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逗凸
綠逗什錦
綠逗麻辣鍋 社論
首頁綠逗論壇綠逗什錦
【有話直說,不吐不快】
綠色逗陣歡迎來稿,​圖片、文字不拘,如經採用刊登,略致稿酬新台幣1000元,同時刊登於綠逗網站和臉書粉絲團。
[請勿一稿兩投]綠色逗陣有刪修權,不同意可事先告知。來稿請寄beanstalk893@gmail.com,請註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稱、電話、銀行帳戶、通訊地址、EMAIL信箱等方便與您聯繫!
【綠逗什錦】【林書民】假民主普世價值之名的中國統戰工程

假民主普世價值之名的中國統戰工程

文/林書民

 

      六月初劉曉波之友會、無國界記者組織、鄭南榕基金會等組織在台北市議會召開記者會。「中國」民運人士吾爾開希宣布7月13日劉曉波逝世週年,將於北市府廣場公園舉辦紀念活動,並於現場臨時設一座 2.5公尺高的劉曉波像,盼永久豎立在市府廣場,希望中國觀光客也能多看到。

      在此呼籲台灣民眾關注此一看似對抗中共、推廣普世民主價值的行動,其後所隱藏的中國民族主義意識,及其針對台灣公民社會設下的主權陷阱。為何中國國內改革人士要在台灣塑像紀念,難道台灣與中國的對抗是一國之內的民主改革嗎?台灣與中國之對抗所求的是互為主權實體之獨立運動,而中國民運人士所求是人民共享主權之民主改革,獨立運動與民主改革,一者為國與國之間,一者為國內,兩者切勿混為一談。


(圖/聯合新聞)

當統戰工程披著民主外衣時該怎麼辦?

      比起官方統戰工程,民間發起的統戰工作更能深入滲透台灣公民社會,也更不易被發覺,中國民運人士對抗中國極權政府表面上看到的是獨裁 VS 民主,但在中國民族主義的大旗之下,中國官民則形成對立卻又共鬥的兩條統戰路線,分進合擊防堵台灣國家產生。

      國際間是仍處於世界各國不同武裝集團擁兵自重的自然狀態,而非現代國家治理下由國家壟斷暴力的法治狀態,國家之上無更高法權機構(雖有國際法但無強制力)。現代民主是一套立基於國民國家/民族國家(Nation-State)之上的制度性設計,其實施有其主權邊界而非無所限制的烏托邦式普世價值。

      台灣社會充斥眾多對民主政治充滿烏托邦式幻想的意見領袖,對現代民族國家基礎結構及台灣還未確立主權邊界的現狀缺乏真確認知,所以常常會在大家極力防堵中國勢力入侵時,無意間替中國侵略者開拓假民主自由之名的康莊大道。如此次共同參與設立劉曉波雕像記者會的本土社團鄭南榕基金會(已發聲明撤回發起單位,詳見文章後記);又如今年4月舉辦的喜樂島聯盟成立大會,原本應是獨派集結的象徵,台上設席發言人之一鄭南榕之女鄭竹梅,卻在發言時表示「要讓民意充分的表達,不論是台灣獨立或者是中台統一,都應該要可以公開充分的討論,進而提取公民投票」,清楚表示統一也是選項之一,將消滅台灣主權當作是民主多元選項,甚至還以獨裁 VS 民主來區分中台,這樣的論述在台灣並非個案,而是集體現象。

      若以「民主、反獨裁」做為台獨內涵來論述,那當統戰工程披著民主外衣時我們該怎麼辦?這是以民主價值做為內涵論台獨的內建危機,在民主化運動中埋下以台灣民主反噬台灣主權的陷阱,給予中國有機會利用台灣人缺乏主權意識的民主化運動,進一步滲透、包圍台灣社會。因缺乏主權意識而被浪漫或惡意曲解的多元理念,將使我們成為侵略者的游擊隊,協助中國圍堵我們摯愛的台灣建立自己的國家。

      提出此觀點盼提醒大家,雖在中國官民對立及中國官方對台威嚇脅迫下,劉曉波雕像豎立台灣做為——中國民主改革/中國民族主義在台插旗的雙重象徵未必會成功,但切勿自行去踩在中國民運人士的位置上,成為替中國民族主義扛轎入侵台灣的歷史罪人,並呼籲大家堅守台灣主權,沒有主權就沒有人權!

                                                 

後記增補:

日前鄭南榕基金會已發表聲明撤回為劉曉波先生樹立雕像之共同發起單,引文如下: 「劉曉波先生在《零八憲章》第18條主張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鄭南榕基金會尊重其言論自由,但本會堅持鄭南榕追求臺灣獨立的理想,恕難予以認同。」 對鄭南榕基金會聲明堅持台灣獨立主張感到欣慰,也應予以肯定。但仍須提醒的是,民族主義法則下的動員行動未必是有意識的,個人行動者無意識的民族主義實踐,也需要小心提防,劉曉波先生甚至不必有兩岸一中的主張,光是劉的「中國人」身分就已經構成反對其雕像在台設立的充分條件。


 

作者:林書民

(愛用台灣話讀哦!)工科學生,對台灣前途記心記肝,較愛讀一寡政治社會相關个閒冊,定定予朋友講號做不務正業,平常嘛有咧寫歌創作,希望用一種較心適个方式,招逐家做伙來關心咱台灣。

 
 
瀏覽人數: