫥裡2個小時避難的學生們,只因為他們挺身在媒體上發言,而被指控是受雇的演員,或是受人擺佈的道具。

      在美國,在佛州校園槍擊案的一週之後,當民主黨提案禁買AR-15步槍和其它具有攻擊性武器以及大容量彈夾,試圖把這項HB 219法案送出委員會,以便在佛州眾議院中進行辯論和投票,最終還是以36票對上共和黨71票反對,遭到否決。

      在美國,當帕克蘭的學生和家長到白宮向總統陳情時,川普需要上面寫有「我已經聽到你們的心聲」的小抄,才能照本宣科表達他的同理心。而當面對學生要求有常識性的槍枝管制,及廢止戰爭用武器(weapon of war)時,總統的結論竟然是:也許老師和警衛都應該配槍,也許校園不應該再是禁槍區(gun free zone),要讓老師們接受特殊訓練並擁有隱藏攜槍的許可。

      在美國,大規模槍擊事件幾乎總在發生的當下佔據新聞焦點,但政客們總會說這是禱告和追悼的時候,不是談論槍枝問題的時機。而即使是最致命或最引人矚目的槍擊事件,報導率在案件後的第二天會達到高峰,持續個一兩天,其後幾週內就消失殆盡,或成為整體報導中微不足道的部分。

      然而這一次,看到這些年輕的倖存者不僅要求大人要有大人的擔當,提出解決的方案,而且他們自己也積極採取行動,讓對話能加溫進行。在屠殺事件一週之際,帕克蘭的倖存者們在佛州的首府塔拉哈西聚會遊行,呼籲推動槍枝管制的改革;來自附近學校有千名的學生前往道格拉斯高中,悼念遇難者、並對槍枝泛濫問題提出抗爭;這些高中生在3月24日於華府特區舉行「為生命大遊行」。如此的動員和公眾壓力是否真能促進實際的立法?是否未來發生在美國境內校園屠殺的結局,又像之前數不盡的悲劇一樣無疾而終,我們只能拭目以待,大概還得幾週甚至數月的時間才能定論。

      期待這些熱血的年輕人可以繼續維持大眾的注意力和對話。這些帕克蘭市的高中生們會成為美國社會的「太陽花」嗎?不論如何,他們也許是桑迪胡克小學悲劇以來,真的能讓槍枝管制立法成功的最好機會,也成為這個國家由「糞坑」命運得以挽回的關鍵。

 

 

作者  鄭麗伶,筆名TOTTORO,部落格TOTTORO當家
現任FAPA Wisconsin分會會長,作者的日籍先生HIRO(現任MADISON台灣同鄉會會長),伉儷二人在美國為推行台灣文化不遺餘力。

自述:從小立志寵物 越多越好,念了獸醫。赴康乃爾研讀魚類病毒,吃了不少炸鱒魚。威大病毒博士畢後留校察看任科學研究員。現與老公坐鎮麥城動物園(三大狗一貓外加一鸚鵡)。 演布袋戲(Taiwan Puppet Troupe UW-Madison)、玩冰上石壺(Curling),也是北美州台灣人教授協會會員。 生平大事記︰當年部落格〈TOTTORO當家〉曾被環保署沈某踢館。 老公的評論︰被獨裁政權找碴是榮登公民光榮榜。

 
 
瀏覽人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